【悲傷過後,「心」的開始】——心輔中心的轉型與突破

撰文/蘇禹丞
編輯/林以凡

臺大潑酸案至今已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當時媒體渲染的報導、關於質疑校園安全的輿論、傷者後續的復原與調適……一切彷彿都隨著時間悄悄地落幕,此事件也漸漸從同學和民眾的記憶中消逝。但,有一群人並沒有忘記――臺大心輔中心。臺大心輔中心的同仁們一直以來對校園學生需要都真誠的關心著,自潑酸案後,心輔中心持續追蹤案件並給予家屬和同學關懷,也不斷推動各種幫助同學們的活動。這次學生會新聞部特地詢問心輔中心在潑酸案後的改變與調整,關於心輔中心內部人員變動、同學的使用率不高等等的傳聞又是否屬實?

心輔中心廖士程主任說明:「在潑酸案後,我們做了不少事情協助相關的同學、整個校園的復原與成長。」在事件發生後,心輔中心快速的接觸相關學生關懷受影響的狀況,並與住宿組合作,提供鄰近宿舍的同學協助,在最快的時間內把傷害降到最低;也協助規劃設置「祝福牆」,傳遞同學們對當事人及其家庭的祝福。事件告一段落後,心輔中心除密切關懷當事人的身心復原及提供其家人相關資源外,也持續追蹤相關學生狀況。廖主任也提到:「最近一年心輔中心的專任輔導人員確實有增加,但並非因應潑酸案而做出的決策。」並接著解釋該項決策實際上是根據《學生輔導法》第11條規定,每一千兩百位同學應至少配置一位專任專業輔導人員。心輔中心在法案施行後持續招募人手,正好與潑酸案的時間重疊,才會產生兩者有關連的錯覺。不過心輔中心在潑酸案過後也有做出一些變革與調整,像是設立與學校各處室聯繫的統一窗口,開設情感教育講座,甚至與臺科大合作,使情感教育成為一有學分的課程,試圖以教育的本質回應潑酸案。

而關於心輔中心人力短缺的疑慮,廖主任表示:「人力夠不夠,取決於我們期待心輔中心能夠做到什麼程度。」心輔中心經常被提起的業務包含諮商輔導、心理測驗、情感教育等等,但如果論實際狀況的話,心輔中心還進行了許多提升同學面對困境能力的初級預防工作與協助同學重新適應學校的三級預防工作。舉例來說,「NTU PEER」已持續開辦第四年,透過自助、助人技巧的課程內容,目的在於改善校園文化,使台大成為溫暖有愛、彼此關懷的環境。廖主任強調,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台大校園內仍有許多值得投入的心理衛生工作。但仍須考量現實環境的資源限制,心輔中心將盡其所能做最大努力,把人力用在刀口上。

另一方面,心輔中心直接服務的同學每年約有八千的使用人次,包括初談與諮商,和其他學校相比,每位專業輔導人員的直接服務量算是非常高。對於近期初談人次相對於過去提高的這個現象,廖主任樂見其成,因為「初期預防」也是現在心輔中心的主要目標。他也分享專業看法:「根據流行病學的調查,潛在需要輔導的人數其實相當多,初談人次上升也許表示更多人願意出來尋求幫助。」為了讓需要幫助的同學們更加認識心輔中心,心輔中心也開闢更多的宣傳管道,像是與學生會的合作、新生書院、發全校信、電子佈告欄等,都是增加曝光度的好辦法,讓更多同學們知道心輔中心。

最後問到心輔中心相關醫療轉介的改革,廖主任表示為了協助需要醫療照顧的同學,心輔中心一直都有在建立特約醫師的口袋名單,同時也為了某些不願意去大醫院接受治療的同學,而安排鄰近臺大的特約診所,此後口袋名單也會繼續擴大下去,期待能提供同學們友善的就醫環境。未來,心輔中心將持續致力於各項業務,也希望同學們能擁有平衡的生活,課業、人際關係、自我照顧缺一不可,更希望心輔中心能和同學們有更緊密的連結,陪伴同學走過黃金的大學四年。也許過去的傷痛可能無法完全平復,但相信心輔中心會盡最大的努力,促進校園的心理健康,陪伴學生開展一個更好的未來。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