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核養綠公投」投什麼?】—— 核電公投所代表的能源意義

撰文/陳廷薇
校訂/高怡瑄
編輯/林以凡

公投第16案: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公投結束,以核養綠公投從原本的連署書短少,敗部復活成案,過程一波三折。公投結果的同意589萬5560票、不同意401萬4215票,同意票超過493萬9267票以上,成功跨越門。那麼公投通過了,我們就能再繼續地使用核電嗎?

公投通過後 核能使用配置何去何從

先來看看臺灣三個核電廠分別機組的運轉到期日

  • 核一廠:1號機(2018年12月5日) 2號機(2019年7月15日)
  • 核二廠:1號機(2021年12月27日)2號機(2023年3月14日)
  • 核三廠:1號機(2024年7月26日) 2號機(2025年5月17日)

由上述日期可得知,在2025年之前,所有的機組執照將全面到期,而早在2015年台電已提出核一廠的除役計畫,2017年原能會也審查完畢;核二廠的除役計畫也在今年年底提出。延役時間須在除役前5到10年先申請,審查需要兩年時間,目前「唯二」能申請延役的只剩下核三廠的2部機組,最晚必須在2019及2020年提出[1]。由此看來,政府原本提出的計畫:《電業法》中「2025 非核家園」條文,將於公告後3日、在12月2日失效,但是針對此次的公投,並沒有強制力要求政府一定要讓現有的核電廠延役,公投及政府現有政策兩者無法相互配合,有法律效益但實際能源情況與現實不符,對於暢行無阻的使用核電,似乎不是想像中公投通過後就達到目的了。

如此一說,核一核二非但錯過延役的時間,核一甚至已通過除役審核[2],核四尚未完工並且有明顯地安全疑慮,那就算公投通過了,非核家園的落實是國家明訂於環境基本法中的政策目標。在兩者相互矛盾下,這次的公投對臺灣的能源問題又有什麼實質改變呢?

「以核養綠」提案 核能鞏固基本用電

核方對於綠電的解釋層面有三種看法,一種是認為核能是綠能,一種是以核能養綠能,一種是核能養綠地[3]。用最簡易的表達方式來看,綠能是指對生態友善或影響較小的能源,臺灣目前使用綠能(包括抽蓄水力、汽電共生等)發電的比例是百分之八;蔡總統在2017 年宣示長期能源配比為 「2025 年實現再生能源占比達20 %、天然氣50 %、燃煤30%的發電結構,且能穩定供電」,由此見得,臺灣必須在八年內將綠能比例調高12 %。

 

「以核養綠」派提出的綠能10 %、核能20%、天然氣30 %、燃煤40 %,不難發現再生能源卻比政府在2025的規劃下少了10 %,不免引起質疑。他們提出的觀點其關鍵其實不是在核能可以帶來多大的效用,而是建立在「務實」的基礎。「能源問題就是國安問題、電力品質就是生活品質」,他們主張能源政策一定要先滿足電力供應與能源供應安全為優先,再來考量電價、減碳、減空汙等因素。

2018年,全台電力尖峰負載成長實際值為118萬瓩,比政府預測值37.8萬瓩多出80萬瓩,靠著核二的2號機的即刻救援,臺灣免於缺電的危機。而在2020年,台積電將啟用在台南設置的5奈米廠,因面臨大量用電問題,引發各界關注,台積電內部評估用電會是目前主流製程的1.48倍,相當是72萬瓩預測此廠用電需求,但是政府預測2021年的尖峰負載只成長52.7萬瓩,也就是完全忽略台積電5奈米新廠的用電需求,更不可能在沒有核電的情況下啟動。

「以核養綠」派的最終觀點是希望發展再生能源從根本開始打好基礎,而非應付政策的變動去改變臺灣現有的生態,不要用揠苗助長的方式,只顧衝目標而傷害並犧牲農林漁牧。以核養綠公投小組執行祕書張文杰投書網路媒體《報導者》:「桃園台東嘉義各地都出現為了建置太陽能板而破壞生態的新聞;還有臺灣太陽能大廠為了省錢,非法亂倒有毒廢棄物而污染環境的情況也屢見不鮮。請問這種再生能源有資格被稱為綠能嗎?」

世界風廠聚集 反核認為綠能發展符合國家政策方向

面對「以核養綠」派所提出的觀點,反核派認為,依照經濟部說明,核能發電如果要達到總發電量的20 %,以2025年發電量計算,20 %的發電量約為546億度,核一、核二、核三共6部機組年發電量約為350到400億度,需要再加上核四廠2部機組(年發電量約200億度)才能實現,根本不合理也無法與現在臺灣的發電狀況配合。

此外,根據國際工程顧問公司在2014年發布的全球二十三年平均風速觀察研究,世界上風況最好二十處離岸風場,臺灣海峽占了十六處,由此可知,臺灣離岸風電的潛力非常大;而依據台電公布的太陽光電設置併聯作業辦理統計表,臺灣已裝設完成的太陽光電裝置容量已達到3.17 GW,而獲准受理施工的太陽光電案場裝置容量亦已達到3.5 GW以上。依照此數據,反核派認為,在考慮現行離岸風力可達5.7 GW的條件下,2025年的再生能源比依舊可以達到20 %以上。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趙家緯認為,與其繼續投資核電,不如將資金與時間投資在再生能源與電網效益提升。「核能的特性卻是升、降載非常緩慢,一旦發電就必須維持一定的發電量,根本無法配合再生能源進行調度。而缺乏彈性的核電,還會吃掉一定的電網容量,造成當太陽很大或風力很強,再生能源發電多的時候,反而會因為電網空間不足,而必須切斷再生能源,也因此限制了再生能源的發展。」

結語

「以核養綠」派用核能供電效用大的角度去支持核能才得以應付臺灣日後日益龐大的供電需求;而反核派以保守估計的方式精算出再生能源支撐非核家園的可能性。而今公投通過,2025年非核家園期程是取消還是延期政府依舊反覆的回應。依公投結果調整現行《電業法》中強制核電除役的時限是法律已經確定的,但非核家園的目標能就被寫在《環境基本法》裡。在能源轉型的世代,臺灣要創造能源轉型與環境永續、產業升級三贏的未來,地方政府扮演重要角色。公投落幕後,人民所做的應該是審視自己的用電量以節約能源,並且了解何種能源轉型方式對所在的土地才是最佳方法,才能使臺灣在價值觀的歧異下取得新的平衡點。

 

[1]依《核管法》規定,核電機組運轉40年間,若認為有需要在執照到期後延役,台電必須在5到15年前提出申請,以確保原能會有充分時間針對延役問題進行安全審查。

[2]依「核子反應器設施管制法」規定,除役前3年需提報除役計畫、經核可後執行。

[3]泛指穩定保持著植物生長的土地或水域。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