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校區的消失鄰居——嘉禾新村】

撰文/田勗
編輯/林以凡
資料提供/好勁稻工作室 郁良溎

隨著臺大水源校區逐漸更新、擴張,新大樓樹立在舊的國防醫學院舊校舍之間,最近甚至有全臺最大7-11在水源校區旁盛大開幕。當這些投注大量資本的建案不斷降臨,大家的目光逐漸聚焦於水源校區時,卻很少人認識水源校區的前世今生以及水源地的過往,這裡是過去重要的軍事基地,日治時期更有比愛情產業鏈更華麗的水岸計畫。也許更少人知道水源校區有個眷村鄰居-嘉禾新村,而這個與水源校區僅隔一道牆的末代聯勤眷村已經在去年年底被默默拆除了。接下來幾天我們將分別透過文資工作者與居民的觀點為嘉禾新村做兩篇追蹤報導。

中篇連結:https://sparks.ntustudents.org/12526/
下篇連結:https://sparks.ntustudents.org/12702/

比愛情產業鏈的愛河更潮的水岸計畫

日治時期政府在新店溪畔規畫一個超大型都市公園-八號公園,涵蓋現今的臺大水源校區、嘉禾新村、汀洲路、師大路,這個公園除了串連東邊紀州庵支店(即現今的紀州庵文學森林)等知名溪畔日式料亭所帶起的溪畔飲宴風氣,政府更在公園內規劃相撲場、釣魚場、划船場、棒球場、賽馬場等設施,想必讀者一定很難想像充滿臺大人日常記憶的公館原來在日治時期有比韓市長規劃的高雄觀光產業藍圖更華麗的大型計畫。

但相當可惜的是,八號公園的計畫剛好遇上戰爭時期,都市規劃依照戰爭需求調整而沒有進行原定計畫,而現在的水源校區也成為當時的日軍砲兵聯隊營房。

水源校區的神秘鄰居

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包含水源校區及週邊空間的日本政府公有地,日軍砲兵聯隊營房成為國防醫學院(一直到2000年才正式成為臺大校地),而旁邊的嘉禾新村則為當時的聯勤總部通信基地勤務修理廠,之後零星通信基地勤務修理廠員眷亦開始移入嘉禾新村範圍。後來修理廠遷址,修理廠改制為聯勤眷村。不同於其他眷村,聯勤勸村是為了滿足工作單位人員之居住需求而興建之聚落,因此多位於廠房周邊,眷屬除少部分家庭主婦外,大多為工廠員工。由原先的聯勤通信基地勤務修理廠發展而來的嘉禾新村,為相當典型的聯勤眷村。

嘉禾新村內是由日遺建物(日治時期遺留的公家建築)及原聯勤通信基地勤務修理廠隔間而來或自力營造之眷舍,是由國軍管理單位依各眷戶之軍階,給予不同大小的土地面積,由各眷戶自行劃地後建造,屬「公地自建」型態的眷村,故與四四南村這類由兵工統一規劃興建、呈現規律整齊的列狀魚骨空間配置相當不同,反而像北京的胡同一樣較為曲折。

1950年代後,許多外縣市本省人隨著經濟發展遷移臺北,連同部分未被分配土地的軍眷在嘉禾新村旁的永春街一帶自力興建聚落。雖然他們的階級、身分與嘉禾新村內部居民差異甚大,但是長期以來透過居民的日常相處而形成融洽的地方生活群體,這樣的族群樣貌在其他眷村相當少見。

嘉禾新村追蹤報導

然而在臺北市政府都市計畫的進行下,嘉禾新村已在去年12月拆除,僅保留零星日遺建築和軍事建築,而永春街因產權複雜尚未拆遷。目前市政府單位由於都市計畫仍在規劃過程,不便透漏計畫內容。接下來我們將分別透過文資工作者與永春街居民的觀點為嘉禾新村做兩篇追蹤報導。

首篇專訪嘉禾新村保存運動的文資工作者郁良溎,同樣身為臺大人的郁良溎將分享為何如此珍愛這個眷村;另外,臺灣最近許多眷村轉型成為文創基地卻失去原始的地方特色,而臺大周邊除了嘉禾新村,還有蟾蜍山、寶藏巖等眷村聚落,都與臺大有不可忽視的關係。郁良溎也將在此次專訪分享他對於眷村轉型的看法。

第二篇報導採訪多位永春街居民,他們將告訴我們關於嘉禾新村的歷史記憶,以及面臨都市更新後的處境。長期以來的議題焦點都為嘉禾新村本身,永春街居民將以不同的觀點口述嘉禾新村。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