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題——永春街的都市更新】

採訪/韋哲、田勗、曾芷瑄、劉庭秀、陳昱睿
撰稿/田勗、曾芷瑄、劉庭秀、陳昱睿
編輯/林以凡

透過上一篇文資工作者郁良溎的專訪,我們發現在都市計畫過程中,嘉禾新村主要面臨的是文化資產保存的問題。相對的,實際走訪永春街並採訪住戶後,卻發現圍繞嘉禾新村發展出來的自營聚落,面對的是更為棘手的社會問題。

上篇連結:https://sparks.ntustudents.org/12364/
中篇連結:https://sparks.ntustudents.org/12526/

永春街歷史背景

1950年代後,許多外縣市本省人隨著經濟發展遷移臺北,連同部分未被分配土地的軍眷在嘉禾新村旁的永春街一帶自力興建聚落。永春街上人口來源多元,而土地的產權亦相當複雜,有些地目屬於國防部管轄,有些則是私人土地,雖然與嘉禾新村同樣被列入都市更新的計畫之中,但其中對於各戶居民的拆遷、賠償事宜之項目紛亂,有些甚至牽涉訴訟糾紛,因此經過許多年產權依然無法被整併,遑論進一步動工。

永春街與嘉禾新村的族群融合歷史

在嘉禾新村搬遷之前,它與永春街有著空間共構的關係,故兩者之間的關係可說是密不可分。在過去,永春街上仍有汽車修理行、自行車修理行、家庭理髮及米粉湯等社區型商店,永春街更是嘉禾新村居民遛狗時經常拜訪之地。往昔國防部康樂隊至村裡放電影或演票戲時,嘉禾新村的居民也會邀請村外的永春街居民進村觀賞同樂,小朋友們也會一起打棒球、玩遊戲。永春街街尾修車廠的老闆便表示:「在嘉禾新村搬遷之前,他們與永春街的居民常有互動,但是都市計畫之後,昔日密切的關係已然消失。」

過去,嘉禾新村和永春街共同形成的公共空間沿著永春街分佈,居民們敞開自家家門,歡迎鄰居前來作客,永春的住民們表示「以前這裡的人們相處和陸」,然嘉禾新村搬遷之後,該地的社會樣貌崩解,許多住在永春街的居民因家園建立在政府的國有地上,卻無像嘉禾新村一般良好的待遇,造成彼此間族群隔閡。除了原本社會網絡的消失,嘉禾新村居民搬離後空盪的住宅也對永春街居民造成不少困擾。

有待協助的永春街議題

嘉禾新村居民因屬國防部底下的軍眷而被分配至樂群新村等多處國宅 ; 然而僅與嘉禾新村相隔一條街的永春街聚落卻因土地產權複雜,多數房子屬佔有公有地之情形,且當地居民亦非國防部底下的軍眷,而無法獲得完好、適當的安置與補償措施 。兩地區在都更計畫中遭遇截然不同的命運,令永春街居民感到無助卻無從發聲,進而產生相對剝奪感。「政府沒有任何配套方案,我們只要有嘉禾新村的一半福利就謝天謝地了。」居住於永春街南側的阿伯不滿地控訴 ;而位於永春街後段的修車廠老闆則客觀表示:「政府最多只會補償永春街的低收入戶,因為這裡產權太複雜,政府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相較於永春街,嘉禾新村的狀況簡單太多,所以後續安置也相對容易。」

採訪過程中可以發現當地居民多數並不清楚政府實際的安置及補償計畫,且對於政府的作為反應不一,而無法組成有效的自救團體,在盤根錯節的產權問題與分歧的社會意見等層層因素之下,永春街地區在都市計畫中仍處於弱勢、無所依從的狀態,期望未來能有更多援手伸出,讓永春街居民在與市府談判過程能獲得更公平的結果。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