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lvan Esso – Sylvan Esso

是這樣的,音樂創作者可以孤獨地浸泡在自己構築的聲響當中,孜孜矻矻地在其中粉刷雕飾,向天上違章加蓋、往地下徒手深掘。若是絕世天才者,則能更進一步繼續此內心的深邃探索,將自己的音樂向度擴展成類似迷宮、島弧甚至星系等級的建置,直到最後用天文望遠鏡細心觀測與試圖描繪這個,由他一手催生而出,非常私人的聲音宇宙。然而,來自花草圈的民謠才女Amelia Meath與電氣雜耍師Nicholas Sanborn之間偶然的相遇合作,卻證實了跨界碰撞的燦亮花火,是孤身者一千年的敝帚自珍也無法覓得的。

 

Amelia Meath原先只是將甫寫成的《Play It Right》(此專輯的第九首)交由Nicholas Sanborn混音,一個出於試探心情的加油添醋邀請。然而,兩人卻在聆聽後驚覺成品有如兩人各自特色的互補-缺陷獲得隱藏,而亮眼之處則彼此輝映相濡。事不宜遲,兩人合組Sylvan Esso,並在一年內調製出了這張蒸騰冒泡、奇巧逗人的同名專輯。Nicholas Sanborn對聲音素材的選擇在怪才紛紜雜沓的電子音樂界算不上獨樹一格,然而他總能在頑皮怪趣與悅耳動人間取得一個浮動的平衡,傾倒出一片一片晶滑又毛刺的細碎音效飛瀑,與觸感良好的dubstep節拍,放任Amelia Meath在之中自在優游或翻飛旋舞。

 

首曲《Hey Mami》由Amelia Meath的loop重唱開頭,拍手擊掌聲一下一下地歡迎聽者進到這個繁花盛開的繽紛園地,然而直到Nicholas Sanborn的節拍注入時,動感的生氣才立即灌注進來。《Could I Be》是中板的電子抒情金曲,前半段女主唱的反覆詠唱舒緩地仰泳在被扭曲摺疊的電子波潮之上。當中段水浪突然迅速退去,只剩人聲短暫擱淺在質地粗糙的碎裂礫石沙灘時,是這首曲目最引人注意的時刻。《H.S.K.T.》是專輯中最適合邊拿舉著玻璃啤酒瓶,邊手舞足蹈的曲目之一,溜Q堅實的拍點讓聽者淋得滿手都是Meath既魅惑又帶有一絲淡漠的歌聲。Sanborn時常忽然對Meath的甜嗓使用delay效果,使得她的句子瞬間疊合並如孔雀般開屏,直到Sanborn又無預警的將它們沒收回去。

 

Meath與Sanborn的合璧有如純天然打造的那般靈動協調。我總覺得,似乎每當Meath隨機唧哼出一段旋律,Sanborn就能夠沿著她的行進軌跡立即往下鋪設出曲巧的羊腸小徑與一路的鳥語花香;而當Sanborn任意施放出一組妙趣橫生的節拍,像拿著粉筆在地上即席勾勒出複雜的跳格子圖形,Meath似乎連歪一會兒頭的時間也毋須,不假思索而且輕盈流利地橫越,毫不滯澀。但這也只是想像而已。Sylvan Esso的音樂其實一點也不投機,並非僅僅倚靠隨遇與碰撞所產生的易逝流光而已。戴上耳機,一切的細節與魔鬼迅速地貼上身來,這些層出不窮的伎倆與巧思曝光之後,總是讓人不住多聽幾次,回味再三。

 

(圖片來源:Sylan Esso)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