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太陽花時期:石子與漣漪

走過濟南路的便利商店、接著轉向青島東路,直到立院大門口,我想起太陽花運動至今已半年有餘,曾經喧囂的立院外已逐漸平息,曾經被靜坐人群擠滿的路上如今車水馬龍,最重要的是,立院內原先便進度緩慢的監督條例,仍然停滯不前。

關於我參與這運動的一切,仍然歷歷在目:前幾個晚上的衝撞和衝突、好幾夜在青島東路外的晚安音樂、與小組的人互動、演講,或者僅僅是靜靜地坐著,等著天明,當時,我總是和身邊的朋友一同想像臺灣的未來,有無數種可能,天馬行空但相信會成真。

但如今看來,一切彷彿只是投石入水,聽見聲響後卻不見漣漪。我們看見在這次的九合一選舉,大部分的人仍想把情勢導向以往的藍綠對決、基本盤的穩固,競選的場合少了政策的宣揚、政見可行性的探討,反而流於個別的攻訐、抹黑,臺灣的民主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倒退。這真的是那時在立院外守候的我們,所嚮往的臺灣現狀嗎?

最近有個廣告說道:「但民主是台灣的,不是大聲公的/他們搶走了你的聲音,但是,搶不走你的選票。」無非是保守勢力對於先前公民力量的一種反動,事實卻諷刺地發展至此,我們那時擁有大聲公、我們不斷地說著、不斷地試著說服和溝通,追求哈柏瑪斯所憧憬的、那種對話式的理性民主,但真的有人在聆聽嗎?真的有人被說服嗎?我詫異地發現,自從太陽花運動開始,一直到結束的此刻,那些最該傾聽民意的人始終裝聾作啞、視而不見,他們相信他們所相信的,拒絕對話,一味訴諸他們所認定的「沉默的多數。」

邁可桑德爾說:「要邁向一個正義的社會,我們必須思辨何謂良善。」我想,政治更是如此,後太陽花時期的我們,以往羅爾斯式的、一個正當程序比良善價值的選擇更為重要的正義概念,已然無法弭平社會的鴻溝、滿足我們對民主的要求和想像,程序的正確與否有時並沒有實質的意義,我們必須一同思辨、構築對良善政治、良善社會的想望,並付諸實行。

這一切的開端,便從11/29投票開始。

我們必須讓所有當權的、甚至是以後掌權的人知道,我們,不再只是拿著大聲公自己說說而已,我們不再只是響起陣陣喧囂、為反對而反對的少數激進人士,我們是丟入池中的石子,所有漣漪都將因我們而起。

11/29,無論家在何方、支持何人,請投下你的一票,讓我們靜靜的投石入水,讓整個臺灣都看到、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人民」,永遠都是多數,而且我們不沉默。

 

作者:楊劭楷(現為臺灣大學法律系學生)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