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底水源校區人類哲學系館樓梯間天花板崩塌照1

文學院師生求助無門:回應〈台灣大學大宅門〉一文

蘋果即時論壇於三月十六日刊出了由三位臺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退休教授所寫的〈台灣大學大宅門〉,其認為人文大樓「量體龐大,風格與環境極不協調,再加區位敏感」,因此提出三點建議:

一、校門口及人文大樓預定地應作為媒合臺大與臺北市的空間

二、此空間應蓋一座1500-2000人的禮堂,並宣稱禮堂為「一個首要大學應有而竟然缺失的設施」

三、人文大樓應改至羅斯福路、基隆路交叉口興建

我對於三位國內首屈一指的空間規劃專業學者竟然寫出這樣的文章感到非常荒謬。首先,關於臺大與臺北市的媒合,哲學系張正昕同學已經在投稿於想想論壇的〈台灣大學羅生門〉中有了很犀利的批判,臺大其實與臺北市結合得非常緊密,媒合只是假議題。

再者,如果教授們認為人文大樓太大不能蓋,難道一座容納一、二千人的禮堂就很小?事實上,現在人文大樓的提案,靠椰林大道一側僅僅14.6公尺高,和對面的戲劇系一號館一樣高,而且「原則上不砍任何一棵樹」。

如果要蓋一座具備基本音響效果,而且可以容納這麼多人的禮堂,除非蓋一座象徵家父長權威、只能讓訓導主任在臺上訓斥學生的傳統鏡框式舞臺,不然怎麼可能蓋一座「謙卑」的「大禮堂」?更別提為了蓋一個水平漫延的建物必須要砍多少棵樹了!

針對這一點,不得不提及另外一位城鄉所的退休教授夏鑄九也在其著作《夏鑄九的臺大校園時空漫步》中談到新總圖的興建過程時,批評了興建禮堂的可笑:「……而校方原來有個舊計劃,竟然是在那兒放個可以集合全校學生聽講的大禮堂。那麼,把總圖置於最尊崇的位置做為共識,至少可以避免其他方案,把校園品質弄得再惡化下去。」

第三,在羅斯福路、基隆路交叉口蓋人文大樓真的是個好主意嗎?臺大只有明達館、慶齡工業研究中心等少數幾棟教室/辦公室緊鄰基隆路,將教室蓋在一條一天塞車六個小時的道路旁邊,一開窗盡是廢氣和噪音,加上文學院向來經費拮据,根本沒有辦法負擔全天候關窗開冷氣的花費,諸如此類存續、環保等人與環境共處的面向,不知道三位空間規劃的專業學者有沒有考慮進去?

人文大樓從2006年籌建至今,已經邁入第九年,人類學、哲學系兩系犧牲了自己的系館,暫居水源校區也到了第五年,校門口這塊地本來就屬於人哲兩系、屬於文學院,文學院的其他系所也在這塊區域,為何一定要我們分離在校園各處?為什麼要為了興建禮堂而捨棄教學研究空間?對一個台灣最高學府而言,究竟是禮堂重要還是學術研究重要?臺大現今已經有綜合體育館與活大禮堂擔當禮堂的功能,鹿鳴堂也有臺大劇場,究竟再蓋一個錦上添花的禮堂意義為何?更何況,人哲兩系現今的系館是棟危樓,天花板崩落過四次,三位退休教授有考慮到我們現役師生的安危嗎?

2014年底水源校區人類哲學系館樓梯間天花板崩塌照2

人文大樓的建案一開始的確有爭議,但後來在許多師生的共同協力、參與規劃下,量體、外觀比起最初的設計有了大幅度的改善,高度也已經低到有愧於「大樓」之名了。若是三位教授有好的想法,為何不早點提出來?有空間規劃的專業,為何不參與規劃的程序?人類系原本的洞洞館因為內部博物館的拆遷與移置花了半年時間搬家,整整半年的時間,這些第九年才跳出來的師長當時何在!?為何要等洞洞館化為平地、人哲兩系迫遷水源校區後,才對校門口指手畫腳,其動機不免啟人疑竇。何況,人文大樓的量體、風格等議題皆在設計的過程中已被不斷地討論,建築師也配合多次修改設計以融入周圍環境,反倒是許多出來反對的人並沒有提出具體的意見,究竟現在的設計哪部分沒有考量到與臺北市地景的媒合?量體要如何才算小?風格要如何才協調?就連這三位經驗豐富的專業規劃者也一樣只扣上了「量體龐大、風格與環境極不協調」的帽子,而沒有更細緻的論述、具體可行的方案。三位學者認為臺大有大宅門,諷刺的是,文學院師生至今仍是求助無門。

 

作者:張斐昕

作者為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學生,曾任文學院學生代表

(圖片來源:人類學系童元昭教授拍攝)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

由每一個微小的想法出發,關於大學與生活,關於社會,關於理念與理想,關於世界,用文字記下屬於我們的世代。 花火時代希冀能夠成為臺大學生發聲的平台,誠摯的歡迎同學來稿分享自己的關懷與想法。 更多訊息請洽右側「編輯室公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