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憂傷男孩

【2015 金馬奇幻影展】愛是?——從《憂傷男孩》談起

我們之所以在世上,都是因為愛的緣故。

如果我找不到愛,沒有人愛我,我只好繼續遊蕩。

 

愛是?

 

一開始你會看到一具屍體,慘白的、赤裸的傑米,在遭受高中生活的無數次霸凌後,被發現陳屍河畔。然而傑米沒有離開,以席捲校園的流言之外的形式,繼續存在。愛蒐集石頭的女孩葛蕾西可憐他的無助,同班的亞當愧疚於曾經置身事外,也只有他們看得到他。

傑米的死串起了葛蕾西和亞當,他們碰撞出一些情愫。情愫是不是愛?傑米的出現彰示著一種遠遠注視著的迷戀。迷戀是不是愛?亞當與母親和哥哥流著相同的血液,親情這種緣分是不是絕對可以通往愛?

葛蕾西說,她收集石頭,因為石頭是最好的。也許因為石頭不用計算愛,不用算計愛。

 

jamie-marks-is-dead01

所以給我一個字句。

愛是謀殺,是憂傷,是許多言不及意或情溢乎辭,是愛。

 

憂傷男孩改編自文學小說,在森冷的氛圍中融合了驚悚、愛情和鬼怪元素,講述一段難以捉摸的人鬼愛情,是一部標準的劇情長片。電影使用一種非常寫實的手法,表現主角傑米雖以靈魂模式存活,卻能逼真地、如實地,以一種描繪客觀的方式,呈現在大家面前。似活人般,懂得妒忌、懂得快樂、懂得愛。

電影取景於蒙蒂賽洛市一個荒廢多年的商場。在節制的鏡頭下,即使是荒廢多年的拍攝商場,呈現出來的畫面感卻異常的清新,且能細細捕捉關於青春的迷惘、生死的輪迴與愛情的界線。雖然怪誕而疏離,卻能仔細爬梳男孩的心理,使觀眾發現曖昧處處,情深意重。

 

jamie-marks-is-dead03

每個人都有選擇,我選擇了我的。

忘記它,假裝著繼續生活。

 

憂傷男孩引出了兩個層面的問題值得我們去反思。

第一個層面是「青少年的同儕和性別認同」。傑米在「同儕眼中的自己」中,有嚴重的認同危機。遭受霸凌後,伴隨而來強烈的失落感、絕望、矛盾,使他走上自殺這條路。電影用「刻意營造出的誤殺」,引出生前沒什麼人關心過,死後卻在校園裡餘波盪漾的諷刺。

而另一方面,青少年生活中的一個重大變化,就是達成「性認定」。這過程是透過從與同性朋友的友誼,變成與異性朋友的浪漫接觸,來認同自己的性別,處理自己的性衝動,進而發展出親密的浪漫關係。電影中,處理了亞當、傑米、葛雷西之間,三角曖昧、奇特不明的關係。亞當徘徊於對葛雷西和傑米的情感,正是性別認同上的游移不定。

第二層面是「愛與被愛」,當被愛是幸福的,每個人如此渴望以被愛、被需要、被重視,來感覺自己的存在。然而電影中很缺乏愛。不論是亞當或是傑米,都感受不到被愛,這是疑惑自我認同價值的產生。亞當的家庭因素,傑米遭受同學霸凌,兩人同病相憐。最終葛蕾西告訴亞當她的愛,亞當吐露予傑米「愛」這個字,終於體會到被愛的滋味,作了完美的結尾,體現了愛與被愛的重要性。

 

jamie-marks-is-dead02

愛你是,就算我已不存在,仍會為你留下,希望你陪我到世界盡頭,因為愛很自私;因為愛很無私,最後我會選擇放手,如果這樣做,是愛你。

 

電影裡處處都在說愛,因為現實也是,處處有愛的軌道,卻不一定有愛在上頭行駛。葛蕾西邀請亞當到她家,他們在床沿進行親吻,在彼此的體溫下進行更多,慾望的動作是否換來情感。亞當的媽媽原諒了造成她車禍的人,邀請她待在家,並投以比與自己兒子相處還要更多的時間,有時對陌生人的關愛,卻比身邊的人更簡單。鬼魂法蘭西一次一次殺死自己的父母,卻離不開他們一起住的房子,她代表太渴望得到愛,得不到所以只能毀滅的悲哀。

最後,傑米他說,「有一次你經過我的窗外,你抬頭看,我確定你也有看到我在看你」,只因為我總是看著你。然後他跟著亞當,用行動、表情與言語表達他的愛,卻絕口不問會不會被愛。愛太難問出口,萬一其實不愛,怎麼辦?

我們時常不是真正確定我們正在愛,因為愛一個人的份量很可怕。會失了理智,失了臂膀也無所謂。所以傑米沒有能力自己離開,只有跟著亞當他才能離開。

 

別把你的幸福交到別人手中,他們捧不住的。

他們會摔碎它,他們永遠都會。

 

乍看之下,說著這句話很悲哀,然而不是阻止你去愛。你不能控制別人愛你,但你能更愛自己。你能同時愛與被愛,你便捧著了幸福。然後就不會有憂傷男孩,別再為愛憂傷。

 

 

撰稿:吳心鐸、洪凱德

圖片來源: AceShowbiz.com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

〈花火校園〉是屬於每一位臺大學生的網路生活誌,關注校園生活,豐富想像的可能。內容主要分為五大主軸:校園專題、校園徵文、校園人物、校園打卡、專欄文章;並包含了校園媒體串連、實體活動與講座。 我們的生活都值得更多選擇,而思想的迸放會帶領我們共同建構更多元的校園環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