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金馬奇幻影展】性是?——從《洛基恐怖秀》談起

「看」電影,然後被電影「玩」

 

《洛基恐怖秀》是每年金馬奇幻影展必秒殺的場次,因為它不只是讓觀眾乖乖的正襟危坐在座位上欣賞電影,而是讓大家體會玩電影、被電影玩、玩電影人物、被電影人物玩……享受各種玩樂的一場「狂歡秀」。

 

入場前,工作人員會發給每位觀眾一張「狂歡守則」,和一包無油無鹽無糖很難吃的爆米花。狂歡守則上頭會告訴觀眾如何盡情地「玩」這場電影,比如說:開場時跟著合聲唱「oh~oh~oh~」;當教堂鐘聲響起,新郎新娘出場後,向前方丟爆米花;開啟手機的手電筒開始揮舞等等。不過如果你忘記了整張滿滿的提示也沒關係,因為電影銀幕上也都會有讓人會心一笑的提示,例如要觀眾把手電筒關掉,不要再揮了。

 

狂歡場實境

 

另一個讓人嗨到不行的地方,就是工作人員所 cosplay 的電影人物真的會隨著劇情的進行而一一出現。尤其當電影主角法蘭克博士從電影院的最後方出現,遊走挑弄觀眾時更是全場的高潮。除此之外,每一個演員誇張的動作和神情,還有與電影裡的人物嘴對嘴同步演出,更會讓你覺得這全部就是一場「鬧」劇,而且也會讓你很快速地融入整個失序的環境中,跟著大家一起脫序。

 

「狂歡場」讓筆者體會到很不同的觀影經驗,不管是在電影院中丟爆米花還是衛生紙,跟著音樂站起來搖擺身體,與電影人物鹹濕的互動,都跟過去靜靜地看著銀幕、理解劇情、分析角色有很大的不同。狂歡場的目的也是這樣吧!讓觀眾能真正放鬆的融入電影當中,好好地玩一場電影。

 

不只是一場「鬧」劇

 

《洛基恐怖秀》雖然很嗨很鬧,但它不只是一場「鬧」劇,而是試圖在那個保守的年代,藉由融合變裝、同性戀、雙性戀、亂倫等元素,利用怪異荒誕的劇情及呈現手法來衝撞自以為高尚潔淨的衛道人士。片中充滿了關於性/別的明喻及暗喻,比如說電影主角法蘭克博士頂著搖滾的捲髮,濃妝豔抹,深邃的眼神以及魅惑的紅唇,身穿深黑馬甲以及蕾絲網襪,還有恨天高般的高跟鞋。

法蘭克博士

而片中另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暗喻是,法蘭克將誤入其變裝派對的新婚夫妻小布和珍妮分開在兩個房間,自己裝扮成其中的一個人與他們各自做愛。

其實筆者整場下來還是不清楚法蘭克究竟是男是女,但這或許也就是這部片要傳達的。我們常常會落入一種窠臼:看到一個人時,會去很粗糙的分類男性/女性、異/同性戀,然後把自身對於性別的想像套在對方身上,但卻從未質疑這些分類是否太過狹隘。整部片要打破的就是男人就應該如何?為什麼男人就應該活得「像」男人?為什麼男人不能愛男人?如果呈現的是真實的自己,也無須被社會狹隘的刻板印象所束縛、所規訓。

 

多年前的經典電影也可以讓我們反省自身現處的環境。如果「人是多元的」以及「人生而平等」這兩個預設成立,那為什麼有人可以僅因為其性格特徵與大多數人不同,而不配享有於其他人一樣的權利?為什麼有人可以理所當然的將「異性戀以外」的情感批評的像禽獸一般?我想洛基恐怖秀這部電影可以給我們一個答案:「我們別無二致」。

 

「邪典電影」的經典再現

 

邪典電影(cult film)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定義,一般也可被稱為是非主流電影、次文化教義電影或儀式電影,也常常和B級片互相指涉。Cult film 中往往有種不可言傳的特殊影像魅力,因此吸引了一群熱衷的追隨者。可以確定的是,《洛基恐怖秀》一定是邪典電影中的經典之作,甚至有不少人認為其是邪典電影的始祖。

 

《洛基恐怖秀》上映當時的時代背景,搖滾音樂、性/別錯置、外星科幻、扮裝、歌舞等。種種元素交織,在性觀念守舊的文化氛圍下投下了一顆震撼彈。其後續的火苗就這樣持續延燒了三十餘年,讓《洛基恐怖秀》從最初一部低成本製作的午夜電影,變成了邪典電影的開頭始祖,甚至形塑為一個象徵符號,在小眾影迷中持續存活。

 

 

在當代文化創作中亦可以看到《洛基恐怖秀》中的符號再現。例如,在熱門漫畫作品《海賊王》中的角色──「人妖王」伊娃柯夫,其角色雛形有一部份即是來自電影中的法蘭克博士;此外,在 2009 年的電影《壁花男孩》中,也曾出現主角們表演《洛基恐怖秀》歌舞劇的橋段。其經典程度可見一斑。

 

若你還沒體會過《洛基恐怖秀》粗糙卻俗豔的特殊魅力,明年的金馬奇幻影展千萬不要再錯過了。在觀賞這部荒誕怪異、訕笑中卻帶有批判諷世意味的電影時,不妨拋開心中的包袱,一同進入法蘭克博士「吹濕那裡癢」的世界中吧!

 

 

撰稿:高國祐、林亞駿

圖片來源:金馬奇幻影展官方網站金馬影展TGHFF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