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ello Nico Feature

【尋我的路】「用我們的方式,陪伴你們在城市的壓抑感」——專訪 Hello Nico

「我們希望我們音樂傳達的概念之一是『陪伴』--告訴大家這個世界有個人剛好跟你一樣,我們在意同樣的事情。」在都會生活的你我,無可避免的必須面對孤寂而脆弱的時刻。我們在規格化的生活中浮游,看似屬於這座城市,卻又被無形的牆層層隔離。Hello Nico 讓我們能夠誠實凝視彼此眼中的荒涼,在深邃而迷離的靈魂中相互陪伴。

「做音樂的人必須讓聽者能夠好好的去過濾、解讀,進而消化你的想法。」主唱詹宇庭聊到音樂之於他的意義時,眉宇間流露著溫暖而堅定的氣息。主唱詹宇庭、吉他手李詠恩、貝斯手陳信伯,三位極具想法的音樂人匯聚在一起,賦予 Hello Nico 鮮明的音樂風格,非但獲得廣大樂迷的關注,也持續透過他們獨到的詮釋方式,撫慰現代社會無數躁動不安的靈魂。

組團是不停刺激彼此的過程

Hello Nico 的組成,最早其實是源自於李詠恩跟陳信伯大學時一起組的樂團。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詹宇庭才加入李詠恩與陳信伯,成為樂團的主唱。由於三人在音樂上都有非常多想法,個人意見上的磨合自然是組團過程中必經的挑戰。當問到音樂路上最困難的事情時,三位團員不約而同認為正是意見統合的過程。「我一直以來都是用主觀的看法創作音樂」,詹宇庭這樣說道,「但遇到一群夥伴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去綜合我們的想法。」他們坦言,儘管合作好幾年了,這樣的碰撞仍然不斷在嘗試的過程中發生。「不過,回過頭來看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對我們而言是好的。我們因此可以在音樂中有所掙扎,激盪出原先只有自己的想法時不會有的火花。」哪怕曾經有過再多意見上的衝突,三位團員依然欣賞彼此的音樂,並且從未後悔。「雖然困難,但是玩團、做自己的音樂就是爽!」陳信伯笑著補充。

創作作為對於社會壓迫的抵抗

Hello Nico 的作品總能準確命中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缺口,時而如同旁觀者般道盡現實的蒼涼與無奈;時而恰似在都市生活的你我,唱出心裡最深層體受過的傷害與遺憾。而這般深邃而極具吸引力的創作,靈感來源究竟為何呢?「只要你願意把感官打開,到處都可以是靈感。」詹宇庭熱切的分享,「創作靈感並不限於你看到了非常壯闊的景象,有時候細微、無法解讀的人性反而才是最好的題材。」彷彿歌唱時抽離又迷離的情緒,「我們在這個社會中時常是不快樂的。但我們終究選擇了接受,所以才活著。」詹宇庭進一步提到他的感受,「每個社會都存在國家對個人的壓制。創作的靈感事實上就來自於在社會的任何地方所感受到的壓制。當我不願意接受,我就選擇將它們寫出來。」

在 Hello Nico 目前為止的作品中,〈出走〉可以說是唯一一首較為「快樂」的歌。然而,三位也坦言,這首歌真正想講的東西並非單純是「快樂的」,其中蘊含了希望大家能更有勇氣的去面對這樣的社會,更樂觀的去看待、去解決困難的生活。「聽起來快樂,其實是為了讓大家吐出最後一口悶氣。」詹宇庭說道。

聊到對於第一次 Hello Nico 音樂的聽眾,會推薦從哪些歌開始聽呢?三位都認同應該就是〈花〉這首歌。「大家在解讀我們的歌時,感覺常常跟我們創作時的想法不大一樣。」詹宇庭補充道,「〈花〉講的並非愛情,反而偏向友情。我們想傳達的是『信任』這件事。」〈花〉之所以能夠引起廣大共鳴,或許也是因為「信任」這樣的主題即是聽眾容易有所共感的。「信任的受傷感是大家都能感受到的,無論同性或異性的愛情上、友情上,特別是親情上,都關乎信任。」詹宇庭強調。

除了〈花〉之外,他們也特別提及了〈規格化的城市、商品、人〉以及〈荒蕪〉兩首歌。團員們認為這兩首歌所談論的主題似乎更值得這個社會去探討。「社會這個無形的控制者無時無刻不在控制我們。」詹宇庭說道,「我們必須知道自己是誰、需要的是什麼,才有辦法抵抗社會,不被社會控制。」在聆聽的過程中,我們能夠逐步消化歌詞與旋律所欲傳達的陪伴,進而一定程度的找到自己在社會中存在的姿態。

 

 

透過演出陪伴你們的壓抑感

談起樂團近來新專輯的巡迴演出,能夠明顯的感受到 Hello Nico 對於 7 月 12 日《熟悉的荒涼》專輯發表音樂會臺北最終場的重視。李詠恩與陳信伯同時提到,「回家的感覺真的很棒!」他們也非常期待當天能與樂迷好好享受最終場的演出。

一旁的詹宇庭思考了許久後表示,這次到香港、廣州巡演的經驗讓他感受非常深刻。「我的感受是,雖然他們可能沒辦法做一些事情,但是他們的想法可能比我們的年輕人還要多很多,因而更能感受到我們音樂的力量」,詹宇庭進一步補充,「臺灣人的壓抑感其實沒有那麼深入。因為我們『表面上』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儘管實際上不一定是,但大部分的人還是覺得社會非常民主自由,並且樂在其中。」

對於詹宇庭來說,自覺受到壓迫的程度越大,對於他們音樂的感受可能就相對更深,也因此,他在香港演出的當下,情緒是非常真實而澎湃的。「我想透過演出,用我們的方式,陪伴你們在城市中的壓抑感。」一句話道盡了 Hello Nico 做音樂以來所傳達的核心訊息。

 

Hello Nico-1

 

找到熱情並執著的做自己最重要

談起樂團未來的方向,三位團員並不惶恐。面對流行與獨立間可能的取捨,陳信伯堅定的說道,「當你今天刻意去追求獨立,你就不是自己;當你刻意追求流行,你也不是你自己。」忠於自我這件事,對三位團員而言是格外重要的。「無所謂!找到熱情,執著的做自己就對了!」李詠恩笑著補充道。

對於即將踏入社會的大學生,三位團員也有一些過來人的建議。「喜歡音樂的人,不要把音樂看得太重。也就是說不一定要跳下去『玩』音樂,但一定要懂得『欣賞』音樂。」詹宇庭坦言。回想起自己的經歷,李詠恩則提及了他音樂路上的深刻感受,「成長,或者脫離舒適的環境真的滿痛苦的,但每個階段都會有需要衝撞的一面。失敗就失敗,其實也沒有那麼可怕。」

接下來如何?對於沒人能預測的未來,Hello Nico 也沒有標準答案。無疑的是,他們會秉持一直以來做音樂的信念,透明而真心的面對自己,持續用屬於他們的方式,與城市中每個脆弱的心靈對話,在我們無可避免墜入荒蕪之際,依然在身旁陪伴著我們的壓抑感。

 

 

 

採訪:黃銘彰、林修加
撰稿:黃銘彰
攝影:黃銘彰
圖片來源:Hello Nico 粉絲專頁

 

NTUMusicFest

 

【2015 臺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尋路】
時間:6/6(六) 14 : 00
地點:臺大醉月湖畔、舊體兩側
主辦單位:臺大學生會
官方網站:http://2015ntumusicfest.weebly.com
粉絲專頁:https://fb.com/ntusamusicfestival/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

〈花火校園〉是屬於每一位臺大學生的網路生活誌,關注校園生活,豐富想像的可能。內容主要分為五大主軸:校園專題、校園徵文、校園人物、校園打卡、專欄文章;並包含了校園媒體串連、實體活動與講座。 我們的生活都值得更多選擇,而思想的迸放會帶領我們共同建構更多元的校園環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