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張

【封面人物】「這世界沒有你想像的苦澀」── Crispy 脆樂團的音樂記事

創作時常是難以預料的。他說,「像是〈100分〉這首歌的誕生就滿特別的。那時,我的朋友跟我說,他的補習班老師要他在手機裡錄下自己的目標,激勵自己好好念書。我聽了心想:『寫一首歌送他好了!』於是我就以有趣的心態寫了這首歌。而且因為他的目標是學測七十級分,所以最初的歌詞其實是『我會考七十級分,搞不好七十五級分!』」

 

「和你唱著歌 我忘記了掙扎」

這段好久以前〈100分〉的創作過程,在訪談中,自 Skippy 的腦海重新浮現,不為人知的創作小故事由創作者本人講述,顯得格外逗趣。初夏午後,寂靜的咖啡店裡,健談的 Skippy 彷彿仍是當時淘氣又溫暖的大男孩,一點也沒變。一旁的丁不拉丁開懷的聽著這段他也未曾聽過的神秘往事,面露慣常的好奇神情。在暖黃色調的咖啡廳裡, Crispy 脆樂團的兩位團員帶來了各自的故事,以及 Crispy 脆樂團溫暖而充滿能量的音樂。

Skippy 與丁不拉丁在訪談過程總是不停思考如何完整的講述故事,過程中不難發現他們對生活的用心感受。成長是對於人生的永無止盡的探問,而回憶則是過程中持續累積的養分。這就是溫暖又善感的Crispy脆樂團——男孩、女孩與吉他,便展開了他們在音樂路上的流浪。

「其實走上音樂這條路是個自然而然的過程。我們中間似乎沒有過什麼懷疑。」談起 Crispy 脆樂團成團至今的過程, Skippy 坦言一路走來可以稱上是幸運的,「大部分的人容易放棄的時刻,我們反而都走得特別順遂。剛開始累積創作的時候,幸運的被大家聽見;渴望有自己的作品之際,剛好又獲得行政院新聞局的樂團補助。當然 2013 年很意外的在墾丁春浪音樂創作大賞拿到冠軍,也是個很重要的肯定。所以一路上,我們好像沒有什麼懷疑的念頭。」 Skippy 與丁不拉丁在音樂上相近的品味與嗜好,加上在各大比賽屢創佳績,讓他們毫不猶豫的踏上了音樂路。「我們每個階段都有特定音樂上的目標。所以其實一直沒有不做音樂的理由。」丁不拉丁補充道。

 

第八張

 

「後來我們 是不是在生活裡跌跌撞撞」

〈學校〉〈100分〉等以校園為主題的歌曲,牢牢的抓住聽者的耳朵,也特別受到學生的喜愛。與 Crispy 脆樂團聊起過去許多校園題材的創作,能從他們的語氣不經意感受到一絲絲懷念的情感。「每個人長大之後,要再回去書寫學校的東西就無法像當時那麼真誠了。離開其實不只是單純的離開。」聊起畢業後帶來對創作的影響, Skippy 有感而發的說道,「當你離開的時候,你會發現你再也回不去了。你只能用回憶去揣摩,但回憶通常是片狀的,所以很難再真正切身去感受到學校的生活。」脫離校園生活後, Crispy 脆樂團的音樂被迫面對更多因素的形塑與碰撞。丁不拉丁提到,「離開校園之後,會更容易思考我們現在處在什麼樣的環境裡面、社會發生了什麼事情,更加關注更多元面向的命題。」

而他們的作品,除了「校園」外,也時常被視為圍繞著「成長」這個主題。「『成長』是個延續的過程。因此我們的音樂還是會繼續以成長作為主軸,進而延伸出我們想談的東西。」問及創作的核心理念時, Crispy 脆樂團始終抱持著他們的初衷,從自身的體受觀察出發,誠實反應「成長」歷程中各個面向的情感與心境。「有些題材看似與成長無關,但其實是成長這個主幹上的旁枝。也就是,我們想講的是一些成長後才越來越能體會到的事情。」針對創作題材上的嘗試, Skippy 認為這其實就是人生階段推進的過程。每個階段有各自感受到的情緒,或者觀察到的現象,例如〈Déjà vu〉一曲中對於連鎖企業的想法抒發就是成長中感受到的困惑。無論在校園、在社會, Crispy 脆樂團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溫柔而堅定的表述自我,並對世界發出探問。

 

第九張

 

「相信 努力就會有收穫」

談到成團至今,覺得最困難的部分為何?想了好一陣子, Skippy 坦言,「我們兩個人在各種樂器上的涉獵可能沒有深入到能夠樣樣都非常穩固。」 Skippy 語帶自嘲的說,「沒辦法,我們也就兩個人,所以我們表演的時候都很忙。因為我們很努力想創造出更多元的呈現方式。」為了讓音樂有更多突破,他們做了許多不同的嘗試。「我們都在努力學習不一樣的樂器;有時候也會刻意去聽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像是一些金屬樂。」 Skippy 在分享他的聆聽習慣時提及,「我會試著去欣賞其中的美學,然後尋找可以納入我們音樂的元素。多涉獵不一樣的音樂,才能打開不同的區塊。這樣原本的區塊就可能產生不同的領域。」例如他們在演出時,就曾經試著把大家最琅琅上口的〈100分〉改編成 metal 版、電音版,希望能玩出不一樣的感覺。而丁不拉丁同樣也不喜歡被侷限在相近的音樂類型中,「這幾年來串流音樂常常會把聽者框架在一個小圈圈裡。後來大家都越聽越像,所以我也喜歡尋找新的刺激;或者挑選喜歡的電台 DJ ,讓他來帶領我聽聽不一樣的音樂。」

在音樂路上, Crispy 脆樂團從來不以自身已有的佳績自滿,而透過各式的努力更加精進。訪談過程中, Skippy 跟我們分享了他最近的觀察,「最近幾年因為 Facebook 的興起,人們的閱聽習慣在改變。細水長流的好東西好像越來越難受到注意了。在資訊量那麼大的情況下,要脫穎而出也更困難。」儘管觀察到這令人無奈的現象,Skippy與丁不拉丁未曾消極,反而積極不斷加強自我,努力在這樣資訊爆炸的時代中,為自己的音樂創造無可取代的價值與力量。談到未來的目標,丁不拉丁立刻笑稱「應該就是金曲獎了。」一旁的 Skippy 見狀則吐槽,「要得金曲獎得有專輯。所以目標應該是先發下一張專輯才對!」

無論是聊聆聽、聊創作、聊樂器, Skippy 與丁不拉丁陳述的方式始終如此舒服而自然,正如他們的音樂一般。於是 Crispy 脆樂團這樣唱著,「讓我告訴你,這世界沒有你想像的苦澀。總有一片晴朗的天空躲在我們撐的傘中,默默唱歌。」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或許終將發現,有的時候我們必須獨自承擔寂寞。然而,從他們的音樂中,我們也會明白,成長無非就是珍惜每次相聚,把獨處當作自由;在下次歡笑之前,學著和自己生活。

 

第十一張

 

 

採訪:金永純、黃銘彰、葉軒銘
撰稿:黃銘彰
攝影:張晏廷、黃銘彰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

〈花火校園〉是屬於每一位臺大學生的網路生活誌,關注校園生活,豐富想像的可能。內容主要分為五大主軸:校園專題、校園徵文、校園人物、校園打卡、專欄文章;並包含了校園媒體串連、實體活動與講座。 我們的生活都值得更多選擇,而思想的迸放會帶領我們共同建構更多元的校園環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