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劇評家】 化嘲諷為悲憫:評法律之夜〈囚生〉幽默劇

觀畢法律之夜幽默劇,內心澎湃激昂久久未息。仔細推敲劇情,不禁感嘆編劇用心之細、設想之奇,令人拍案叫絕。此劇以幽默劇名之,其目的自然在引人發噱。過去在學生舞台所上演的搞笑劇、幽默劇,總不脫譁眾取寵之譏,但本劇卻使人耳目一新,編劇用盡心思化入時事、設計巧妙對白,使該劇超脫了純粹的戲謔,昇華成為對社會怪象的悲憫與批判。可惜的是,該劇情節過於緊湊,導致劇中所用之象徵、暗喻一閃即逝,觀眾或許難以理解,我願以此文,將該劇主旨發揚出來,探討劇作家的寫作本意。

 

眾生之相

開演幕升之時,觀眾莫不引頸期盼角色登場。但劇組卻賣了個關子,舞台上不見演員,只見一 人獨自架起電子琴,坐在舞台角落彈起琴來。那是一首有年代的曲子,輕快詼諧,眾人正陶醉 於琴聲之時,角色終於粉墨登場。此時較細心的觀眾即能明白,那配樂者正是「全知敘述者」(omniscient),他獨立於故事之外,以高高在上的角度操縱角色的命運,所有演員彷彿他手下玩物,被操控著推向劇情的終點。配樂時而逗趣時而悲傷,時而優雅時而粗糙,恰恰反映劇 中世界的「眾生相」。

 

配樂巧思

現場配樂實是本劇一大亮點。第一幕中,主角僅因未簽都更同意書即慘遭老闆當場開除,原應悲傷淒慘的場景,卻配上了詼諧音樂,兩相對照之下諷刺至極。演出者故意以誇張搞笑方式呈現該幕,觀者捧腹之餘,若嚴肅思考體會主角心境,將自內心深處湧發無限悲憫。類似場景於劇中比比皆是,嚴肅的劇情往往配上歡樂音樂以戲謔方式演出,而該劇主軸(炒作房市、政商勾結)又如此切近你我生活,觀眾爆笑時也許眼角還帶著淚光。

 

一唱三嘆

幽默劇不求滿座哄堂,但求會心一笑。該劇最難能可貴處,在於其笑點安排。一般而言,學生所編之搞笑劇為求最佳效果,總從網上四處抄襲台詞與笑點,雜碎拼湊成劇。此種作法最為經濟,無須多做思考,但易造成劇情過於低俗,且常有「撞梗」疑慮。校內演出活動繁雜,若短時間內觀賞多場同性質表演,恐怕要把同一個笑話聽過三四遍。在本劇中可以發現除影射現實人物所需之必要劇情外,多數橋段皆是原創,而笑點非台詞本身,而是劇情的荒謬離奇。劇中主角得知女兒與八家將交往,震怒並將她禁足,大罵「搞清楚誰才是老大,我說禁足就禁足,還跟我討價還價」,使觀眾對追求自由戀愛的女兒產生同情之心,不滿主角的霸道。然而女兒一回房,登時黑道闖入威脅主角,把剛剛的「誰是老大」台詞一字不漏重述一遍,壓迫者(主角)立時反轉成為受壓迫者,何等巧思!見到霸道的主角橫遭現世報,觀眾大呼過癮,又覺黑道過於囂張,不知該認同哪位角色,價值觀產生混淆。最後劇情急轉直下,黑道老大居然也被其母斥責「搞清楚誰是老大」,台詞反覆出現,一唱三嘆,觀眾終於明白,本劇根本不區分角色的正反派,旨在呈現芸芸眾生行止,如此而已!

 

社會關懷

劇情圍繞著失業的主角展開。配角的組成多采多姿,有財大氣粗的老闆、玩世不恭的膏粱子弟、 富可敵國的炒房客,也有貼近你我生活的升斗小民。藉由眾角色之口,編劇者點出了社會現狀 的荒唐。在主角遭開除之時,炒房客不但未表同情,還出言冷嘲熱諷,雖然台詞逗趣,聽在耳 裡卻是刀刀扎心。觀眾於是思考:為何社會資源的分配如此不均?為何資本家不事生產卻能吃香喝辣?為何老實工作的人一輩子都買不起堪住的居所?種種質疑油然而生,交織起來便是編劇對社會的批判。接近尾聲之時,主角現身怒吼,道盡台灣年輕人的悲哀。他登高一呼「各位, 別再做著炒房致富的美夢,再這樣下去台灣一定會走向動盪滅亡」時,全場靜默。我猜測,滿 座皆是年輕學子,「買房」在他們心中是遙不可及的願望,此番言論正好深深打進觀眾心坎裡, 無怪乎主角步出場外時,歡聲雷動經久不息。

 

總結而言,此劇立意深刻,情節緊湊,又妙趣橫生,可謂上乘。近年熱錢湧入房市,不動產隨之水漲船高,價位節節高昇,有目共睹,然而討論該現象的作品卻是少之又少,本劇能以詼諧方式點出房市問題,實屬難得。該劇既屬法律之夜的表演,合理推斷作者應是法律本科生,學法之人對社會能有如此深刻之觀察,當是國家之福。

劇評家/陳柏任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