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徵文|都關於人文大樓】該是從「神話」改說「人話」的時候了──人文館爭論

討論多年的人文館提案,去年完成校內審議程序並送入台北市府備審。過去一年來爭議越演越烈,正反兩造隔空交火、同時也為了增加論述力道而創造出多種不同版本的校園空間神話競爭典範。但爭論核心「校園美學及文化資產」及「台大人的基本權利」的內涵並未越辯越明,反倒被用來包裝、合理化各式創作出的校園經驗。

人文館一案中,反對派強調當代校園代謝過程中應優先考慮校園美學及歷史文化。因此提出了「校門謙遜說」、「天際線說」、「農陳景觀壓迫說」、「大學公共性說」試圖阻止本案,拯救台大校園景觀。這些論述固然有其價值,但是不應在過程中為了加強論述正當性,「創造」了諸多校園歷史。此外,反對方老師們憑空提出的移地興建也硬生生地撕裂了基地與人、哲兩系以及歷史脈絡。處理文資議題放諸四海皆不應如此去歷史去脈絡,否則除了誤導眾人之外,更有成為台大過去殖民以及威權歷史的化妝師之虞。

另一方面,過去贊成方除了「實質需求說」之外缺少有說服力的說法。直到文院學生組成「人文復興青年陣線」後,才有較核心的論述。其主要論述為台大的每一份子皆應享有某種基本權利。校園各式議題都應該在保障師生的基本權利基礎之上討論。同時,贊成方也較能接受美學、空間以及文化資產的折衷。認為設計該是與時俱進,不必固守特定表面形式。

文院師生除了強調就地興建人文館的正當性以及必要性之外,也希望能以校園空間核心的代表性建築補足文院缺少的自信。雖然建構椰林大道及校門入口的空間神話或許多少能夠喚醒人們對人文精神的重視,但是卻也讓外人忽視了文學院在過去發展本質上的弱勢。

文學院人文館一案經過長時間的討論,但是各方始終無法於同一平台上對話,並且一再牽連校內外各個單位、政府部門與無關的組織。同時各方也為了強化自身的論述而錯誤建構台大歷史並創作諸多校園神話。總觀下來,本案真正難解的原因恐怕還是世代間、學科間的價值差異。但是無論是在學學生、現任教授、特聘教授、退休教授、院方或是校方,都應走下祭壇放棄自我催眠出的「神話」並改說能夠實質交流的「人話」才不會重蹈過去十年平行駁火的覆轍。

長年爭論虛耗了文院師生無數青春,各方均付出慘痛的代價,但這九年並非完全虛耗。校方、學生會、文院上下師生在此過程漸漸凝聚了校園空間的初步共識。校方較過往更重視校園空間多元的論述面向,學生也提出了一套自我的空間論述。期望未來校園空間的討論不會止於人文館都審,也應逐一解構校園神話並持續深入探討台大人與台大校園空間及校園歷史的關係。

 

 

作者:城鄉所陳冠甫,日文系畢。

封面圖片:掛著人文都審布條的文學院/賴櫻芳攝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