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徵文|都關於人文大樓】如何自由,怎樣人文

十月二十九日,人文大樓的文資審議通過、都審部分修正後通過。當時我正在行進的捷運上,從朋友的臉書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看他們喜悅之情溢於文字,在這個科技使一切成為可能的時代,臺大所蘊有的自由精神,也許更扮演了在這棟大樓審查的過程中,串聯組織、凝聚師生動能、促成這次行動不可或缺的一環吧。

 

而究竟,這個自由是什麼呢?

 

自由時常被當成是種心靈的、屬於個人意志範疇的理念:作自我的選擇、並為自我的行為負責。在眾聲喧嘩的此時,一個需要交流的議題,總是會看見有人說「這是我的自由」之後,就拒絕進一步的討論,但意見的交換,其實才是自由的重要部分,在這篇文章裡,我想分享漢娜‧鄂蘭提出的,關於政治的自由。鄂蘭在〈過去與未來之間〉書中提到,「自由不是作為一個問題,而是作為一個日常生活的事實而為人所知曉的領域,而這領域就是政治。」她接認為,對希臘的城邦政治來說,政治的目的就是建立一個中立的、中介的空間,而人可在其中針對各式議題發表、交換意見,「在那個空間裡,自由成了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世間實在,在言詞中可聽,在行動中可見,在事件中可談論,被記憶、並轉化成故事,融入人類的經驗中。」

 

我不禁想起二十九日當天,經過文院門口,看見的文院挺住、人文審議等等大大的宣傳布條,其實也就代表著臺大師生勇於行動、表達意見、渴望交流及說服吧,關於這棟大樓的興建,臺大歷經多少次意見的交流及互動,對鄂蘭來說,也許就代表這社群裡是多麼自由。幾年來,從建物結構與外觀、空間設計、位置,幅度橫跨建築科學、美學、心理學,甚至觸及校園精神、民主制度和法律運作,幾乎鉅細靡遺的被討論到了,這不就正好呼應了人文大樓的「人文」,所象徵的「人文精神」內涵嗎:全面的理想人格、對人類所遺留的精神文化、知識所保有的高度珍視……

 

鄂蘭說,「自由激發著一切人類活動,為它們注入活力,並是一切偉大優美事物的祕密創造之源。」記得有次下課後,在唐山書店巧遇參與此議題的朋友,正在櫃檯詢問關於建築美學的書籍,或許這就是鄂蘭所提到的自由吧?在「政治」這個空間裡,自由就是在其中發生的行動,正如她說的:「它是一個開端,因此,人在其中尋求不可想像和難以預測的事情,準備、並期待奇蹟的發生。」

 

奇蹟終究發生了,不是嗎?十月二十九日這天,其實就是這群人為我們演示的、一次行動的奇蹟:他們接受了鄂蘭式的自由和行動的雙重贈禮,為我們證明了:在這個時代,儘管人文精神彷彿日趨衰弱消亡,但它,其實一直都存留於臺大、這個可以興觀群怨、可以讓理想與精神居住、並成長茁壯的好地方。

 

 

作者:楊劭楷(臺大法律系四年級)

圖片來源:人文復興青年陣線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HumanityRenaissance/timeline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