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徵文|都關於人文大樓】十年流浪

一磚一瓦都在嘆息,文學院學子的哭泣

開口閉口謙卑天際,閒言閒語少了林蔭

嘴上正義私下利益,是非黑白顛倒無計

泯滅了十年的正義,遲來在這夏秋之際

 

走進水源系館,噢不,我太急了,即使是身為臺大學生的你,也可能不知道他在哪裡。甚至不少人認為在水源系館的兩個科系的學生一開始就在那裡,我是哲學系的學生,在書院起就知道了我們的系館不在校總區之內,從書院起開始,我們就了解到我們學長姊所面臨的一切──有家歸不得。別的系所在開心的介紹系館與系所歷史,我們卻是特別的慢慢講述有關我們的「回家歷史」。

幾年前校方有感於文學院人數急遽擴增,有意擴建文學院空間給予文學院學生多一點的空間、便於學習,人類學系與哲學系便為了擴建的理由”暫時”遷到水源系館,在經歷過建築物鋼筋倒塌、天花板破洞、房屋整體結構補強,水源系館現在仍然能夠勉強負荷哲學與人類兩個系的使用(先不論空間多麼狹小),但是,這不是長久之計,先不論水源系館原本就不是用來當作系所使用的地方,再者最根本的原因是,這本來就不是我們所在的地方。

和平陳情、激烈抗爭,什麼手段沒有用過,得來的只是不停的吹毛求疵和不知情或是事不關己的隨意評斷,例如「校園綠地已經夠少了,為什麼又要把花圃或是草地改建成大樓呢?這樣的校園景觀會不會不夠自然、舒適呢?」,但那塊地本來就是我們的系館原址,再說學校本就是學習的地方,若想看自然環境可以去國家公園;甚至還有看到不少不解詳細情況的理工學院校友來版上留言表示反對,認為學校的顏面不該受到怪物大廈影響,但其實從3D設計圖上來看,人文大樓其實擋不到什麼東西;而臺大無奇不有,反對者反對到最後甚至能說「謙卑的天際線」,原來為了代表臺大生的謙卑,文學院學生可以不需要教室上課、不需要空間活動。

總是覺得我們的設計不好、影響過去遺留的什麼什麼,但當我們不斷的改變、釋出善意迎合那些指教或批評,得來的只是更多的不滿意,而許多反對的意見裡往往聽不出善意,究竟是為反對而反對還是為正義與傳統反對,這點真的令人看不清。校方、教授、學生,共同奮鬥了十年,艱辛的走出了第一步,在外人眼裡看起來沒什麼,而反對者反對失敗了也沒失去什麼,但對於我們,意義非凡。「哲人日已遠」這是文天祥的名句之一,終於,曾經被哲人兩系拿來自嘲的話語可以不再說起,十年努力,只是想回家、只是想回到原本的地方,我們卻走了這樣一段艱辛漫長的路。

 

 

作者:湯以晨(臺大哲學系一年級)

圖片來源:人文復興青年陣線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HumanityRenaissance/timeline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