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大講堂】何榮幸《我的報導者之路——我們的新聞小革命》現場紀實(下)

《報導者》成立的源起

現今臺灣媒體被社會視為亂源,已是必須承認的現況。而何榮幸先生認為,只要留在新聞界就沒有悲觀的權利。秉持著「自己的新聞自己救」的精神,何榮幸先生決定要和當紅的即時新聞反其道而行,做深入報導。去年是何榮幸先生入行當記者滿25年,也是虛歲50歲。這一年,他決定離開主流媒體「獨立評論@天下」,在9月1日記者節這天宣布成立《報導者》

 

《報導者》的特色與組織

《報導者》的網站特色有二:網站上沒有任何廣告;所有文章不會顯示點閱數字。因此報導者不會被點擊率影響報導方向,也不會冷落較少人關注的議題。《報導者》是臺灣第一個以「公益基金會」方式成立之新媒體,有別於商業媒體和社會企業型態的媒體,《報導者》創造了國內前所未有的營運方式。如此一來《報導者》得以成為一個非營利媒體,所有經費來自於社會捐款,因而可以獨立自主,不受政治、經濟、廣告主影響。《報導者》以「報導者文化基金會」為名,向台北市文化局登記成立。所有報導採用創用CC方式授權轉載,所有程式皆開放原始碼,致力於開源運動。這樣的運作模式讓剛上線時尚未完整架構網站的報導者,獲得網路高手幫助寫RSS分享。至於要如何維持《報導者》不受捐款影響呢?《報導者》秉持的接受捐助原則包含:

(1)           所有捐款者皆須接受「三不原則」:不擁有、不干預、不回收。

(2)           不接受任何政黨、政治人物捐款。

(3)           凡100萬元以上捐款,由董事會捐款審查三人小組決定是否接受。

(4)           凡100萬元以上捐款應予具名。

(5)           新聞處理內容若涉及捐款者,由監察人監督內容是否維持獨立自主。

(董事會名單:https://www.twreporter.org/a/about-us-footer

160106何榮幸花火大講堂 (17)

 《報導者》的成功範例

創站初期的大膽實驗──〈急診人生〉獲得超乎預期的成果。團隊中的年輕成員告訴何榮幸先生說,年輕世代不希望玩遊戲被打斷,他們希望可以玩完之後再閱讀文章,不必急著在遊戲中出現新聞標題,重點是先讓讀者體驗急診醫生的忙碌。

此外,《報導者》也嘗試新的說故事方式,如以多媒體呈現〈五輕關廠故事〉,故事背景是阿昌要在他度過一輩子的五輕工廠度過他的最後一天。隨著他的眼睛一站一站回顧五輕內部的設施,這裡包含生老病死,從幼稚園到墓園一應俱全,也曾是南台灣最豪華的地方,有各式球場,也設計了「從捷運上看五輕」。

《報導者》認為,五輕造成的汙染也是必須被正視的問題,因此決心報導〈全國汙染土地大調查〉,從五輕出發。五輕營運25年來,為台灣帶來高經濟產值,但整片200公頃的土地,需要花另外25年和100億元以上的整治經費才能回復土地生機。因油槽無法防止漏油,使得地下水汙濁;因氣體外洩,連點蚊香都會爆炸。《報導者》監督高雄市政府要做好後續防治工作。

《報導者》也重視探討弱勢者處境,如王立柔記者的調查報導〈舉牌人〉是記者自己親自臥底當舉牌人兩個月,體驗生活中會遇到的問題和狀況,以及資方建商的層層剝削,並親自蒐證,向勞動局檢舉他們的勞動情況:迴避雇傭契約、違法不付勞健保等,讓舉牌人的安全沒有保障。

160106何榮幸花火大講堂 (5)

 其他報導例子還有:

(1)  關心社會力量進步,在地力量自立:台東海岸與舒米恩,提供在地工作機會吸引年輕人

(2) 〈雷光夏:二十年來,我與女巫店都沒改變〉

(3)  〈八仙塵爆半週年〉21歲塵爆傷者的復健歲月──鍾博宇:我下一個目標是手能碰到肩膀

(4) 〈劇場人生系列──那一把火之後,雲門劇場走向何方?〉

(5)  〈花蓮193縣道的美麗與哀愁〉。最終使環評會退回拓寬案

(6) 〈歐洲轉型正義〉

160106何榮幸花火大講堂 (11)

《報導者》的理念

何榮幸先生提到,國際新聞要花很多錢和時間,更需要素質優良的好記者。這些需要高成本的深入報導,不能只靠廣告及點擊率導向來營運。雖然募款辛苦,但如果每年都能努力達標,就可以讓記者沒有後顧之憂。目前每年的營運經費預估需要三千萬元。回歸到記者初衷,做媒體該做的事情,不要被廣告與點擊率牽著走。並期待在台灣社會的支持下能走長久的路。由於《報導者》沒有前車之鑒,只能靠一直努力探索,向非營利媒體之路踏出第一步。

延伸閱讀:【哲學星期五@台北】走向「報導者」─非營利媒體與深度報導之路,2015/12/25

Q & A

問:報導者還有沒有在招募人才?薪水如何?

我們剛招收完一波海選記者,目前缺執行編輯和美術設計,暫無招募記者打算。目前有些工程師是衡量自己在月薪不變但犧牲年終的情況下可以接受,加上可以推行開源運動的理想所以加入。而年輕記者的薪水則不低於原本工作,且由於是非營利企業所以薪資沒有浮動,工作環境穩定,每年以13個月計薪並不血汗。

問:無點擊率如何評估績效?

後台可以見到點擊率,但不做參考。會綜合觸及率、讀者停留時間、轉寄及分享次數設計出綜合指標,累計一段時間之後再做客觀評估。

問:如何維持收支平衡?

第一年約還有一千萬元的募資缺口,但何榮幸先生本人對社會募款並不悲觀。有信心在2-3年之內沒有問題。但若未來大額捐款減少則有可能面臨財政困難,所以希望社會上小額捐款能細水長流、定期定額,期待最終使一百萬元以上的大捐款佔年度營運經費50%以下,小額捐款占一半以上,才能穩定經營。

問:是否向國際及華人社會推廣?

可以考慮翻譯之後和外文媒體合作。也可以由雙方共同合作報導題目,彼此分攤採訪費用。好處是可以擷取彼此的經驗和人力,一起把報導做好,也可以透過國際媒體力量讓台灣被看見。

問:是否有海外募款者?

目前有在矽谷的公益取向創投業者有興趣,但可惜大多創投業者並無興趣,因為不會有利益回收。

問:《自由時報》、《聯合報》也在轉型,請問何榮幸先生如何看待他們的轉型過程?

主流媒體轉型前要先想清楚自己的路,若要用低成本換取高點閱率,恐怕將內容農場化。因此要先思考要先衝點閱率或是先建立品牌。我樂見年輕人進主流媒體參與轉型過程,畢竟資源比獨立媒體多,而且能感受媒體與時俱進的努力。

問:《端傳媒》與《報導者》都是文章質量俱佳的媒體,想請問兩者的定位異同與發展方式?且《端傳媒》關心全球中港台的新聞,《報導者》是否也有如此計畫?

不同之處在於《端傳媒》每天有10則即時新聞,且由於《端傳媒》是商業媒體,仍難免要爭取創投業者的投資。相同之處是《端傳媒》也刻意不秀出點擊率。我們認為《端傳媒》是文章質量高的可敬同業,其關懷角度深入、記者水準整齊。並且在商業媒體中他們已清楚確認要先建立優質品牌。在報導範圍的部分則要考慮兩者資源人力與規模的差異,《端傳媒》的團隊組成為香港60人、臺灣5人,他們可以放眼華人圈。而《報導者》總人數約20人,且年度經費約為《端傳媒》的1/3,雖在國際與兩岸方面有一定比例的報導,但資源的現實面是騙不了人的。

問:請問何榮幸先生對臺灣調查報導現況的看法?

國內調查報導的空間在萎縮,但形式靈活而與時俱進。相關部門的人力縮減,令人難過。我比較期待國內媒體即時新聞與調查報導都做。即時新聞較貼近大眾,應交由年輕記者、願意多嘗試的記者做,而另一方面應給予資深記者時間與空間做調查報導。如《華盛頓郵報》就轉型得很好。臺灣則較可惜,未給予資深記者應有的時間與空間作調查報導,應加強發揮深入性、故事性、及多元方式如臥底等。

問:王立柔做臥底報導是否符合新聞倫理?

這個問題並無標準答案。我們行動之前確有事先評估有無臥底必要?討論到最後則會結論在「要基於公益」,但每個人的價值不同,難以訂出標準,也難預測這個行為帶來的影響如何。另外也要考慮身分揭露的時間會不會影響相關人的工作利益,如〈舉牌人〉中當下揭露身分,是否會影響知情者或其他曾提供協助的舉牌人的權益。另外,由於往往無法精準評估其後續影響,那其中的差距要採取什麼措施?總之,在〈舉牌人〉的例子中,我們事先深入討論評估過,認為有其公益性及必要性。事實上也是因為有臥底,才得以拿到違法的契約。但仍然,我們確信這個行為要接受各界公評。我們終究無法有一致的標準可以去釐清哪些事件可以或不可以當臥底。

問:請問《報導者》有沒有法律顧問,如過被告有沒有足夠的財力?

其實在做調查報導時不會想這些問題,認真求證之後,也要有承擔後果的準備,但不因此不做。

問:急診遊戲廣受好評,是否有其他創新?

我目前期待讓自己「通訊社化」,獨家對我們而言是沒有意義的。未來如果國際媒體有興趣,願意成為和國內、國際媒體合作最多的媒體,我們願意做砸時求證的深入報導,像《Propublica》和《紐約時報》共同合作,我們以他們為標竿。

問:是否制止記者從事危險報導?

要先想好如何保護自己,並善盡求證、讓報導禁得起考驗。調查報導中仍有許多意想不到的風險,只能做最好的準備,準備面對承擔。順帶一提,《報導者》即將出黑道相關專題。

問:請問何榮幸先生之前在《天下》遇到的困難?

《天下》有主流媒體的框架,有他們想要報導和不想報導的東西,包袱較重。但也因為是主流媒體,所以有招牌、有影響力。主流媒體面對的不是零和遊戲,而是一個交換過程:想要有媒體的影響力,就難免要面對它的框架與限制。做為記者自己要評估是否值得、符合自己的價值理念。

問:請問何榮幸先生對《獨立評論》下架風波的看法?

網路時代的危機處理很重要,如果第一時間能坦然道歉,可能可以將傷害降到最低。我覺得很可惜,錯過危機處理的重要時機。

問:社會上許多人說記者誤國,但更多民眾不知道有像《報導者》這樣諸多的優良平台,請問何榮幸先生的看法?

短時間內較難改變社會對記者的觀感。我期待能有多一些媒體響應,讓傳統媒體的記者「對內」爭取發揮的空間,在良性互動過程中,逐漸讓產生質變。我並不期待更多媒體投入像《報導者》這樣的非營利組織,這是一條太辛苦的路,而是希望能增加傳統媒體的刺激與良性互動,進而鬆動傳統媒體框架,造成全面性的改變。

IMG_3576

文字:小編YS

攝影:李雅雯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