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蜷川實花繽紛作品下的大眾消費文化

文/黃浩珉 (政治國關三)

這世代從來不缺少批評,但我們仍要積極反思

蜷川實花是一個很值得討論的藝術家,她讓她的作品進入商業化的市場,使作品與現代的各樣資本符碼結合:汽車、藝人、服裝、廣告,以至於生活會使用到的杯子、糖果、飲料等等。她作品炫爛的色彩塑造了屬於她的風格,當人們看著商品化的作品時,也讓人不禁會贊同她的意圖——讓藝術進入生活。她的野心可以在《蜷川實花展》中,名為〈征服世界〉的展間中一覽無遺,這個展間的一隅便是擺放了上述她所謂的「生活藝術品」。

因此,很多人喜歡她,但也很多人不遺餘力地抨擊她的作品並非藝術。關於她的作品究竟是不是「藝術」眾說紛紜,但從她在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展出來看,確實可以觀察出一些值得思考的現象,她來台的展出可謂十分轟動,從開展前的S.H.E巨幅海報掛在建築外開始,以至在當代的大門口擺上了印有她作品的〈魅・車〉,都成功地以名人、名車的方式打出響亮的廣告。

實際去展場走一遭,廣告與噱頭確實吸引了觀者,從開展以來的人潮總是絡繹不絕,不論晴天或雨天,平日或週末,總是能在外看到排了長長的隊伍。在展場之內,總共十多個展間大的空間,還可以發現多數人們的行為,或說是來展的目的似乎除了「自拍」、「打卡」以外,就不一定能夠對此展覽有更深更多的思考了。

 

1

 

2

 

在絢爛的色彩以外有無更多意義

她的作品確實是很斑斕又亮麗,那些不斷重複的花與金魚可說是她作品的代表,也是她深受喜歡的緣故之一,她作品高彩度的特色是來自於一次照片沖洗走調,而使得顏色過於濃郁來的,而這和許多人直覺的「美」的概念或許是相同的,因此,當人們與作品爭相合照滿足自我審美的同時,亦似乎能從中證明自己的品味以及對於藝術的關注。

也許她的作品本身還是有引人遐想之處,除了這些繽紛的花卉、櫻花、金魚、豔菊之外,她也有拍攝〈暗黑〉系列的作品,讓人看到浮華百態之下,片段而瑣碎的黑暗時刻,另外,亦有她的自拍像系列作品,蜷川她剛以攝影師出道時,便是因她的自拍像而受關注,當中呈現了日本私寫真的質地:赤裸、真實、性。若對「性」、「寫真」、「藝術」間的討論及爭議有興趣,荒木經惟的作品,更能激起情色美學的探討,尤其是拍攝妻子陽子的系列,在愛、情色/色情、死亡中詰問了攝影的價值與意義,相形之下,蜷川真的就比較像是女孩單純的自拍而已。

當然,她的作品也可以解釋成說對生命的反思,像是花的凋零、金魚是人工培植下的生物,在豔麗的極端之下,也同時存在了濃重的黑暗,或終將面臨死亡。只是,從攝影師的作品呈現以至於觀者的反應,這些作品的意義似乎都顯得多餘而做作,且其作品終將還是必須面對犀利的指控,究竟何為「藝術」?何為「美」?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