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_9769

【現在,我們就要自己決定25歲的生活】請當一個勇於打破框架的年輕人


文:潘寧/採訪:潘寧、陳志強、楊宜孺/攝:楊宜孺

 

甫踏入民進黨中央黨部婦女發展部主任林靜儀的辦公室,一眼就能夠看見色彩大膽的臺灣獨立旗幟、同志彩虹旗幟以及林主任明朗、溫暖的笑容。

擔任民進黨婦女部主任以及民進黨不分區第十六位立委候選人的林靜儀(註:現已當選成為民進黨立法委員),已擁有十多年的婦產科醫生資歷,參與婦女團體合作多年。一腳踏入並不陌生的政治議題後,她總是不忘堅定地向大眾傳達自己的理念。

倘若用一句話來形容自己,林靜儀笑著這麼回答:

對人生裡面所有的事情,都越活越勇敢,而且很期待未來能夠看到新風景!

 

想要打破傳統思想,就要從每一個人開始勇敢去做。 

根據女性職涯國際比較圖,高教育、低就職、低生育是當下臺灣女性所面臨的矛盾,或多或少肇因於缺乏友善職場、玻璃天花板、性別薪資差距,以及既定社會框架之下難以從中解放的家庭照顧責任。

臺灣的女性單從就業這一步開始,就會遇到許多難關。「理論上,臺灣在法規面的訂定已經完成了,例如性別工作平等法已明文規範,不能因為性別而有不公平的對待;但實際上社會並不是這樣運作。我自己的觀察是:傳統觀念對於女性的限制,讓女生對自己也開始設下許多限制。」林靜儀對當前的困境下了這樣的結語。

「多年前有一個學妹,對婦產科很有興趣,但她認為隨時接生的工作性質會讓她難以兼顧家庭,因而選擇其他科別,我卻從來沒有聽過學弟擔心自己無法兼顧家庭。」林靜儀質疑道,「究竟是誰先將兼顧家庭這個責任扛在肩上呢?是女性自己。」

臺灣在性別平等制度方面,經由多次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檢視後,發現許多法條都已經擬定完善。但是為什麼現況仍然失衡?除了現實環境仍舊存在的不友善之外,人們也將腦袋裡的性別分工,內化成為刻板觀念。

她強調她並不是鼓勵女性拋下家庭,而是希望女性應要具備信心,大聲的追求自己的夢想職業。而另一方面,男性也應具備信心,支持另外一半的夢想及人生目標。
政府方面,更應以強烈的態度宣示、推動法規,以打造友善的職場環境。譬如北歐國家,規定丈夫需請一定額度的育嬰假,才能夠領取育嬰津貼,藉此積極鼓勵男性共同分擔家庭照顧的責任;或是由公權力強制規定企業須設有托育中心,以利女性員工育兒。從制度上,政府的確能夠有效協助現代家庭解決困難,並以改善環境的方式,側面減少家庭育兒的壓力。

最終,人們必須再次回到最根本的思想層面。她說,「想要打破傳統,就要從每一個人開始勇敢去做!像是換柱前,兩位單身女性競選總統,對於社會而言就是新的衝擊。民眾就會見識到,女性具備足夠的能力去追求人生目標。」林靜儀將政治時事結合婦權,侃侃而談。

她堅定地相信,「只要有越來越多女性、男性跳脫傳統角色給予的限制,由下而上的改變整體社會文化,追求夢想就不再是一種奢求!」

 

魯蛇、不夠有錢追不到女生,這些迷思都是從性別不平等來的!

追求性別平權的過程中,常常會有來自男性的抗議,並認為受到女性享有的過多特權所壓迫,而排斥婦權運動。林靜儀心平氣和地解釋道,「在性別平等還尚未真正落實之前,政府制定的性別平權政策,其實都是一種暫行特別措施,例如:立委選舉的婦女保障名額。」

於當前現實狀況中,女性的確還未和男性在職場上達到平等。林靜儀舉例:「今天男女參政比例、薪資比例都難達到真實平等,現在我們對於性別平權的要求怎能說太過?所以,我們傾向不再沿用婦女福利政策這個名字,而改成應有的婦女友善政策。讓女性得到應有的平等不是福利,而是人權。」她認為,許多男性懷抱的權利資源剝奪感,是很不必要的,因為進一步地向未來展望,當性別達成平等,雙方能夠共同、平等地承擔家庭責任時,男性也就不會受到社會眼光的壓迫。

「低落的女權並不使男性得利,反而使得其壓力過大,而形成了『有車有房有工作,才找得到老婆』的扭曲現象。」細數網路上千奇百怪的男女感情現象與金錢價值觀,林靜儀笑稱那些想法根本就是一種社會毒素。她說,「最終,當我們解除這些不平等後,男女才會輕鬆、平等。」

在普世男女參政率仍舊不平均的同時,臺灣卻也產生了不少突出的女性參政人物,其中,大多數的她們都是單身,例如呂秀蓮、蔡英文、洪秀柱等。林靜儀認為,如梅克爾、希拉蕊這樣的女性政治人物也都能夠在從政之餘擁有家庭小孩,可見臺灣傳統文化對於女性追求志業有一定的箝制。

「並不是因為單身才能從政,而是因為許多女性將自己奉獻給家庭,而沒有餘力參與公共事務或是關心國家政策。」林靜儀擔任婦產科醫師十餘年,看見許多女性進入家庭之後,往往被小孩、老人的照養壓得喘不過氣,而且女性也往往難以打破「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思維。
然而,這次的總統大選中,打破以往兩位男性搭擋參選總統的常態,三組候選人皆為一男一女的組合。「今年,針對選舉的性別區隔與假設已經被初步打破了。選民開始期待性別平均的政治參與,而且說不定往後也會開始期待兩位女性搭擋的總統候選人!」林靜儀樂觀其成,認為這是整體社會的一大進步。

 

年輕人大聲疾呼,政府就會被那群有錢人拉扯,而無法達成世代正義。

在韓國,出現一個新興的詞彙:「拋世代」。年輕人們因為經濟困難、就業壓力等,而陷入拋棄夢想、結婚、生子、買房的困境;而臺灣年輕人也不例外,面對長工時、低薪資的就業環境,而開始對結婚感到疑慮。

林靜儀表示:「台灣民眾受到傳統儒家文化、父權文化所影響,普遍傾向認為『婚姻不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家庭的事!』然而,現代的結婚已經和傳統的結婚定義不同了。」

她分析,現代年輕人在結婚之前,需要跨過五道門檻。首先,是傳統文化的門檻。習慣自由自在生活的年輕人,好不容易脫離原生家庭的管束之後,都不想要再嫁入另一個家庭之中,受到另一對父母的拘束,重新開始被碎碎唸一輩子的生活。第二道門檻,是現代年輕人普遍經濟能力不足以支持獨立生活,只好依靠夫家或婆家出資協助結婚,無奈地進入綁手綁腳的生活。數個家庭單位必須彼此磨合,在紛紛擾擾之中,將夫妻經營與感情關係都磨損殆盡,形成非常不理想的婚姻模式。第三道門檻則是擁有自己的家。青年住宅、社會住宅,都是對於年輕人而言非常重要的議題,就算買不起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政府應讓青年以合理的租金享有獨立家庭單位的住宅。

第四道門檻關注到生育議題。在目前普遍男女高教育比的狀況下,生育後若想維持雙薪,就必須就要看現行的保姆系統對年輕夫婦是否友善,否則夫妻一方勢必得犧牲工作。正因為這道門檻,許多夫婦遲遲不敢生兒育女。林靜儀認為,國家應該要從系統上解決托育問題。她回想起自己在婦產科的所見所聞,更坦言:「台灣女性傾向覺得生育造成別人的困擾,卻沒有認清自己(請育嬰假)的權利。這不是特權,是為了整個國家好。」

生完小孩後的花費,則是終極的第五道門檻。雖然政府現行制度中,各縣市對於生育有金額不等的補助,然而林靜儀指出,「若無法跨過這些門檻結婚、生子,根本就拿不到這筆資金,這些補助都是錦上添花式的,而非從根本解決問題。」政府應該要做的,是努力讓上述門檻降低,也就是伸張世代正義。

國家對年輕人友善,是未來必行的方向。但是林靜儀同時也希望年輕人能夠傳達出更多聲音:「當政黨要改革時,年輕人若不大聲疾呼,而那些口袋裡有錢的人又掌握著話語權,政府就會被這一群人拉扯,而無法落實世代正義。」

在她心中,一個願意傾聽的政府就應該要與人民好好討論。未來,林靜儀希望若有執政機會,能夠多與年輕世代多方溝通,以降低結婚、生子的門檻,推動國家闊步向前。

 

在女性追求夢想的過程中,結婚、生子都只是剛好而已!

臺灣正面臨少子化及高齡化的嚴峻考驗,而年輕世代為低薪、長工時的惡劣環境所困,面對生兒育女更感卻步。林靜儀認為,問題的癥結點就出在晚婚晚育。「早一點生小孩,就比較可能多胎化,但晚育就帶動一胎化,甚至難以受孕的現象。」

25歲左右的年輕人們,大多都還在受困於婚姻市場的條件選擇中,形成晚婚晚育現象。目前,國家對於年輕夫婦的支持、經濟面向的進步以及對於雙薪家庭的後援也都還做得不夠好,「所以,才更要打破傳統觀念的男強女弱,女方不要把時間放在等男方經濟條件成熟。」

表情堅定的林靜儀,大力推動著她曾於多次不同訪談中提過的概念:「婚育脫鈎」。婚育脫鈎主張,女性在生育過程中並不需要經過正式結婚這道門檻,只需自主決定是否生子;如此一來不但能夠改善少子化問題,也能夠讓更多女性勇敢決定自己想要的人生。

「法規上,已經不再規定孩子一定要有爸爸。假如一定要結婚才能生小孩,尚有數道門檻需要跨過;但是婚育脫鈎就讓女性能夠把生小孩列為自己理想生活的其中一個選項,倘若來自政府的支持足夠,女性也不必再為了小孩奉獻全部的人生!」

作為婦產科醫生的她,在診間也看遍不少成年且未婚懷孕的案例。她回想,「當我問她們要不要把孩子生出來,這些女性都不約而同看向男朋友或是父母,依照他們的反應做決定。都已經是二十歲以上的成年人了,為什麼還無法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呢?」

臺灣雖然已經有蓬勃的性別平權、同志遊行運動,再回到家庭場域之後,卻仍然難逃於社會刻板印象的壓迫。林靜儀指出,「根據調查,太陽花學運參與的男女比幾乎是一比一,且台灣女生受高等教育的比率也高。所以,真的就是所謂的『舊有框架』在逼迫男女必須遵從社會期待。」

在社會的眼光下,找一個男性依靠、結婚、生子才是正確的道路,否則就是經不起道德檢視的。而林靜儀卻認為:「我們的家庭教育中漏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培養女性為自己做主、獨立的想法。女性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結婚、生子都只是剛好她想要而已!而不是父母或男人規劃她的人生。」

 

為什麼一定要聽話?聽話的結果就是助長對年輕人的不友善。

問及對現在年輕世代的看法,林靜儀的反應相當正面:「我非常欣賞現在年輕人蒐集資訊的迅速,以及高效率的團隊合作。現在,已經不用再等待一個英雄來拯救大家,而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取得知識、做出判斷。」

一方面,她也不諱言,臺灣的傳統教育仍然深入骨髓,沒有教會孩子自主思考,也不給予孩子空間反抗權威。「當你已經具備能力去建立屬於自己的論述之後,不要忘了盡量反抗!這樣你才會有機會做主,迎接國家給的挑戰。」

她提出一連串的反問:「年輕人,為什麼你們要自願被框架限制?為什麼不反抗?因為你害怕別人覺得你不一樣,還是害怕長輩覺得你不聽話?但是為什麼一定要聽話?聽話的結果就是對年輕人不友善!勇敢一點,去打破框架!」

二十代的青年們,常常被社會貼上無理取鬧、草莓族的標籤。「年輕人會犯錯,但是趁年輕跌倒才能夠再爬起來變得更好。台灣已經被太多老一代的權威延宕,傳統的思想卻一直將青年看成『小孩』,真的非常不喜歡這樣子。」在林靜儀參與的國際婦女論壇(CSW)中,來自不同國家二十代的女性已經能夠上台侃侃而談,而她也非常希望臺灣的青年能夠擁有更多參與空間。

最後,我們好奇的詢問,如果還有機會,會想要重回二十五歲的自己嗎?如果回去的話,有沒有什麼想要改變的事?

面對這個問題,林靜儀的回答非常有她的風格:「不會,我很高興現在的自己有能力、有自信,而且很期待未來自己能夠繼續做到什麼地步。」一如在訪問過程中展現的活力與勇往直前,在她身上,我們看見的是堅持夢想、熱愛平等的靈魂。

 

► 本文原刊於第25期《花火時代》紙本雜誌之專題【現在,我們就要自己決定25歲的生活】

► 林靜儀臉書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

〈花火校園〉是屬於每一位臺大學生的網路生活誌,關注校園生活,豐富想像的可能。內容主要分為五大主軸:校園專題、校園徵文、校園人物、校園打卡、專欄文章;並包含了校園媒體串連、實體活動與講座。 我們的生活都值得更多選擇,而思想的迸放會帶領我們共同建構更多元的校園環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