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016782_868117863329347_8330972945956245369_o

【人物誌|藝術之窗校園尋美】在這殘酷的世界,我們都需要無人知曉的他方

這是個殘酷的世界。我們遠走他鄉,擺脫平凡,卻無法掙脫路邊游離的眼光,角落裡我們淚流滿面,步步回頭,卻只能向前走。紛擾的目光之下,每個人都需要無人知曉的他方,生活誠苦澀,我們向前走,卻灑脫回頭,總有個他方,回望就是歲月的圓融與力量。

由台大藝文中心、台大社會科學院與「世紀當代舞團」攜手合作舉辦的「藝術之窗—校園巡美計畫」,將於三月十八日,在社科院進行無人知曉的他方 Sense of Placelessness》的表演呈現。

該展演由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帶領,並與21位學員共同創作,希望結合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回望建築的脈動、傾聽歷史的心動啟動沉寂的感官,在社會科學院新貴卻冷漠的建築裡穿梭,步步串起生活、記憶、空間、人與世界,讓觀眾體驗一趟透視自我的旅程,走進「無人知曉的地方」,享受半晌的春日時光。

該走向何方的大學新鮮人

藝術之窗校園巡美計畫 《無人知曉的他方》是為期半年的活動,自去年10月起,每周一次的工作坊排練,到寒假的密集排練,三月十八日,這些學員們將有綻放的呈現。

徵選期,開學季,是新鮮人踏入校園的十月。初來乍到,羞赧之下,是抱負的力量,椰林大道上騎著腳踏車,一步一步,左右顧盼,系上活動、社團組織漫天飛,究竟這些初入校園的大學新鮮人,如何與《無人知曉的他方》結下情緣?

17357260_1766033063725476_1313363689_o 徐筱淇。

徐筱淇:就先跑唄,即使狼狽,我都喜歡狂奔時的自己。

  「就覺得錯過一定會後悔啊。

 徐筱淇,台大生傳系二年級,轉學生,性格直爽的女孩。深受世紀當代舞團專業指導、與藝術創作的創新表演形式所吸引,勇往直前的她,一頭栽入尋覓《無人知曉的他方》的旅程。

旅程的路上,卻總是崎嶇。《無人知曉的他方》好幾次的排練都有「個人呈現」的環節,必須獨自站在大家面前,獨立呈現自己的創作舞蹈。「只要一上去腦袋都是空白的,完全想不起來自己的動作。」徐筱淇一開始雖失落感油然而生,但在夢想的路上,她深知必須經過悵惘才有火花。

寒假的其中一次排練,指導老師請學員一面用水彩顏料畫畫,一面跳舞,大片的白布,漸漸染色,紅黃綠藍黑,在布上渲染得好美,顏料潑灑在空中與肢體交錯的剎那,也奔放得極美。

徐筱淇說:「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跳舞可以這麼放鬆、這麼享受!」在多次的個人呈現訓練後,學員歷練出的勇氣與創意,在此刻發揮得淋漓盡致。

對現在的我而言,跳舞是件開心而且享受的事。」偌大陌生的校園裡,該要去哪裡?「就先跑吧,即使狼狽,我都喜歡狂奔時的自己。」徐筱淇這麼說著。雖然跑向《無人知曉的他方》,或許過程太狼狽,但每一次的狂奔卻都讓他形塑自我,最終卻撞見最自信的自己。

圖片1何佩瑜  (攝影/許哲瑋)

何佩瑜:我偷偷在這釋放體內的不安分,汩汩流過一個冬天後,不小心釀成了水災。噓,我們的內心正值乾旱。

  「怎麼將肢體與視覺設計巧妙結合,我相信這將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

何佩瑜,台大圖資系一年級,大學新鮮人,是個文藝的女孩。本身對於藝文活動就有極大的興趣,恰巧《無人知曉的他方》給予他肢體、視覺藝術的揮灑空間,這個冬天,她一面探索陌生、一面探索內在,享受著大學的自由!

《無人知曉的他方》的排練主要可以分為三個環節,肢體開發、視覺創作與個人呈現。其中,視覺創作的環節,顛覆了珮瑜的認知。「這幅畫沒有正面。」當指導老師教導學員觀賞畫作時,突破大眾賞畫的盲點,「誰說一定要按正規的擺放方式來觀看呢?轉換一個位置就能讀出不同的故事和寓意。」人生如同藝術,初入校園的羞澀與慌張,換位思考,不過只是點滴歲月過眼雲煙。

我偷偷在這釋放體內的不安分,汩汩流過一個冬天後,不小心釀成了水災。」偷偷如羞赧的新生,緩緩釋放生疏與僵直,肢體伸縮裡,蔓延阿蔓延,一踮一跑一大跳,含蓄與拘謹傾瀉而出,徒留岸上貽笑自如的何佩瑜。

即將告別大學走向他方的畢業生

實習、考研就所,青春荒唐了三年,終究來到畢業這一年。顧盼身旁的同學,任性蛻變韌性,孩子氣不再,只為存活在殘酷的大時代。繁忙的大四,為何選擇《無人知曉的他方》?這群畢業生在這裡,認清並享受了想要掌握全世界的感覺,他們比別人更需要無人知曉的他方。

 

17342443_1766276563701126_800571567_o鄭宜萱  (攝影/陳宥中) 

鄭宜萱:看著認真中的你們正在閃耀,才發覺,原來自己也在發光。

「因為覺得世紀當代舞團好像很厲害!」

鄭宜萱,台大日文系四年級,準畢業生,特別簡單的女孩。從未接觸舞蹈,得知《無人知曉的他方》將由世紀當代舞團指導,便毅然決然投身參與。

鄭宜萱說,「我被老師給的抽象到不行的描述搞到快崩潰!」每次排練的「肢體開發」環節中,舞團老師不以排舞的方式侷限學員肢體發展,變向給予想像空間,卻過於幻化抽象,捉摸不易。舞蹈是種肢體語言,是內在最直接的告白。每當沉靜下來,反觀內心,心緒遂形成手腳力量的脈動,升學與畢業壓力隨之釋放與舒展,我們注定成為最閃耀的人,就在明天過後。

S1920x1080_20170103-1936 彭士芳(攝影/陳宥中)

彭士芳:如果「我思故我在」,那跳舞的我到底是否存在?

在大學的尾聲,我希望自己可以拾回忠於自我的任性,並在面對未來各種壓力的擠壓變形時,還能靠舞蹈找到最真實的自己。

彭士芳,台大國企系四年級,卻不是準畢業生,是個勇敢的女孩。曾經闖蕩世界,駐足日本一年半、上海的半年,將延畢到大五,享受錯過的台大生活。卻發現自己成了海上孤島,被世界遺棄了,身旁同學忙著考研、找工作,自己才正要開始,台大的點點滴滴。

跳舞對我這個人來說,是一種很本能、甚至最能顯現我本質的東西。」生活總是紛紛擾擾,迷惘與錯過,人生實在好難,跳舞卻不難。曾經學舞十幾年,卻因遠走他鄉而終止,於是彭士芳加入《無人知曉的他方》,透過舞蹈,溝通,傳遞在海外無可言喻的感動;她希望藉此以最本能地方式拾回自己,即便壓力鋪天蓋地席捲而來,至少還有跳舞,可以帶著她抵達萬里無雲的遠方。

我很喜歡複習自己最美、或最受大家讚賞的回憶。」不論是舞蹈表演或是裝置藝術,士芳沉醉於文字、畫作、舞蹈亮相瞬間的成就感,而《無人知曉的他方》淬鍊的勇氣與自信,對於舞蹈甄選、社團領導職位與未來,也建立了肯定的力量。

  「只有跳舞的時候我不能思考。如果『我思故我在』,那跳舞的我到底是否存在?」那就別思考吧,跳舞就是活著,已然昇華成微妙的存在,有點飄逸有點靜謐,是最乾淨最透徹的自我。

在研究與舞步間來回尋找真實的博士生

17356902_1766275987034517_1390011727_o 陳瀅安(攝影/陳宥中)

陳瀅安:對我來說這個呈現不是現代舞演出,而是一個重新檢視我自己的機會。

正因研究生活很忙碌,更想去尋找自己真實的他方是什麼。

陳瀅安,台大環境衛生博士班二年級,是實驗室裡最引你目光的藝術女孩。受到「在富於詩意的夢幻想像中,周圍的生活是多麼平庸而死寂,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無人知曉的他方》計畫簡介的吸引,便投入了。世紀當代舞團、現代舞、遺憾與圓夢,一切將在這裡拼拼湊湊,交織成最舒暢的圓舞曲,每當實驗室的深夜,總能憶起這份難得的滿足,好美好恬靜。

與徐筱淇有著同樣的糾結,在《無人知曉的他方》之前,「突然要我即興我卻跳不出什麼東西時,我會覺得很尷尬。」每每站在大家面前,他人銳利的目光便形成股巨型壓力,吞噬本質的自信,相較於即興與創作,瀅安更習慣於舞蹈的排演與模仿,固定與安逸,讓以前的他感到安心。

而《無人知曉的他方》卻顛覆了從前的矜持。每次「個人呈現」的環節裡,舞團老師鼓勵學員恣意發展,每個人遂自成一格,包羅萬象的畫面,夾雜不同的背景與複雜的情感,各自表現,指導老師也不給予任何褒貶或干涉,你的肢體你的舞蹈你的人生,都是獨一無二,都值得掌聲與讚嘆。

慢慢的,我開始不在意別人的眼光放開自己。」《無人知曉的他方》提供自在的時空,任你放肆地褪去糖衣,裸露地活著,活得像真實的自己。

「對我來說這個呈現不是現代舞演出,而是一個重新檢視我自己的機會。」從猶豫踟躕到樂在其中,再到想見其成,瀅安結合做實驗的手勢、聲音與心態,用肢體重新闡釋博班人生的匆忙,寄託實驗室裡的孤獨與慌。

在異鄉追尋自我的外籍學生

17349259_1766276557034460_2069714464_o梁宇樺(攝影/陳宥中)

梁宇樺 :回頭一看,焦慮、煩惱不過是浮雲。

梁宇樺,台大物治系一年級,很可愛的馬來西亞女孩。渴望更加開闊的視野、醫療知識與師資資源,隻身倩影在台大求學,「那時候進來臺大不久,卻很忙,忙著做功課,忙著處理生活的瑣碎事,忙著處理學校要求的文件,那是一種不懂在忙什麽的感覺。」這是全然陌生的環境,對宇樺而言。有幸,看到《無人知曉的他方》的宣傳,便開始了異地的美妙生活。

《無人知曉的他方》在正式招募創作成員之前,曾舉辦公開工作坊,帶大家體驗後續排練的程序與世紀當代舞團的魅力。「那天的工作坊是讓我靜下來的理由,安靜地去感受我身邊的人,感受我存在的空間,感受我和別人的距離。」專注的心境,踏實的狀態,撫平紛亂的思緒,沉澱恐懼的內心,《無人知曉的他方》是追尋自我、是存在的理由。

說道印象最深刻的片段,是其中一次排練的視覺藝術課程。舞團老師請學員倆倆一組,一個矇眼,另一個帶領他的手用炭筆在紙上作畫。「那時候我很安靜的閉著眼睛,把我的手交給我的夥伴畫畫,我嘗試去感受被握住手的感覺,她的筆觸,她畫的綫條,這又再一次提醒我『感受當下』。」一筆一畫構成的點線圓,就好比人生,需要我們的聆聽與感受,在專注的那一刻,更能面對自己的真面目,睜眼之後,回頭一眼,焦慮、煩惱不過是浮雲;睜眼之後,天亮之時,新的一天,黎明又起,希望再臨。

寫下屬於每個人的「他方」

  《無人知曉的他方》係透過一連串的肢體開發、視覺藝術課程,陪著學員找到屬於自己無人知曉的他方,在人生的混沌裡,轉身過後,還有個地方讓我們停留與擁抱自己。

那麼,甚麼是你們無人知曉的他方?這群追逐「他方」的人,為「他方」寫下了如此註解:

「我的他方就是我自己,但那個我相信自己也喜歡自己。我知道我離他方越來越近了。」- 徐筱淇

「我的他方是一場毫無顧慮的電影,是能讓我安安靜靜地享受兩個小時的空閒,不必去擔憂或害怕,裡頭藏著的夢想會不會被現實所摧毀。」– 何佩瑜

「我想在湖畔有自己的房子帶著我的三個小孩游泳!」- 鄭宜萱

「我的他方是人與人相處中令人感動的瞬間。」- 彭士芳

「我的他方是正在服役的男友從台東寄給我的明信片」- 陳瀅安

它沒有實際的物體形式,是代表難懂的事物,包括自己,但卻又想要去理解的。」- 梁宇樺

更多《無人知曉的他方》,一起來探索,三月十八,台大社科院,「藝術之窗 校園巡美計畫:《無人知曉的他方》」

《無人知曉的他方》

►展覽│3/5-3/18 (自由入場)
地點│臺大社會科學院 頤賢館一樓
►表演│3/18 16:30-18:00
地點│臺大社會科學院 頤賢館一樓
►報名|https://goo.gl/TJsyNBB

採訪:蔡昱萱
編輯:李柏寬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

〈花火校園〉是屬於每一位臺大學生的網路生活誌,關注校園生活,豐富想像的可能。內容主要分為五大主軸:校園專題、校園徵文、校園人物、校園打卡、專欄文章;並包含了校園媒體串連、實體活動與講座。 我們的生活都值得更多選擇,而思想的迸放會帶領我們共同建構更多元的校園環境。

One thought on “【人物誌|藝術之窗校園尋美】在這殘酷的世界,我們都需要無人知曉的他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