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勳:《搏命》在空間的自由與不自由之間嘗試

《花火導讀》

一般來說,戲劇的通常形式,總是觀眾在下,演員在上,並在一個像是「鏡框」的舞台中進行。但由台大現代舞社於年初的《搏命》劇場展演,則試圖打破小框框式的劇場、突破空間的藩籬,讓觀眾自己尋找觀演空間,讓整個體育館都成為一個「大舞台」。

然而,觀眾卻因此獲得自由了嗎?觀演雙方如何產生互動、戲劇視角的切換如何不讓戲劇易被揭穿、投影與節奏的拿捏該如何進行,都一再考驗著他們。

空間,真是一道難解的枷鎖,《搏命》的嘗試,帶給我們什麼校園戲劇演出的新想像?

文/李佳勳(夕拾讀劇節策展人)

舊體一直是個臺大校園中相當饒富趣味的場館。隨著不同的時間轉變,裡裡外外總是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體育活動;除此之外,室內有舞蹈,室外有武術,後方有不定時的音樂活動。而在2015年,臺大藝術季曾經邀請劇場工作者張鞊米和曾彥婷帶領學生演員,在一到三樓演出實境劇場《距離115.904123 AU》。這次的演出成功將原本舊體本身的強烈個性,轉化為可用的表演元素,進一步和空間產生對話。

觀演雙方互動關係的困難:該如何讓整個空間都成為劇場?

《搏命》舞蹈劇場的演出也打著「打破傳統鏡框式舞台、沒有座位約束、沒有距離限制」的宣傳,試圖對既有的空間做出翻轉。在進場時,的確可以感覺到導演的想像,場上看不出刻意畫分的表演區或觀眾席的配置;但可惜的是,當一些觀眾試圖去尋找他們認為最佳或最舒適的觀賞區時,某些區域仍然受到工作人員的限制。如果真的要讓理想和現實達到平衡,也許利用符合劇情需要或是空間風格的道具擺設讓觀眾主動認知到舞台和觀眾席的界線,會比起讓觀眾感到失望來得好一些。

 

31800382814_28d05ef205_k

(照片來源:2017 香姐 in 舊體 – 《搏命》舞蹈劇場)

視角的頻繁切換的困難:容易被看穿的劇場設計?

演出過程中,表演區主要落在投影幕前後及舞台前兩塊區域,僅有一次使用到二樓的原觀眾席。不停切換視角的方式一開始讓人覺得新鮮,但過於頻繁且單一的節奏最終讓人有點失去耐心,甚至能預測到轉身看下一段的時機點。由於舊體的空間本身極為空曠,即便演員的肢體再賣力表現也難以完全抓住觀眾目光,甚至下一段的演員還在準備狀態時,就先被分心的觀眾目擊而提早曝光了。

再者,「體育館」的特色沒有被處理或抹去,和表演本身「搏命」、「追求夢想」的主題卻又沒有直接連結,也是造成觀眾出戲的原因之一。或許設計出某些追求在體育運動表現卓越的角色會有幫助也不一定。

投影視覺與演員搭配的困難:節奏與和諧感如何拿捏?

特別想提出來的一些片段,主要都是和投影,也是和空間有關。不得不說,投影的運用的確讓視覺產生更多變化,一開始的奔跑剪影、像是要控制演員的手、水火的影像,這些和演員的肢體雖然都有相互呼應,卻沒有真的達到和諧。像是一開始演員跑步和喘息的節奏和投影不同,水火的投影和在投影幕後的三個演員製造出來的剪影遠近、大小也沒有被賦予意義。投影的設計反而倒過來限制了整體表演的流暢度,這可能是導演一開始沒有想到的。

 

32642556655_16eb7d74b4_k

(照片來源:2017 香姐 in 舊體 – 《搏命》舞蹈劇場)

在自由與不自由之間:《搏命》的嘗試仍跳不出空間的限制?

基於上述的原因,其實《搏命》並沒有完全的打破傳統鏡框式舞台的觀看模式。儘管觀眾在過程中需要移動或轉身,但觀眾的觀看方式並非完全的自由。造成導演的選擇對於觀眾產生變相的挑戰。觀眾無法坐在一般劇場應有的座位上,但現場人數過多,沒有座位約束反而變成了另一種對觀眾的約束;沒有距離限制也只意味著:演員隨著劇情會接近觀眾,觀眾卻無法主動接近演員。表面上看來的確是打破傳統,但由於觀眾被要求的觀看模式,並無法感覺出導演所設計的意義。假使回到一般的鏡框式舞台演出毫無突兀,或許讓觀眾更能安心的觀看表演會是更好的選擇。

對於《搏命》提出的檢驗和建議,主要著重於空間的運用上,與2015年的《距離115.904123 AU》實境劇場也許不能等量齊觀,但參考上可以相互對照;以運用的想像來說,希望是點出了還可以改進的空間。莫非也是期許在往後的臺大校園內還能看到更多不同類型的表演,在這個不只是體育館的場館,甚至更多非典型的場地發生,為臺大校園注入更多全新的可能。

 

關於台大現代舞社《搏命》

「人類是為了活出心中夢想而生的」。

主動、被動,我們都一直在前進;遵循、被迫,仍企盼自己能主宰的時刻;追尋世俗的目標,卻悖離初衷;懷疑、困惑、憤怒,蜂擁而至,身陷迷茫深淵。

回頭看傷痕累累的自己才明白:「我的未來,由我自己決定。」重拾追夢的熱情和初衷,我們不會知道何時到達,不會知道要做多少才夠:但我知道,我願搏命換取我的夢想。

演出:余香儒X台大現代舞社

時間:2017/1/19(六)19:30

地點:臺大舊體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