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藝術季系列報導】變形:以兼容作為藝術主軸,跳脫價值觀的既定框架

文/王偲容、張家恬

 

在台大,每年五月,我們好像都會看到一些關於藝術季的相關活動、藝文演出,但那到底是什麼呢?那就是第二十三屆的「臺大藝術季」!然而,你是否經常覺得展覽太多,讓人眼花撩亂、總是對於藝術季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無法看出個所以然?為此,花火準備了一系列有關台大藝術季的報導,讓大家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了解藝術季的策展理念!

 

2017年度台大藝術季「變形」:變形即是兼容,跳脫價值觀的既定框架

 

今年台大藝術季的主題是「變形」,而變形究竟代表什麼含義呢?

 

總召陳穎翰表示,選擇變形作為主題,是因為「觀察到生活中有著太多價值觀的既定框架,而這些框架再進而導致不理解和衝突」。然而,這些衝突並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因此希望辦個能夠兼容的藝術季。以兼容作為出發,本屆藝術季希望能夠容納各種不同的想法,讓各種思想跟創作都有機會被表達,也希望能讓抱持各種觀念的人,都有機會藉由藝術作品去觸動他人,找到這些想法在每個人心中的「共通性」

 

陳穎翰說,藝術季可貴的地方就在於每年有這麼多的同學自發性的、花費大量的時間投入在這個與各自課業或許無關的藝文活動上。而每一屆的藝術季呈現,又往往是激發下一屆的學生投入的主要契機。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藝術季同學們的創作跟籌備熱情,能被藝術季的呈現吸引,一起享受一次與課業無關的迷路,也讓大家有勇氣在未來去進行不同的嘗試

 

在總召之外,藝術季的架構可以大致分成三個策展部門,分別是變策展部、形策展部、學術策展部。以及五個行政部門,分別是行政部、行銷部、公關部、人資部、設計部。各個部門再分別招募一階、二階、三階人員,形成一個龐大且堅固的團體,在推動藝術季各個展覽的進行。

 

藝術季新設學術策展部:以視覺藝術結合社會議題

 

其中,今年最為特別的一點,就是藝術季新設了「學術策展部」,這群人希望透過藝術和議題的結合,讓大家從不同的角度,看見過往只能在學術研究上辯論的議題,也能用藝術的力量來傳達人們對於這些議題的看法,且同時兼顧藝術賞析

 

在過去,雖然這些議題常以講座、讀書會等的方式被討論,但卻好像形成了既定的窠臼,因此學術策展部希望,透過與藝術季結合,試著直接把議題用「視覺」的方式呈現給觀眾,而非透過常見的文字或宣講,讓大家能夠更廣泛地觸及並接受這方面的議題。

 

在學術策展部中,舉凡轉型正義、多元性別等等都在學術部的呈現範圍裡。另外,在擴展藝術所觸及的領域這項目標上,也把藝術季的資源延伸到關於飲食文化等的部分,更是較具有實驗性質的嘗試。

 

不只是「藝術作品」本身:學術部更需呈現發想、討論與創作的思考脈絡

 

與另外兩個策展部門「變」與「形」的藝術專案,最大的不同點在於,變跟形的專案,是用各個創作者所熟悉的創作媒介,去呈現出他們各自對於變的主題(人的變形)或形的主題(科技變形)的看法。而學術的專案,則是一群對議題有熱情的同學,嘗試用藝術作品表達想法的一個部門,因此作品常常具有實驗性質、也比較大膽創新。

 

然而,新創立的學術策展部,在運作上卻也有其難處,因爲以往的藝術季活動可能比較偏重於吸引大眾目光,而比較少關注於帶領觀眾深入探討一個藝術品或是活動背後的理念。所以學術部和其他策展部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學術部不只是將最後的成果展出給觀眾,也要把前期的發想、討論、創作的脈絡一起呈現出來。

 

因此,在實際運作的過程中,其實和當初預想的不太一樣,主要是因為各個專案的需求、形式甚至是問題的面向都不太一樣,所以從開會的方式到後期製作的部份都需要個別下去處理。除此之外,學術部更偏向社會議題的傾向,藉藝術的形式討論大家近期關心的問題,這也是過去從未思考過的事情。

 

學術部專案 Bon Vogue:用性別特徵誇大倒錯,呈現心目中性別的變形

18553227_1423624150994305_812514562_o (1)

那麼,究竟學術部在做些什麼呢?我們特別專訪了學術部關注性別議題的Bon Vogue專案負責人陳冠瑋,希望來一窺他們的理念。

 

陳冠瑋談到,Bon是指好的意思,vogue 是指舞動,所以兩個合在一起就是「好的舞動」。一開始策展的動機,是因為在國外看了伸展台,以及讀了一些和性別有關的論文和札記之後,「我試圖用國外這種性別特徵誇大倒錯的方式,呈現他們心目中性別的變形」。陳冠瑋談到,專案強調的部分是顛覆性美學的概念,並透過舞蹈、工作坊和文字的方式展現。

 

在製作專案的過程中,對於性別議題的更深層認識

 

陳冠瑋說,在製作專案的過程,我們有採訪編舞者,我們曾經問過他:「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喜歡男生?」他說是幼稚園的時候,他想親旁邊男孩的臉頰,還附加了一句:

 

「我什麼時候知道我喜歡男生就是你什麼時候知道你喜歡異性的,It’s the same。」

 

聽到這句就不由得笑了,突然間覺得,對啊,我們怎麼不會問異性戀「你什麼時候知道你喜歡男生/女生?」開始反思我們設計問題的疏失,因為我們設計問題的時候,還是以自我為出發點來訪問,還是以一個多數霸權的價值觀去思考去看待這件事。

 

因此,陳冠瑋希望,觀眾可以注意到身邊每個人的性別符碼不是建構在一個二元對立的基礎上:有些男生可以陰柔,有時候又陽剛,有時候介於兩者之間,是一個光譜的概念,性別不是二分法,而且我們價值觀加諸於性別之上的認知並不全然是單一一致的,沒有任何一個人必須遵照這樣的形式展現自我。我們想讓大家知道每個人都是游移在光譜上的,而不是一個固定在光譜的特定位置,而這樣的動態定位使得每一個人獨一無二。

 

Bon Vogue 負責人也從同婚這個議題,也是如此。「他們同樣身為人,他們同樣是國家的國民,只是喜歡的性別跟自己相同,為什麼就應該被劃分開來?」他認為,覺得他們擁有基本的人權,這其中也包括婚姻權,所以政府該做的應該是修改民法,而不是設立專法。他們同樣身為人,他們同樣是國家的國民,只是喜歡的性別跟自己相同,為什麼就應該被劃分開來?

 

艾迪•瑞德曼:「如果性別在一個光譜上,那麼每個人都會發現自己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Bon Vogue 團隊希望呈現出的理念。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