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笑話王陳儒元:希望我對笑話的偏執,可以讓你的生活多一點歡樂

文:陳儒元

小時候,你買了一杯珍奶,薄薄的封膜上印著「火箭為什麽射不到星星?因為星星會閃」你莞爾一笑,說了句這到底三小?

 

後來,你第二次第三次在飲料杯上看到這類的笑話,你開始思考,這些鬼笑話,到底誰想出來的,你心裡滿是黑人問號??

 

是啊,這些鬼笑話,是一些對笑話偏執的人,沒日沒夜的想出來的。

 

2012年升大一那年的新生書院,從小背了一堆笑話的我,在成果發表動態展的舞台上,視著因笑話笑到整身顫抖的觀眾,那一刻,我知道笑話帶有魔力,它可以使人腹肌疼痛,緩解憂傷。

 

因此,後來我開始研究了網路上最紅的兩個笑話粉專——「小明」與「救客人」,細細的拆解著他們的每一則笑話裡的文字邏輯,終於被我找出創造笑話的公式:我開始抱著一本成語字典廢寢忘食的研讀,爾後打散每個詞彙,重新賦予他們新的意境,最後我成立了一個粉專「台大笑話王」,開始發一些我私以為可以拿來排解社會憂傷的笑話。

 

一開始的時候,「好笑嗎?」、「冷掉了儒元!」…….「我到底看了什麼?」等等酸言酸語不斷出現,但我不管,我心想,那些飲料杯笑話這麼爛都可以印出來賣了,我的笑話雖然很爛,我又還沒要賣,它總有一天會好笑的。

 

就這樣經過了約半年的時間,我曾經在路邊騎機車騎到一半停下來抄笑話,曾經在夢裡夢到我在想笑話醒來把它記下來,曾經與朋友一個晚上想過超過十個笑話(一半以上還因為太爛不能用),用了許許多多的奇怪推廣方式,我終於有了點小成績。

 

2014年寒假,我舉辦了第一屆台大笑話體驗營,我的想法很簡單,如果笑話可以創造,可以被傳遞,那麼透過教學創造笑話的火種,是不是這個世界就可以因為我,而減緩了些許了悲傷呢?於是我將我想笑話的流程拆解成公式,設計一套教學方法來讓人學會講笑話,儘管很多人不看好這個奇怪的夢想,最後我仍從台灣各地招收了近五十位學員,授與他們創造笑話散佈歡樂的能力。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當你認真想做一件對社會有益的事,全世界的人都會起來幫助妳!

 

2014年的暑假,我試圖將笑話用不同方式的傳遞,我與朋友將笑話寫成音樂,委由台大數位影片創作社,拍成首支笑話MV「王子與小美」,以情歌的曲配上笑話的詞,交織出笑話的新滋味,那時候突然發現原來笑話或是說「幽默」這些調味料,是可以用很多型態灑在社會上的。

 

2016年的生傳之夜表演,陰錯陽差之下我將64個笑話合在一起一口氣說出來,這一口氣說出了後續的一些合作以及被採訪的機會,讓我的笑話有機會被更多人看到,也讓我真正的省思,當年我在動態展上「覺得」這件事情會有影響力,而當他真的有影響力的時候,會有很多人跟你說謝謝,因為我們的笑話,讓他的某時某刻,是感到歡樂的。

 

2017年,我將粉絲專業團隊化,改名「田老師崔主任韓教官」重新出發,也許大家對我的印象是笑話王,但我一直以來就不追求個人的成功,我希望幕後跟我一起想笑話的所有人都可以分享我的喜悅,雖然目前成效有限,但我認為只要散佈歡樂的初衷沒變,這個笑話王的團隊,亦或者說「不好校」的團隊,都會一直持續在社會上,以自己的方式帶給大家歡樂。

「我能一直很有自信地想笑話並且說笑話下去嗎?」我現在常會這麼質問自己。這時候我會去買一杯家裡附近從小到大都是20元一杯的珍奶,看著封膜上的笑話:

「二氧化碳跟氧氣誰比較漂亮?答案:氧氣,因為自然(助燃)就是美」我看完後皺眉。

「原來這就是這世界需要我的另一個原因啊,我總有一天要改變這飲料杯上的舊笑話,讓他們重新產生讓人會心一笑的溫度」我嘴角上揚。

這世界從不缺乏抱怨的人,但就是缺乏一些笨蛋,去咧嘴大笑讓社會更美好,我不一定會當那個咧嘴大笑的人,但我會試圖透過我的笑話,讓別人咧嘴大笑,共同為世界努力。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