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096063_1741892379157500_1144857136_o

台大教務會議廢除英檢門檻提案遭拒!坎坷的畢業路上,一顆英檢絆腳石仍舊相隨

文/賴怡璇

今年一月,政大學生賴怡伶在個人臉書上發布貼文,認為英檢畢業門檻,不僅無法增強學生英文能力,且強迫學生必須自費考取校外檢定,違反比例原則,因而向政大校方提起行政訴訟。全案於六月七日宣判,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學校享有自治權,自訂課程和畢業規範並不違法,因此判賴同學敗訴,而她表示仍會再上訴。

 

在此同時,政治大學於六月五日召開教務會議,經表決通過後,打算廢止英語畢業門檻,然有待後續校務會議確定。六月六日的新聞也指出,第一屆綁定英文畢業門檻的清大學生將於今年畢業,然仍有兩百多名同學未以任何管道通過規範,當中則有十多名確定跨越不了英文門檻而無法畢業,引發學生質疑此門檻設置的意義。

 

教育部於去年底,發文各大學衡酌以英語檢定作為畢業門檻的妥適性後,各校廢除相關規範的意願,有日漸高漲的趨勢。除了成大及佛光大學外,與臺大為鄰的國北教,也於不久前的五月取消了此畢業門檻。該校教務長周志宏便表示,學生的語文能力並非只有英語,且同學被迫修習英語補強課程下,學習動機不高,對於英語能力的提升難有幫助。

 

無獨有偶,六月九日的臺大教務會議,學生會、學代會也提案修改現行的進階英語課程實施辦法,雖遭退回共同教育中心委員會再議,但近期的各式討論,也引發同學好奇,究竟為什麼會設立此英文畢業門檻?為什麼有人希望能夠廢除?又學生及校方如何看待此議題?花火帶您一併了解!

 

幾乎所有人都要考英檢,才能畢業的門檻

凡是台大學士班的學生,要能順利取得畢業證書以踏出台大校園,不只需要修滿系所規定之畢業學分,更要通過校方設下的英文門檻。此門檻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階段為大一英文、其次為進階英文。學生若沒有在新生入學前,以通過全民英檢中高級複試、校內免修考等方式,取得免修資格,便需要於入學後修習大一英文。

 

修畢大一英文後,則會進到第二階段的進階英文。在此之前,大部分同學會選擇報考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等檢定,因為若能通過考試,便可取得免修資格。而若無法獲得相關證書,則必須修習共兩學期、零學分的此門課程。然而,根據進階英語課程施行辦法第五條,凡是想要修習進階英文的同學,必須先接受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的統一施測,以作為分班的依據。換句話說,沒有報考過英檢中高級的同學,是無法取得選課資格,進而無法畢業的。整理上述規範可以發現,身為一名台大學生,除因學測滿級分或指考92分以上,且通過校內基礎能力免修鑑定者外,其他人都需要至少參加過校方接受的任一英文檢定,才能通過校內的英文畢業門檻。

 

檢視歷年統計資料,可以發現到台大每年約三千六百名學生中,約一千五百名學生以通過檢定的方式順利免修、修習進階英文者則有六百人,又根據NTU Sweety Course的成績分布資料,102學年度進階英文不及格的人數共十三人,雖可以得知,礙於此英文規範而畢不了業的台大學生著實不多。然而,即使多數人能夠輕易跨越此門檻,並不代表此規範有設立之正當性,故探究其存在與否之意義,便顯得至關重要。

 

為什麼會有英檢畢業門檻?

 

提到英文畢業條件設置的原因,許多同學的第一直覺便是用以提升學生的英文能力。然而,真正促使各大學前仆後繼地設立此門檻的由來,源自於教育部早期在「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中的設計。此計畫為一競爭型經費,意即按照各校的辦學績效,核定其所獲補助的多寡。而教育部設計的核定指標中,便有一項為是否設有英文畢業門檻,此舉驅使各校紛紛做出相關規範。雖在日後質疑聲浪不斷下,教育部廢除了此指標,但在2012年的統計中,仍可發現有多達九成的大學訂有此畢業限制

 

至於臺大校方的說法,外教中心主任葉德蘭表示,當初會設立相關的英文課程規範,純粹是在看到學生的英文素質需要提升而致,故校方透過大一英文及進階英文兩門課程的設立,希冀能加強學生的英文水平。她也強調,在當今國際化的社會,臺灣作為一海洋島嶼國家,擁有對外接軌的語言能力勢在必行,而臺大學生身為社會中的菁英,裝備己身語文實力更是至關重要。又因為英文相較於其他語言,是學生從小到大接觸最多的外文,學校秉持著僅需讓同學多花一些力氣,便能大幅度提升語文能力的態度,選定英文作為必修,並設置畢業門檻,以促使學生厚植英文實力。

 

英文畢業門檻的問題出在哪?

 

上述的設置目的看似合理,然仍有許多人提出質疑,最早在何萬順教授等人共撰的論文《論現行大學英語畢業門檻的適法性》中,便有相關論述。在採訪了校內同學後,新聞部整理出現行制度的缺失:

 

1.英文能力不應被視作必要工具

 

許多人認為,設置英文畢業門檻能夠確保學生有與國外接軌的能力。但此想法卻隱含了將「獨尊英文」的價值觀,強加在每個人身上的謬誤。在所有學科中,唯獨英語設有課程之外的畢業檢測條件,反映的是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於「英文至上」的心態。縱使英文被視作當今最國際化的語言,對於英文的盲目崇拜,不僅會扼殺學生對自身語言與文化的認同,更忽視了學生對其能力需求的評判。

 

有同學便覺得,其畢業後打算直接進入職場工作,既沒有要出國讀書,工作內容也和英文沒有太大的關係。他不明白,對於一些科系所需能力與英文無關的學生,為什麼在離開校園前,需要受此英文門檻綑綁?

 

即使是所學與英文相關的外文系同學,也不贊同此畢業條件的設立。對她而言,要通過全校的英文門檻並非難事,甚至外文系的英檢高級之標準,也在其能力範圍內。但她覺得,若學生覺得其未來需要相關的英文證明,便會主動報考,並不應該強迫全部的同學都通過此標準,因為「又不是每個人都是外文系的!」

 

2.設置門檻與提升英文能力的錯誤鏈結

 

大部分人的想像中,擁有了英文畢業門檻,應能驅使學生更願意增進英文能力,但實際情況並非想像中美好。今年將要畢業的學生便說道,他和身邊許多同學都是在畢業季來臨時,才想到有此英文畢業門檻要「處理」,故匆忙地報考英檢以求順利畢業。囫圇吞棗下,他並不認為自己的英文因而進步了多少。

 

同樣地,修習進階英文的另位同學也說,會來上此門課程的同學,往往只是為了要獲得畢業資格而修課。又因為進階英文為零學分課程,學生抱持的心態僅是「求一個通過」,學習動機及意願並不高。兩人皆質疑,這樣的課程規範,是否真能如學校所期待般,提升學生英文實力?抑或只是讓學生為了畢業而應付了事?

 

3.英文實力不一定能用考試證明

 

現今校方所核可的免修檢定標準中,性質多半為筆試,如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為聽讀測驗。然而有人懷疑,一人的英文實力,不應侷限在紙筆測驗的衡量,口說等難以量化的能力也至關重要,因此單以考試來核可學生是否達到語言水平並不合理,更可能導致學生在此考試導向的檢測標準中,產生負面效應。

 

有同學則反應,自己身為即將畢業的大四,雖然早在大一便通過了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卻因為沒有及時申請進階英文免修,且超過了申請英檢成績的兩年有效期限,而被迫在畢業前夕再考一次。他強調,自己明明已通過檢定,且持續透過語言交流、閱讀英文書籍等管道磨練自己,應具備一定實力;如今卻為了要合乎校方規定,浪費時間與金錢考試,究竟有何意義?

 

4.英檢費用成為同學的負擔,更有圖利英檢中心之嫌

 

根據教育部統計,全台實施英檢門檻之大學比率達92%,而在本學年度全台約有101萬名學士班學生下,每年必須考取英文檢定的大學生計有93萬,乘上最便宜的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費用870元,四年下來全台的大學生至少需花費8.1億元在考取英文檢定上。今周刊的資料更顯示,在臺灣考照風氣盛行下,全民英檢中心更一度成為全台最賺錢的財團法人,淨收入曾高達四億。便有同學表示,他為了要趕在今年通過考試,以避免因為要修習進階英文而延畢,便花了三次的英檢費用在上頭,對省吃儉用的大學生來說,實在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此外,現今台大的採計項目中,並未納入普及率極高的多益(TOEIC)檢定,然放眼政大、清大、交大、成大等大學,皆允許使用多益成績抵免。此舉便遭受質疑,在英檢中心設於臺大校內、且董事長為臺大校長下,現行規範多益排除在採計項目外、更以全民英檢作為分班測驗,變相強迫學生報考英檢下,是否有圖利該單位的嫌疑

 

來看看校方對於上述學生的質疑,他們怎麼說?

 

對於學生的質疑,外教中心主任葉德蘭則回應,上述質疑有些是同學多慮了、有些則是思考不周所致。

 

針對不應強迫每人皆要具備英文能力的想法,如同前述設置門檻的原因所提,主任認為英文是一必不可缺的語言,學校的課程規範乃是為了同學著想。她舉例,戲劇系的同學可能以為進到劇場工作便不再需要英文,但若要成為此領域的佼佼者,勢必要走出台灣,如蔡明亮導演在坎城影展時,絕對是在有足夠的英文水準下受訪,同學不該一味認為自己不會用到英文。然此言論,便是在將前述所提之獨尊英文的價值觀,套在每位同學的生涯想像中。

 

至於英文門檻無法提升英文實力此點,主任強調,台大設置英文畢業條件的目的,並非單以檢定作為評量學生能否畢業的依據,而是希望同學能透過英文課程的學習,有所精進;英文檢定的免修管道,僅是避免實力足夠的同學,重複修習已知的內容。然此說法並未解決現實面上,同學在進階英文課程中,難有增進英文實力的感受。此外,在學校將進階英文設為零學分之課程下,多數人不免將其定位為補救教學,而非主任所認知的一般課程。

 

而討論到英檢費用的部分,主任說道,當初會以全民英檢中高級初試作為進階英文分班測驗的依據,實則是因為多數同學需要此檢定,且樂見校方如此設計之下的結果。她也表示,全民英檢乃是校方比較各式檢定後,認為費用最便宜的一種。近期教務處也在研議,是否要廢除以英檢作為分班測驗的規定,改為校內舉辦之分班測驗,詳細結果有待下學期校方討論。

 

她也澄清了圖利英檢中心的質疑,強調該單位每年必須特地加開英檢臺大場等措施,反倒增添了英檢中心的麻煩,臺大的英檢規範設計並非刻意使其獲利。而不採計多益則是因為其為商業取向而非學習型檢測,其他學校為何採計,葉主任則不另作評論。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

〈花火校園〉是屬於每一位臺大學生的網路生活誌,關注校園生活,豐富想像的可能。內容主要分為五大主軸:校園專題、校園徵文、校園人物、校園打卡、專欄文章;並包含了校園媒體串連、實體活動與講座。 我們的生活都值得更多選擇,而思想的迸放會帶領我們共同建構更多元的校園環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