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的幫兇,就在你我身邊?台大每年花2.6億元投資污染產業,而我們卻如此縱容

文/顏東白(臺大學生會永續部部長)

 

還記得先前拿到奧斯卡影帝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得獎時呼籲世人正視氣候變遷嗎?其實,他除了執導著名的紀錄片《洪水來臨前》之外,他更是「撤資運動」的健將!根據去年的一則新聞李奧納多和2000多人以及400多個機構,在2015年秋天將他們對化石燃料的投資全數撤除;這些個人和機構總共代表了2.6兆美元的資產額。

 

要求機關、銀行、個人撤除對化石燃料的投資,以及同時要求政府取消針對化石燃料的補貼,兩者被合稱為「撤資運動」(Divestment Movement),自2014年由氣候行動團體350提出之後,已經成為國際間方興未艾的氣候運動。

 

關於「撤資運動」在對抗人為氣候變遷中為何如此重要,筆者前些日子已有撰文可供參考。簡單來說,減緩氣候變遷最為治本的方法,就是去阻斷化石燃料業者的財源,抑制他們的過度發展,所帶來的種種環境問題。

 

氣候變遷的幫兇?臺大校務基金裡,每年投資了2.6億在污染產業之上

 

各級單位、機關對化石燃料的投資真的很嚴重嗎?那就從我們所就讀的台大來仔細檢視一番吧!根據學生會永續部在這學期盤點2017年台大的總預算案的結果,我們發現,台大的校務基金之中,有17億的額度用於投資各大企業來取得財源,而其中更有2.6億元用於投資台塑集團、中鋼、台泥以及亞泥等企業——這些台大直接投資的企業,直接和間接碳排放大約佔了全台的1/6根據環保署統計,2013年台灣的總碳排放量為284,514千噸CO2當量)

 

螢幕快照 2017-06-10 下午6.07.34


台大對高碳排產業的直接投資整理表
[註1]

 

完全不令人意外,在2015台灣碳排放量前十大事業上,除了亞泥之外,其他三家台大有直接投資的高碳排產業,都榜上有名。

 

讀者還可以留意,這前十大事業中,台塑石化、麥寮汽電、台灣化學、台灣塑膠都是台塑集團的關係企業,和平電力是台泥的旗下關係企業,中龍則是中鋼底下的子企業;台大投資的這幾個集團的直接碳排,幾乎包辦了2015年全台盤查登錄的碳排放量中大約4

 

另一方面,一個更少人注意的問題則是台大投資的銀行名單。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工商銀行都是中國當局在海外投資基礎建設的金融機構,而這些基礎建設也往往包括了當地的燃煤發電廠。

 

螢幕快照 2017-06-10 下午6.07.42

 

從校園出發,撤資運動在台灣不是不可能!只是,我們必須有新作法!

 

這樣的驚人發現,讓我們打破了一個傳統的想像,那就是我們得知,公立大學不只是拿教育部的經費,也在校務基金中投資了不少企業。這讓我們有了立基,也找到了撤資運動在台灣本土化的突破點——從我們身邊的校園出發,撤資運動或許能成為學生運動的一個新路徑

 

但撤資運動在台灣,還是與國外的撤資運動有所差別。由於台灣不是化石燃料出口國,所以在討論化石燃料補貼時,必須從石油、煤、天然氣和電力的消費面來分析;在討論化石燃料投資時,則要拿台灣的企業對海外能源產業的投資來分析;但由於這些資料都不容易取得,因此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一個像日本那樣完整的報告。這也是350台灣分部 (一個推動撤資運動的組織)在5/5到5/13之間發起街頭倡議的原因之一,就是希望連署要求政府將相關資訊做充分公開。

當然,台大也並沒有直接投資在「化石」燃料產業上,因此討論這些投資時,必須用其他方式來分析。所以我們最後採用了兩種討論策略:分別是廣義地討論「各種高汙染或高碳排產業的投資狀況」,以及討論「台大投資的銀行對於化石燃料產業的友善程度」,來作為檢視依據。畢竟學校做為下一世代的培育場所,在投資時更應該謹慎處理環境汙染以及世代不正義等對於永續發展的風險。

 

作法一:別再讓高度爭議的污染產業,成為大學投資的標的!

 

對於第一個討論方向,我們認為,學校不應該投資在任何環境議題上存有高度爭議的產業中,因為如前所述,環境汙染所造成的世代正義,和大學教育所欲達成的百年樹人的目的根本上相違。

 

比如像是台塑集團,其在麥寮的輕油裂解場引起的空氣汙染、國小迫遷以及最近取得的生煤與石油焦燃燒許可,都是目前具有高度爭議性的課題,在台大校內也受到許多學術單位和同學的質疑。更重要的是,石化產業本身高度仰賴石油的進口,政府對於石油的補貼很有可能很大的程度都提供給相關產業。

 

又比如台泥和亞泥,在礦業法修法前夕,各自透過行政訴願展延申請,繼續使用在舊法時期取得的礦場。水泥業本身是高耗能產業,究竟台灣是否需要出產這麼多水泥,也是最近常常提出來被討論的點

 

又比如中鋼,雖然跟其他三個企業比起來減碳努力已經較為積極,爭議新聞也較少,然而鋼鐵產業畢竟需要大量焦煤和電力,因此排碳量依舊驚人;另外中鋼底下持股100%的子企業中龍鋼鐵,也是中部地區除了中火之外,另一個大型固定空氣汙染源。凡此種種,實難稱中鋼為一永續且值得一大學投資的企業。

 

除了有大量接受政府化石燃料補貼的疑慮之外,如前所述以上這四家企業對台灣的碳排放量也有驚人的貢獻;因此,基於補貼疑慮、高汙染、高碳排等理由,即使在沒有明確的政府補貼數據下,我們仍然認為學校不應再投資於這些產業,並在未來轉投資在潔淨能源或者將資金和利息用於校內永續行動上。

 

作法二:檢視校務基金的投資銀行和國內外化石燃料產業的關係

 

至於第二個討論方向,則是永續部未來會持續進行的調查。透過財金資料庫的金流記錄,是有可能分析台大投資的銀行和國外化石燃料產業的資金流動狀況,以藉此看出哪些企業對於化石燃料產業更佳友善,供後續校內討論。

 

目前已經比較能掌握的是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在越南投資燃煤發電廠的狀況。上述三家銀行至少投資了越南的11座燃煤發電機組,機組裝置容量至少5013MW。另一方面,台塑集團在越南也直接投資至少四座燃煤機組供他們在當地的工業用電,機組裝置容量至少1650MW。關於這些投資案的詳情可以造訪350正在進行的視覺化網站。以上這些恐怕只是這些企業對化石燃料投資的冰山一角,也是學校投資他們時應該一併納入考量的指標。

 

在過去的學生自治圈裡,討論校務基金的聲音一直很少。然而我們必須理解,學生會的一年總預算也不過佔全校預算的萬分之一(註2)。如果我們願意為了學生會170萬的預算,每學期開八次常會、平均每次會議花4個小時(本學期一常到五常累計的開會時間大約20小時)檢討各行政部門的績效,我們真的沒有理由,忽視台大光是投資這四家高汙染企業單單每年股利就有1000萬的事實。

 

阻斷污染產業的財源,別再讓氣候變遷不斷加劇!

 

其實,台大學生和老師對這些企業的主流觀感已經很明確了,在亞泥礦產展延的爭議中,永續部就發過聲明支持相關環團的呼籲與連署;在3月初本校舉辦的就業博覽會中,也有不少同學反思讓這些企業進來學校美化宣傳的荒謬相關企業負責人在會場的發言則令台大畢業校友都看不下去,直呼這些慣老闆真是一群幹話王

 

所以我在此呼籲,大家持續監督學校的資金投資吧!別再讓學校把錢花在錯誤地方上!

 

註1:南亞、福懋科技是台塑關係企業,故亦將其納入。碳排放量由各企業2016年的年度CSR報告中範疇一(直接碳排)和範疇二(間接碳排)加總得出(範疇三沒有第三方認證,未來可能會有變異)。

 

註2:以104年為例,臺大的收入為16,678,175,916元,臺大學生會的收入為1,834,905元,正確來說是9089倍。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