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場專題之一:「草地上有碎玻璃、鐵釘什麼的都見怪不怪。」針對操場事件,校隊同學這麼說。

採訪:何懿珊/撰寫:何懿珊

 

九月十八日開始,陸續有前往田徑場的同學發現田徑場被封閉,並正在進行大型的舞台架設工程。十九日開始,在PTT的NTU版上、臉書臺大學生交流版內,開始有許多同學跟進討論這件事情。以「台大新操場這麼好蹂躪」為題,揭露了剛花三千多萬整修完的操場因為施工造成跑道、草地的毀損情況。這個事件引起臺大廣大學生的憤怒,也讓長期使用不良體育場所的校隊同學決定發聲。本該為校爭光的校隊,卻淪落到被迫離開校園自尋場地練習,究竟校方對體育的重視程度如何?我們著實存疑。 針對本次操場事件,我們訪問了兩位校隊的同學,發現校方對體育環境的不重視並非一天兩天,而是一個長期存在的,不能說的秘密。

 

「中國新聲音不是個案,操場外借盈利已經是常態。」

當我問起校隊同學這次操場外借長達一週是否有影響到他們練習時,兩位校隊同學很有默契地告訴我操場外借早已是常態,不管是最近的勤業會計公司園遊會、之前的鴻海公司運動會,學校幾乎都是來者不拒、展開雙臂歡迎。想起場地租借行政規則的我詢問校隊同學,難道他們沒有在學期初先把需要使用場地的時間卡下來嗎?兩位同學無奈地笑了一笑,說:「早就登記了,也確實登記成功,所以我也不懂為什麼可以出借。」顯然,校方持續出借操場予商業活動的行為,根本就是無視於「國立臺灣大學校總區運動場館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第二條(註一)之規定,將校隊同學的需求擺放至學校核可之其他活動後,重視商業利益大於校隊權益,實在很難讓人不認為校方之行為是斂財、貪求利益。

 

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校方出借場地給商業活動使用,卻沒有在活動過後敦促借用方將場地恢復原狀。橄欖球隊同學說,之前那些活動會留下很多垃圾,每次遺留的垃圾都要我們清,有時後地上會有用來固定活動帳篷的鐵釘,如果我們沒在練習前仔細清過一遍,也許在練撲倒等等的動作時就割傷了。

 

「場地本來就很爛了,中國新聲音讓場地更爛,但追根究底是學校本來就沒有在維護,甚至常常在破壞。」

這次訪問的對象分別是足球隊校隊同學以及橄欖球隊校隊同學,他們平常練習使用操場的大草地,在這次的活動中因為大型卡車、起重機開進去造成了草地有一行一行的凹痕,舞台重量長期壓在草地上,也造成草地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坑洞。針對草地的狀況,足球隊同學表示在進行練習時,這些坑洞、凹痕勢必會造成球員的行動不便。橄欖球隊的同學也表示因為舞台重量長期壓在地上,造成原本的鬆軟的沙土變得很堅硬,練習時摔在地上實在很痛也很容易受傷,另外,草地死光加上最近都沒下雨,穿釘鞋跑來跑去都是沙子,有嚴重的揚沙情形。

 

然而其實在出借給中國新聲音以前,校方也從來沒有好好維護場地,只是在寒暑假期間把場地圍起來,放任草地自生自滅,但以合乎規格的體育場地而言,在維護草地時應該還要注意地的平整度、排水度等等,而非「看起來」有一點點草就好了。曾經還發生過草地坑洞過多,結果校方用了一些工業廢土填滿凹洞,想讓草地平坦,卻沒注意裡面有一堆碎玻璃,對時不時可能在草地上撲倒的校隊同學來說,無疑是讓他們暴露在嚴重的人身安全威脅下。本次事件除了彰顯校方出借場地時的隨便外,更揭露了他們從未認真看待校園體育環境,這樣隨便、不顧學生安危的態度,難道是支持校隊為校爭光的學校該有的嗎?

 

「體育室說:『你們跟體育室是同一陣線的。』所以我們不能出席記者會」

在九月二十二日,臺大學生會舉辦了一場針對操場事件的記者會,事前有發稿邀請各個校隊負責人前來參與發聲,卻在記者會前收到各個校隊負責人因為各種因素不克前來的消息。根據我們的調查,發現體育室在記者會前有告訴各個校隊,他們跟體育室是同一陣線的,所以要求他們不要出席記者會。更誇張的是,體育室曾對各個校隊表示,最近是重點校隊經費的申請期間,無疑是明示暗示各個校隊要注意自己言行,否則重點校隊的經費申請也許會有困難。面對校方無理的出租場地以及長期的壓迫,體育室竟然在記者會前夕以「經費」為名,想要封住學生的嘴,隱藏他們所為的各種不當行為,臺大行政單位居然存在這樣令人驚訝的做事風格,實在令人不齒。

 

本次操場事件不僅僅引起了學生的憤怒,更把學校對於體育環境、體育教育的不重視,以及行政單位在行政時的草率暴露在鎂光燈之下。就像主秘在好幾次記者會時不斷提到的,「校方的確有思慮不周的部分」,然而簡單的「思慮不周」四字,就可以做為學生權益受損的擋箭牌嗎?我們將持續進行操場事件相關人員的深度訪問,請所有關注此次事件的讀者期待我們的下一篇報導。

 

 

註一:

第 二 條     本場館使用優先順序如下:

  1. 體育教學研究。
  2. 校代表隊訓練。
  3. 本校核可之活動。
  4. 本校教職員工、學生之活動。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