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與人力皆不足的心輔中心,是否能夠接住每一位同學?

文/唐若筑、編輯/方綺

 

去年六月,意識報《從「心」認識——淺談心輔中心的角色與現況》一文,揭露了台大心輔機制目前遇到的最大困境。依據學生輔導法,一間學校的諮商輔導人力與學生的比例是一比一千二,如果以台大來說,台大有三萬兩千多名學生,所以大約需要二十七到二十八名心理師。目前台大學生輔導中心還缺六到八名心理師,才能符合學生輔導法法規……心輔中心,本應該接住所有有需要的同學。卻因資源的匱乏,導致少數的心理師必須承擔龐雜業務;也大大限縮了能及時獲得諮商的同學人數。這「6 到 8位心理師」的空缺,影響到的也許是某位同學的一生。

增設老師專長列表:同學可在初談時選擇諮商師

今年初,前工學院學生會會長林宗穎在校務會議上提出成立學生輔導改革委員會,此委員會已於這學期召開三次會議。希望針對人力及流程制度進行改革。首先流程制度部分,為使需要協助的學生分配到符合自己需求的諮商師,心輔中心已增設各老師的專長領域列表,幫助同學預約初談時選擇。

 

此外,會中也決議在初談時由老師進行分案,進一步協助同學釐清自身情形,並配對適合老師。然而,參與會議的學生代表周允梵及許軒瑋認為實際初談定位仍不明確,不知是先確認同學狀況再轉介,或是由分案老師開始諮商,認為學校可清楚地將初談設計為分案環節,如由一人負責分類,幫助學生依據其狀況配對具相關專業的老師。

 

針對初談的機制,心輔中心的黃宗正主任及連玉如老師說明,多數台大學生期待在初談中便能解決他的問題,因此諮商師很珍惜在初談的機會中全力提供學生協助,並且認為,初談其實便是諮商歷程的開始,而在談話中發現學生需要持續的協助,則會進行持續的諮商或轉介諮商。對於學代提出的分案方法,黃主任認為同學們的狀況其實錯綜複雜,有時不能在一次談話中就進行分類,也無法將同學狀況直接歸因於一個問題,並由擅長處理該問題的老師負責,認為這是過於理想的提案。

以上的討論著重於如何妥善利用心輔中心的人力資源;但若回到最根本的問題,心輔人員如果持續不足,討論人力配置根本沒用。因此,學務長陳聰富提出一個類似師大專責導師的制度作為選擇方案。

專責導師制度是否可行  宛如高中教官「無微不至」的存在,你願意嗎?

「專責導師根本形同虛設,其實根本沒大家想的那麼美好。」記者問到師大同學對於專責制度,同學這樣回應。

師大的專責導師制度為何?也就是一般導師外,在每系增設專責處理學生生活輔導、特殊事件的導師,導師們的背景從社工諮商到校安皆有,經費則是從教官退任和導生費中撥出。專責導師會主動關懷學生,並舉辦班會、職業參訪等活動,但學生代表周允梵則提到有師大學生認為此制成效不彰。

至於學務長提出的方案為設立學生輔導專員(以下簡稱學輔專員),與師大不盡相同。希望以院為單位,配置具心理、社工背景的人員,擔任個案管理師的角色,主動去關懷學生,並和院系所、心輔中心皆有緊密連結。

至於,個案管理和心理諮商有何差異?

黃主任說明諮商師透過談話陪伴學生一起解決問題,但當學生情形較為嚴重,他的狀況不會因為談話安定下來,這時便需個案管理師介入,聯繫學生身旁的家庭、同學、甚至宿舍,共同維護同學。個案管理師除了心理上支持學生外,也會視情況聯繫學生周邊相關的人,一起來協助學生。

兩位老師都認為學輔專員的制度是很好的構想,他們期待學輔專員能協助原先導師,提供學生主動的關心,並在平時對該院系學生進行初級及二級預防教育。黃主任認為仍有部分學生有心理上的狀況,但不願前來心輔中心,而學輔專員的存在,對只待在系上同學來說,是更易接觸的資源,學輔專員也能填補處在末端、無法顧及全校學生的心輔中心的角色。連老師則說這制度象徵將全校心理安全的工作交由全校來努力,透過學輔專員和心輔中心串聯,或許再連接系上有受過peer訓練的同學,將系統資源整合,以形成綿密的守護網。

 

制度經費來自導生費,但實質制度規劃仍舊不明

詳細方案仍然模糊,最近一次的會議是針對這個構想,請列席各院院長撥出部分導生費作為經費,至於為何財源僅能來自導生費?學代直言學校已無其餘資金支應這筆費用,這也是心輔中心長久以來,人力未補齊的主因。又若資金能取自導生費,為何不直接拿去增設諮商師,而要創建一個不知何時才能實踐的制度?則是因為學務長認為導生費之目的,是給導師輔導照顧學生的合理回報,如果將導生費挪用成心輔人力的費用,導師本身的負擔並不會減輕。

基本上,各院院長達成提撥導生費的共識,但各自仍然對此制度有太多期望疑慮,有的希望學輔專員不僅能夠諮商及個案管理,甚至提供法律諮詢,也有的認為學輔專員會和原先導師責任劃分不明,至於最為重要的問題:成效會如何?黃主任認為此願景是可以達成的,而制度若實施之後,心輔中心的業務量也只會加重。如此似乎又回歸到了中心本身人力不足的問題。

根據黃主任的說明,心輔中心已於近期增加了三位諮商師,也預計於年底前再增加兩位,再加上台大生師比低,因此向教育部提出申請幾乎都能獲得補助。中心內部本身人力資源正逐漸補齊,隨著制度的改革,希望給予台大學生更好的心輔服務。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