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可以定義她是誰,她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所有可能性—— One-Forty創辦人吳致寧專訪(上)

撰寫、採訪/周承澤、張哲浩、黃妍心、邱楚玉
攝影、剪輯/周承澤

你知道60萬、40分之一分別代表什麼嗎?60萬是在臺灣的外籍移工人數,而40分之一則代表他們佔臺灣人口的比例。你聽過One-Forty嗎?這是一個臺大工管女孩與夥伴一起創立的移工商學院,藉由這篇報導,花火希望帶大家看看吳致寧在臺大的成長、聽聽就在我們生活周遭移工的故事,以及吳致寧如何藉由自己的所長與努力改變社會。

不一樣思考社 全新的看事情方式

大學時期,吳致寧加入臺大不一樣思考社,在這裡她學到了全新的看事情方式以及不同的思考精神。「以人為本,要真的去了解你的使用者需要的是甚麼,而不是你認為他需要甚麼。」在幫助移工朋友時,她們花了許多時間去傾聽移工們真正的需求,並根據這些需要為他們設計了相應的課程。「先做了再說的prototype精神」也讓她「不會怕失敗,因為會很習慣第一次交出去的不會是完美的版本」例如當時得知移工朋友想上商業相關課程,她們就立刻設計了一個較為陽春的版本,請移工們來試上,得到回饋後,再對下一個學期的課程做修正,一次又一次的調整,使One-Forty設計的課程,能更加貼近移工們的需求。這樣的態度看似簡單實際做起來則難,吳致寧說:「尤其是臺大的學生,會很容易追求完美,害怕失敗,常認為自己一定要準備到完美才能呈現出來」,在One-Forty裡則不然,秉持著這樣的精神,她鼓勵團隊勇敢地去失敗,先嘗試執行後,再針對不完美處進行檢討與修正。

創創學程 「奇怪」的人、「奇怪」的事

大學時期,吳致寧發現身旁許多同學其實不知道未來要做甚麼,卻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只因為他們認為讀甚麼科系未來就要做甚麼;而同時,吳致寧也參加了一些校外的分享會,在那裡,她遇見許多從事與本科系完全不相關的事情的人,「說起這些有熱情的事,他們的眼睛會發光」吳致寧說。在創創裡,每個人都要執行一個專案,於是恰好有機會將這樣的想法付諸實行,在一學年內,她辦了十場分享會,邀請許多正在做「奇怪」事情的人,來分享那些與他們本科系相差甚遠的理想、目標、職業。她說:「我希望臺大的學生知道,你念甚麼科系不一定未來就要做甚麼事情,跟別人不一樣其實不難」。雖然創創的全名為「創新創業學程」,當時吳致寧加入創創並不是為了要創業,而是想要學習其中的課程,認識不一樣的人,這樣的過程中,她遇到了許多非主流人,當身邊圍繞許多「奇怪」的人,各自依著自己的目標向前,不一樣就不再顯得特立獨行。

海外經驗 價值觀的轉變

喜歡旅行的吳致寧曾遠赴土耳其當志工,那是她第一次接觸伊斯蘭教徒,原本覺得覺得害怕,但實際相處後,接待吳致寧的當地家庭翻轉了她對伊斯蘭教徒的想像,原本的害怕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他們愛乾淨、親切的一面。

吳致寧也曾在美國打工,當時的斯洛伐克同事很愛偷懶、動作很慢,令她感到十分反感,直到有一次,斯洛伐克的同事約她去看煙火,聊天時那位同事用真誠的眼神對她說:「我覺得我是這間店裡最認真的一位員工,不知道為甚麼老闆竟然不喜歡我……」,驚訝之餘吳致寧了解到原來我們不能用心中的那把尺去衡量別人,她說:「我才發現我不能夠用自己的價值觀套用到別人身上,因為我所認為的好或優秀套用在別的文化脈絡下不一定也是如此,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對於好跟壞、成功跟失敗的定義,我在臺灣學到了一種,但在這個世界上可能還有千百種。」了解到這樣的道理後,吳致寧在做選擇上變得比較不受到社會的限制,因為她知道,這個社會給她的定義並不是唯一的定義,還有更多的可能性應該由她自己做決定。

離開,只是為了去嘗試

她曾經延畢並打算去四川交換,後來卻放棄交換而接下在實習公司的正職。看似定生活正定下來時,她離開公司,在兼職接案子過程中認識到了移工的問題。她喜歡創造新的東西並去願意嘗試看看,也喜歡快速變動的環境,這樣的性格讓她清楚知道自己是適合走上創業這條路的,加上認識一位印尼女孩Yani,讓吳致寧決定創立One-Forty移工商學院。

繼續閱讀,請往:「用我的幸福做些什麼」——One-Forty創辦人吳致寧專訪(下)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