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真的安全嗎?——校園黑暗角落大搜查】

採訪、撰寫/何品謙、邱楚玉、高虹均
編輯/何懿珊

前段時間臺大校園發生了兩件事,一是學生遭校外人士持甩棍毆打,二是研一舍的潑酸事件,一時之間「校園安全」四個字又再度浮上檯面,成為校方與學生不得不正視的議題。花火將在近幾週的文章中探討五個關於校安的不同面向,希望藉此洞悉校園安全體系中的漏洞、追尋負責單位、並問責以及要求改善。在這五個專題中,迫在眉睫並且深深困擾著學生們的問題,便是校園中那些光亮難以觸及的——校園黑暗角落。


日落後校內各處路燈是否提供足夠的照度,一直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對於部份同學來說完全能自如行駛的光照度,對其他同學來說卻是寸步難行。截至完稿前,張貼在 FB 社團「NTU 台大學生交流板」、共計 591 則回覆的問卷中,「在這些較為黑暗的角落是否曾經感到害怕不安?」這項是非題「是」的比例達到 60.4%;而依舊有 6.8% 的答題者在這些較為黑暗的角落遇過騷擾或令其不安的事件,足見夜裡的校園仍不是百分百友善。

上圖為簡答題「校內有沒有你認為光照不足的空間?」累計五筆以上答案的統計圖,舟山路作為唯一超過五十筆紀錄的空間,可以想見其改善的急迫性;總圖周遭的照明度亦為人詬病。作為表單中少數因內部空間被批評的建築,社科院在設計上走黑灰色基調,其沒有窗戶的走廊在日落後便成為黑暗角落之一。晚間六點半至七點左右,社科院西側的剪刀門便會上鎖,電梯也會設定為必須持卡感應才能上樓;夜間的警衛會在晚間八點巡視全棟,凌晨一點時再巡視一次並關閉所有公共空間的燈;一樓警衛室擁有全院 112 支監視器的畫面,唯其中五個是黑屏,警衛表示可能是壞掉尚未報修或是原本便未裝設。看似安全的社科院在黑夜裡仍然有發生治安問題的漏洞。首先,並不是每個角落都有裝設監視器,一些視線上的死角容易藏匿犯罪者。又儘管到了夜間,電梯及樓梯都有關閉不開放的規定,警衛卻透露安全梯平常僅將一樓上鎖,所以當教室有租借舉辦演講,而開放電梯使用時,有心人便可到達三樓,並藉由逃生梯在社科院各樓層自由移動。

 

一路之隔的黑森林佔據了法律系館外的大片面積,每到夜晚便是一片漆黑,實際走訪發現內部光源為零星的低矮燈柱。對於常在附近活動的學生而言,走進黑森林的原因之一為利用其間小路通往法律系萬才館;相較於另一條得穿越霖澤館的路線(下稱大路),前者對於單車停放於新聞所對面的同學而言無疑是省時的選擇。然而筆者在街訪當日仍能見到不少同學「捨近求遠」,綜觀對答過程其原因包括:道路泥濘、不順路和夜晚光照不足;但部分受訪者亦提及大路的光照不足,尤其道路外側(相對於靠近黑森林的內側)存在另一低於大路水平面的單車停放空間,整側的黑暗勢必給予用路人一定的通行壓力;至於「夜晚的黑森林對於經過的你有什麼影響?」無論受訪者認為影響為何,他們都表示如果可以改善,最希望儘速提高照明度。

 

與黑森林同為綠地開放空間的醉月湖,其周圍不久前完成景觀規畫。白天為校園美景一角,然而周遭燈照設備卻非常不足,對於夜間用路人是為一大隱憂;再者附近的生態池與醉月湖部分外圍並沒有設置足夠緊密的欄杆,僅以間隔寬鬆的木頭柱子與鐵鍊作為防護裝置,然該區域與道路相近,若路人、小孩或單車騎士稍有不注意而發生意外,光照不足及防護設施匱乏將會是一大歸咎對象。

 

筆者曾就上述兩地的照明問題前往總務處營繕組,負責人李添福表示黑森林與醉月湖根據校規為控制光害區域——可參照〈臺灣大學校園戶外燈具照度規範〉(下稱照度規範)——為給予兩地豐富動植物生態足夠的的夜間休息空間並減少人為干擾,附近的燈光亮度與均勻度都有所規定;且總務處營繕組僅為執行單位,若要增設照明設備仍得先行修改相關規範。事實上,〈照度規範〉第一點便寫明校內照明應兼具「夜間安全、自然生態與能源節約」三方面,部分空間僅有相對於校外而言較低的照度與設備密度也是無可厚非。或許該思索的是何以學生的主要移動空間會比鄰校內的照明管制區?黑森林醉月湖作為〈2009 年臺大校園規劃報告書〉中「維持美麗校園及永續經營之重要基礎」的綠地開放空間,並不應該凌駕於校園安全之上;又,李股長提到校方確實有過校內安全通道的構想但不了了之。或許在類似的規劃完成以前,我們只能接受這一現狀,並在每一次晚歸時祈求自身的好運。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