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真的安全嗎?——警察與校園不可言喻的矛盾衝突:論警察究竟是否應該進入校園】

採訪、撰寫:何品謙

「中國新歌聲」在臺大田徑場舉辦活動引發校內學生與校外人士衝突一事至今已將近半年,事後檢視當日紛擾各自的源頭,其一便是警方在「校園自治」的前提下不便直接進入校園,故無法第一時間協調衝突雙方,最後衝突升級並出現傷患。作為一項神聖原則卻使學生遭受人身威脅,乍看之下「罪大惡極」的校園自治有何法源依據?又該如何避免——如同這次的事件一般——威脅到校園安全?

 

《大學法》第一條便開宗明義提到︰「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其精神可以追溯至憲法對人民講學自由的保障;至於所謂「法律規定範圍」,其一便是由內政部頒布的《各機關學校團體駐衛警察設置管理辦法》(下稱《駐警法》),允許大學申請設置駐衛警察——即駐警隊——來維護校園安全。實際走訪校內駐警隊,隊長丁履純坦言這次衝突確實暴露了該隊與附近警察分局缺乏緊急聯絡管道的事實,也表示未來當勤指中心接獲來校內的電話通報時,除了一貫的轉告大安分局外,亦會通知校內駐警隊以便兩方同步出動隊員;若校內再次舉辦類似「中國新歌聲」的大型活動,分局將分派一位警員至現場作為聯絡官,方便當局掌握即時消息。

 

除了《駐警法》,警政署更在今年九月訂定「警察人員進入校園執法相關機制」,雖說此機制確實使校園自治更進一步,但在執法方式中提到「因偵辦校園內之刑事案件,而須主動進入校園前,應先行知會校方聯繫窗口(主任秘書或學務主任以上層級)…(下略)」,其聯繫窗口所需層級之高使得緊急聯繫窗口成為必要的配套措施;試想,臺大主秘及學務主任以上層級僅包含一位校長、三位副校長及另外十四位行政單位的首長,一旦出現需要警力盡速支援卻又無法聯繫上任一窗口的情形,警方便面臨即時進入校園來盡速保障人民安全(違反程序),或另謀他法(依照程序)的兩難;當然,不排除臺灣確實存在能良好適用此機制的學校的可能,但若說必定要訂定一項相關機制適用於所有的學校,那將各校園的現實面納入考量應當不為過,否則將學校依合適的條件加以區分再分別訂定或許是更好的作法。

 

事實上此機制的初衷得以從《大學法》第一條窺見端倪,其試圖保障校園自治的目的在於維護學術自由,確保學生為各自關心的議題發聲時免於遭受人身安全上的威脅,當年傅斯年校長之所以說出「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多半也是此一信念的擁護者。故依此脈絡進一步思考,適當的機制應當能在充分防範任何人得以警力介入校園學術自由的前提下,最大化地維護校園安全,而唯有警方與駐警隊各司其職方能實現後者;丁隊長也提到臺大駐警隊依現有人力及資源尚能負荷平日勤務,但突發的嚴重事件仍需大安分局協助。

 

綜觀這次「中國新歌聲」的事件,不難發現許多制度與程序仍充滿瑕疵,無論是駐警隊與附近分局的缺乏聯絡管道,又或是致使活動現場缺乏警力支援的機制,在在都侵害著校園理應神聖不可侵犯的學術自由;若是無法保證學生在未來陳抗、表達自身立場的同時安全無虞,那為了建立一個能被普遍認同的社會,我們還得流多少血?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