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課座位爭奪戰!沒選上課的同學到底可不可以坐座位呢?

撰稿/何品謙

 

伴隨新學期而來的是加簽期間的教室座位風波,部份校內學生認為︰有意加簽的學生應當在教室「座無虛席」時轉讓修課學生座位;相關議題的臉書貼文亦在校內交流版上掀起一波討論。對於筆者而言,只要具備在教室中上課的權利,學生皆享有同等的座位權——上述結論得從教室空間切入來逐步得出。

 

關於教室空間的相關權利,可以從〈國立臺灣大學教學館教室借用管理要點〉窺見端倪︰開開宗明義表示此要點之訂定基於「教務處」管理教學館教室借用之需要;因此在教務處作為校方劃分行政權責的層級之一此前提下,我們可以合理相信至少在教學館教室的「管理權」上,校方佔有一席之地,並將「臺大校內的教學活動對教室的使用」理解為校方提供教室作為教師教學之用。值得一提的是,要點中存在「本館教室供本校教學優先使用」,顯示教室——至少在教學活動上——是由校方主動提供而非被動接受租借。

 

上文所提到的校方提供教室作為教師教學之用,可以說等同於「校方承認在教學活動的範疇中,教師有對該教室的使用權」;換而言之,在校方承認的教室之中,教師願意如何上課(行使使用權)皆基於其意願——當然這使用權絕非毫無限制(行之有年的不提,新開課程同樣需要經過課程委員會的審議)但顯然有模糊地帶,例如:規定學生上課時的姿勢是否在範疇之中,像是規定必須站立?若是教師有該規定有助於精神專注等好理由呢?對於旁聽人數的不限制是否如同默認︰部份具備上課權利的學生必須站立?關於上述問題,看似合理的規定卻可能在更可信的理由反對下不堪一擊——可見對使用權的限制所需的並非明文規定,而是有效的監察辦法,或許校內學生能參與的教學評鑑稱得上其中之一。

 

然而,儘管教學評鑑不失為一條表達自身意見的管道,在教師評鑑中佔據的比例卻端視各學院訂定的施行細則,乃至部份學院並不採計作為評判標準之一,使其最終影響往往是促使教務長桌上一份「待改進課程的資料表」的誕生。在學生缺乏有效的監察辦法下,若我們同意教師規定或默許教室中的加簽情形確實在使用權的範疇之中,即便有學生對於相關的座位情形提出反映,若是教師打太極也無能為力;雖說如此,目前仍舊普遍承認相關規定或默許包含於使用權,那麼本次議題便牽涉到學生加選期間的身份。

 

毫無疑問,在初選階段入選的學生以其修習生的身份自然具備在教室上課的權利;而作為曾經——例如︰以電子郵件——詢問可否加簽並經教師同意(等同同意其以加簽為由旁聽)的學生,則在加簽期間以旁聽生的身份具備同等權利。至於未曾詢問的學生,一般而言,則否;然而,若是教師在加簽期間的課程中曾有︰未曾寄信的同學出於教室容量無法加簽、只要有意加簽的同學可以如何取得授權碼等發言,由於其在告知加簽相關事由的同時,間接允許或默認有意加簽但未曾詢問的學生在教室上課(否則相關發言的對象不在教室中),故在此情境下的他們同樣具備如同前兩者的權利——這便是癥結所在,由於教室使用權包含規定或默許加簽情形,教師有權利使三種身份的人數在加簽期間超過教室座位數量,例如在課程網明文規定加簽必須以電子郵件先行告知的情況下,若是教師同意作為加簽旁聽生的人數與修習生人數的總和大於教室座位數,勢必有學生無位可坐,然而這情形僅是教師在加簽期間對教室的使用權行使。

 

總而言之,由於三種身份的學生具備平等上課權利,若是我們 同意教師能自訂教室中的加簽情形,在人數總和超過教室座位數量的情形下,任一身份的學生要求座位優先權都並不合理;故若是加簽期間對座位有任何疑慮,最直接的作法便是向教師反映——教師出於自身對課程品質的要求多半不介意(也有權利)在能力所及內改變;若是反映無效,就現行教學評鑑的作業流程來看,或許可以期待課程評鑑委員的努力吧。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