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之聲黃丹尼,讓上百位運動員說自己的故事

撰稿/張友謙

 

「歡迎收聽飛碟電台,幽浮Sports秀,我是黃丹尼……」爽朗的笑聲,溫柔而渾厚的嗓音,如果你有收聽廣播的習慣,又是飛碟廣播電台的聽眾,這對你來說一定不陌生。

600多個日子裡,雙金主持人黃丹尼採訪了百位的運動員,從最熱門的棒球、籃球到台灣幾乎沒人從事的美式橄欖球,黃丹尼扮演一個不說故事的說書人,讓運動員傾吐辛酸血淚、成就與榮耀。

身兼飛碟電台主持人及秀傳醫療體系行銷總監的黃丹尼(本名黃柏文)27日傍晚於國立臺灣大學體育館演講。黃丹尼講述如何從金曲獎得獎藝人踏入廣播業;如何透過廣播媒介推廣自己喜歡的體育;又如何透過體育節目將運動預防醫療觀念及知識播送給一般民眾,獲得廣播金鐘獎肯定。

我喜歡表演、喜歡自己的聲音

黃丹尼以重唱團體B.A.D團員身分出道,初為歌手的前幾年,演藝圈的生活不穩定,收入微薄、工作時間時長時短。直到2002年(出道的第3年)終於獲得金曲獎肯定之後,演藝事業才有了突破。

即使手上有兩個主持節目、通告邀約不斷,黃丹尼還是抽出時間報名了飛碟電台DJ的面試,在800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我喜歡表演,喜歡自己的聲音,在那個年代藝人都往電視發展,我卻想要透過廣播與聽眾即時互動。」

黃丹尼回憶起踏入廣播業的時刻,臉上充滿了喜悅,「我那時候沒日沒夜的工作,做的都是我想做的東西,心裡非常愉快。」若將演藝圈比喻成繁忙的城市,黃丹尼就好比在城市奔馳的跑車,事業蒸蒸日上,跑車的速度也愈來愈快。

咬牙硬撐 身體亮紅燈

但是,高速奔馳的跑車眼看要通過路口時,號誌燈突然變成了紅燈,剎車已經剎不住了。

「有一天我在錄電視節目,棚內的燈一打起來,我就覺得自己好像發燒了,但還是咬著牙撐過了整場錄影。」一轉先前興奮的語調,黃丹尼的語氣突然變得平靜而緩慢。「之後跟醫生父親講了身體狀況,安排抽血檢查,隔天接到電話,就馬上回醫院我得了猛爆性肝炎。」

「我的肝指數最高飆到了3000(一般正常值約40),」黃丹尼休養、治療了1年之久。身體康復後,手上的主持棒卻早被取代。但黃丹尼看清了一個事實:我喜歡表演卻不喜歡當藝人,廣播、行銷都是表演的一種形式。

黃丹尼決定繼續主持廣播節目,但放下了演藝事業,回到父親黃明和創辦的秀傳醫院擔任行銷工作。「演藝圈給我很多啟發,時機稍縱即逝,但『咬著牙去做』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黃丹尼說。

沉澱,變成一個讓別人說故事的人

黃丹尼大病一場後開始思考:自己喜歡做什麼?要怎麼做?要怎麼說服別人一起做?於是他從做了十多年的廣播著手,開播「幽浮Sports秀」。

「我告訴來賓今天不談技術、不談數據、不談wikipedia找得到的東西,我要他們告訴我一些我不知道的故事。」黃丹尼訪問的策略很簡單,在節目裡「懂裝不懂」。如果要讓運動變成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只是時尚,那就必須有人替一般民眾問清楚。因此,黃丹尼會替聽眾追問選手內心深處的故事,希望聽眾把運動員當成職業的選擇,並且讓運動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新媒體蓬勃發展的世代,黃丹尼對於運動廣播節目的素材有獨到見解,「很多人不懂我為什麼要選擇廣播,廣播不像電視或其他媒體這麼賺錢,但也因此也就不用有這麼多商業考量,我們可以請真正想要的人來講他們的故事。」

運動預防醫療 連結生活與運動

他也認為,廣播能推動「運動預防醫療」的概念。一般體育主播沒有freestyle、沒有廣度只有深度;由廣播DJ來談體育可以在節目最後的運動小知識,吸收一些先進的運動醫療知識。

黃丹尼在聽過了上百個故事之後,發現台灣運動最缺乏的就是運動預防,普遍民眾都是受傷以後才到醫院就診,許多選手也是在受到運動傷害後,才復健、動手術,「那對運動的人太不公平了,每次馬拉松活動過後,秀傳醫院的門診增加23成。」他表示,如果能在賽前做足準備,就不會浪費這麼多的醫療資源在後續治療上。

「運動生活要怎麼促進健康?」黃丹尼重複了觀眾提出的最後一個問題。他舉例,假使一個普通人想要參加隔年的東京馬拉松,在一個整合好的運動醫療預防體系中,可以透過醫師、物理治療師和健身教練的規劃及訓練,最後達成馬拉松完賽的目標。而當運動成為了自我的挑戰,在訓練過程中身體變得健康,就是運動等於生活的體現。

周末閒暇之餘不妨打開收音機,在每周日的下午四點轉到飛碟電台,你會聽到一個溫柔渾厚的嗓音,帶著運動員的故事與最新的運動醫療知識,讓運動逐漸成為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是黃丹尼,我們下周見囉!掰掰!」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