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季專訪】「回憶」與「日常」——藝術不再有距離

撰稿/訪問:蔡亭妍

第二十四屆臺大藝術季《憶常》於昨日正式畫下完美的句點。

本屆藝術季以「回憶」與「日常」兩個面向為起始點,帶領人們思考藝術在我們生活中的地位,力圖消除藝術這個詞給人的沉重與距離感。藉由現代舞、劇場、互動式展覽、裝置藝術等形式,我們可以看到台大同學充沛的創造力以及想像力,而今年也邀請外校團隊(臺灣科技大學及臺灣戲曲學院)的作品進駐,使創作內容的豐富度與多樣性向上提升。

花火特別專訪了本屆藝術季的總召,政治系二年級的鄭宇傑同學,請他分享這八個月以來籌備的心得與感想,以及一些個人觀察。

Q:是什麼契機使你決定投入藝術季的籌辦?

A:我在去年藝術季《變形》擔任學術部成員,而我所參與的專案是拍攝打破憂鬱刻板印象的影片,在與許多不同人接觸之後,我得到許多感動。所以希望把當時我在創作作品時的感動,傳遞給身邊的其他同學,讓他們留下一個特別的回憶。

Q:這次藝術季有沒有和往年特別不同的地方?

A:在決定主題前我蒐集了很多同學的意見,其中蠻多人反映藝術季一直給他們很難以接近的距離感,因此這次其中一個最大的目標就是盡量使這些內容呈現與日常生活貼近。例如開幕式的《拾光隧道》,就是讓大家可以重溫從國小到大學的時光;又或是在學生活動中心播放經典歌曲的《音樂電台》,我們希望透過它們使同學們了解,其實藝術就是把我們生活中的某一個部分投射到某一個地方,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那麼無法觸及。今年我們第一次在藝術季開幕前一周,舉辦了藝術周,販賣周邊商品以及舉行抽獎活動來提升能見度。另外,與往年相比,今年的作品形式大多比較靜態、位置也大多擺在室內,但還是有放置在戶外的作品,例如設置在椰林大道上的《憶騎一繪》,體現了台大人在校內以自行車作為代步工具的回憶。

Q:你認為藝術季工作團隊的氛圍如何?在統籌上有沒有面臨到什麼困難?

A:團隊中的同學們都非常有自己的風格和想法,在各專案內部的氣氛是很融洽的,但因為藝術季的團隊非常龐大,所以在專案與專案、部門與部門之間或許就會有些陌生,在溝通上需要耗費不少時間成本。因此我必須和幹部們一起擔負起各部門之間的溝通,提升整體的運作效率。

Q:你個人對這次藝術季的觀察是什麼?

A:就我目前的觀察,或許還是很難讓所有人都產生「有參與到藝術季」的感覺,因為它是由一個個小活動組合起來的,假如一位同學完全沒有參與其中,那麼這些東西或許就不會對他產生任何意義或影響。但我覺得對於今年有來參與活動的同學,無論是參與創作或是單純來看表演和展覽,多多少少都會獲得一些屬於他們自己的感動吧。

「我們隨手拍的照片、隨意寫下的文字其實也都可以是藝術,」在訪談的最後,鄭宇傑說道,「當我們試著接觸和了解,或許我們就不會覺得藝術那麼遙遠了。」是的,每個人並非皆是畢卡索、安迪‧沃荷等大藝術家,但若我們願意用心去體會生活,並嘗試將這些體驗以某些方式呈現出來,人人都可以成為一位藝術創作者。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