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非所用?臺大學生轉行,為自己勇敢一次:楊易修的《未竟之路》

採訪、撰稿/江國田、林子晴

臺大財金系,畢業不進入金融機構,重新學音樂創作⋯⋯
臺大戲劇系大四生,卻要簽約成為饒舌歌手⋯⋯

他們的人生看似叛逆,卻充滿深思熟慮的勇氣。在社會期待下,人們總會忘了決定權永遠在自己身上,用什麼態度看待自己,往往決定了如何看待世界及如何做好一件事,也決定了未來會站在什麼位置。 

配樂作曲家楊易修以及饒舌歌手許時,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卻有著共同信仰「我要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在藝術的道路上,他們面對的是未知,和社會上的「叛逆」標籤,他們的離經叛道,是他們深思熟慮後的決定。

選擇的勇氣,來自生命的積累,每一個點,連成一條他們將繼續向前行的線,在「做自己」這一個人生目標,他們從未為自己設限。「選擇」很難,非有一套公式可以遵循,且看這兩位臺大人如何理解內在的想望,如何「做決定」。在轉行這條道路上,又經歷過什麼努力和犧牲,才能成為現在的他們。如果你也憧憬他們的抉擇,你會不會再為自己勇敢一次?

 

[楊易修小檔案]

學歷

  • 臺大財金系畢業
  • 現就讀臺北藝術大學「跨藝合創音樂學程」

經歷

  • 入圍臺北市電影委員會第一屆影視音創投會配樂創作者
  • 金馬獎配樂家曾韻方之專案助理
  • 入選柏林《Pop-Kultur Nachwuchs》新秀藝術家交流計畫

作品

  • 2015年發佈首張個人創作專輯《未竟之路》
  • 國泰人壽、五星級魚干女等廣告及電影配樂

 

頂著隨興髮型、戴著斯文眼鏡,身著深色休閒裝、肩揹黑書包,楊易修的打扮看起來就像一般常見的大學生,但他眼神銳利而專注,說起話來不大聲,動作也彬彬有禮,謙虛談吐間卻怎樣都掩蓋不住他的自信與才華洋溢。採訪初始甫坐下,楊易修就迅速地從書包掏出筆電準備受訪,更讓人驚訝的是,他已在記者寄給他的訪綱下一一列出回答的要點,就連接受採訪都如此準備充分,令人印象深刻。

建中、臺大財金系畢業,楊易修正在北藝大「跨藝合創音樂學程」學習音樂創作,同時也是一位接案的作曲家。高中才開始對音樂著迷、大五決定轉行、大學畢業前夕就發表了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未竟之路》,今年二十五歲的楊易修已經接過大大小小的案子,從院線片到電視劇配樂,廣告音樂到劇場音樂設計都在他的創作範圍內,個人網站裡列出一項項彷彿獎牌般的作品展示。

他的轉行歷程,讓人不禁產生疑問:他怎麼會走上音樂路?而他到底如何做到?

 

晚熟的志向,早熟的態度

非音樂科班畢業,楊易修承認自己對音樂的啟蒙比別人晚很多。童年的音樂課是「被逼的」,「小時候?不喜歡學才藝,是一個『壞小孩』。」在小學學過鋼琴、小提琴及吉他但,直到升上高中,同學偶然邀約,加入民謠吉他社吉他老師隨口一句:「要不要學編曲?」他才真正開始對音樂引發興趣,甚至萌生作曲子的念頭。

高中音樂啟蒙,卻也還沒有立志以音樂為業。大學念第一志願,又是熱門科系,大一大二時楊易修過著充實的「大學生活」,參加學校、系上多采多姿的活動,之夜、營隊、迎新都不缺席,同時也努力在課業上拿到好成績。直到大三開始,他開始思考應該把握最後的學生時光探索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這時「音樂創作」才真正納入他的生涯考量,當時回顧高中作曲的夢想,決定在畢業前發行自己的專輯。

比起許多音樂人楊易修非常晚才決定要做音樂,但是起跑時間延遲並不意謂著一路落後,楊易修付出比他人多好幾倍的努力。大四才開始,短短兩年內他把臺大所有音樂相關的課程都修了一遍,善用臺大圖書館珍貴的音樂資源,旁聽不同學校的作曲課、指揮課。他強迫自己持續的寫歌,開出清單讓自己將可參考的電影戲劇都一一看過,記下腦海裡浮現的每一小段旋律。每次接到配樂工作案子都是寶貴的成長經驗,他也厚著臉皮拜託教授聽作品給建議,和同學朋友合作錄音累積作品。

大學畢業之際,楊易修才正式決定想要以音樂為職業。大五上半年他到維也納當交換學生,楊易修把握機緣投入大量時間鑽研歐洲民族音樂,他認為,自己說不定做得到。回到臺灣,他開始積極的接案,認真地累積作品。又在朋友偶然的建議下去考北藝大的跨藝合創音樂學程,現在能夠接觸到專業錄音設備與夢幻業界師資,他更是利用每一絲機會學習與茁壯,而這些追求,都是以對音樂的熱愛為燃料才得以不斷前進。

 

從高中到大學,一路累積與成長

討論到如何產生音樂創作的想法,楊易修興致勃勃地拿出他的「靈感筆記本」,打開筆記本,裡面滿滿潦草的鉛筆字跡,有些是用獨門簡譜紀錄的音樂旋律與動機,有些則是鑽研樂器配置的表格。楊易修表示,他從高中開始就有在筆記本寫下靈感的習慣,「我有想法都會寫下來,有些動機很早就有了。」儘管看似大學後半段才開始嚴肅看待音樂創作與專輯發表,其實楊易修早從高中就一路累積創作實力與材料。


楊易修的靈感筆記本

當被問及在臺大的日子對他與他的音樂有什麼影響,楊易修毫不猶豫地說:「多元的環境。」學校裡各式各樣的科系、人群與專才,讓他學習認真看待不同學科與知識,養成主動學習的習慣。雖然在音樂路上較晚起步,累積人脈的進度比較慢,但反而能接觸到更多不同領域的人並開闊視野,他認為走這一遭也相當值得。

另一方面,大學期間他特別喜歡修習不同科系的基礎課,因此對許多知識體系與學問都有所認識,大學讓他培養出認真看待萬物背景知識的研究精神。此外,多元環境也有助於培養溝通能力,甚至建立「隱形人脈」,讓楊易修在創作的路途上或是與他人合作,都能夠順利進行。

 

我就是持續「做」而已

臺大財金系畢業後投入音樂創作產業,讓許多朋友、同學、師長跌破眼鏡,驚訝之餘也多半給予祝福。但是問及他真的如此意志堅定?他說「懷疑嗎?我每天都懷疑啊!」即便他有了不錯的成績,楊易修自承還是每天都會懷疑自己的決定。但是他也坦白地說,這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決定。無論他是誰,畢業自哪個學校,這就是一個選擇,他希望所有人能夠平等地看待他人的選擇。

幸運的是,除了禮貌性的祝福,也有許多師長、同儕真切地關心他。但即便朋友圈有著開放、彈性的思想,他還是有一道最溫柔同時也最困難的關卡必須去突破──說服家人。

雖然家人在小時候要求他學琴,「我想做音樂!」還是在家中投下一枚震撼彈。楊易修的家人一直抱持著「支持但不鼓勵」的態度看待他的職涯選擇,儘管家長口口聲聲要他利用財金專業找到一份穩定工作,亦時常因此產生紛爭,但楊易修大大小小的展覽、作品發表與展演場合家人都會到場支持。為讓家人減少質疑與不信任,他接下一個又一個案子,讓家人看見成就,每每工作收入入帳,他也會滿意地讓家人看見。除了展現工作成果與薪資使家人安心以外,他也笑著承認繼續念書,在北藝大就讀學程是對家人的緩兵之計。

 

pastedGraphic.png
翻攝自楊易修臉書

 

《未竟之路》是楊易修首張創作專輯的題名,表達出不願跟隨他人流入平凡與庸碌的倔強,其中一首曲子〈不過是〉歌詞就宣示這樣的思維:「揮揮灑灑多少年華,只為日子不再荒唐,閒情逸致等明天吧,真的嗎?」音樂創作曾經只是楊易修高中時期的微小念頭,幾年後卻成為築夢踏實的現在進行式。

「要積極嘗試,有資源的時候好好利用,冤枉路還是要走,我們能夠辦到的就是持續地『做』而已。」這是楊易修對同樣有志轉行投入藝文產業者的忠告。

在屬於楊易修的未竟之路上,他仍舊努力用「做」的力量實踐。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