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非所用?臺大學生轉行,為自己勇敢一次:不被「夢想」框架的饒舌歌手—許時

[許時小檔案]

學歷

  • 建國高級中學畢業
  • 現就讀 臺大戲劇系 四年級

經歷

  • 臺大嘻哈研究社 副社長
  • 現為TNL aka Taking No Loss 組織計畫成員

作品

  • 2016年,發佈首張專輯《許時好混》

 

隨著節奏搖擺身軀,嘴巴緊靠著斜舉的麥克風,快舌唱著犀利不扭捏的歌詞,表達反對社會環境壓迫的情緒。正就讀臺灣大學戲劇系四年級的許時,曾任臺大嘻哈研究社副社長,在2016年五月份與Duzs合作發行個人首張專輯《許時好混》,單曲《你太認真惹啦》更入圍了金音獎最佳嘻哈單曲,目前與角落娛樂公司簽約,可說是饒舌新星之一。

近日許時在他的臉書粉絲專頁公告將以饒舌歌手為正職,大學生成為副業的消息,「不管身份怎麼轉變,就算在各種考量的情況下,我還是我,我還是只唱真的事情,保持真誠對每一個人」。現代人生活背著沉重的包袱,靈魂與個體彷彿斷了線的風箏和操控者,各自在社會飄渺卻沒有一個歸處,而許時的創作就著重在擁抱靈魂的聲音,利用中文獨特的音韻,以一種幽默、詼諧、又如詩人的呢喃般,說唱出人生百態。直白的歌詞正是為了直接了當地揭穿人們的脆弱、恐懼、咆嘯、不悅等「真實」情感,讓飄忽不定的心靈在鼓動的節奏中尋得放肆的安穩。

 

我很混,但我混得很認真

專輯《許時好混》發行那年,許時只有20歲,作品概念述說許時在世俗眼光及自我實現中的穿梭,當同學在讀書時,許時在唱饒舌,當同學在辦營隊時,許時還是在唱饒舌,他的生活被周遭的人看作是在「混」日子。

社會對臺大學生的想像,是個下課後要去圖書館,假日該在家讀書的認真「好」學生,畢業後也認為他們應該從事主流認可的工作。但不同於大家印象中的臺大學生,許時在課業之餘,積極投入嘻哈音樂的精進,玩自己喜歡的音樂,許時認為,「我的好混,我並不覺得是浪費時間,我參加派對認識很多人,這些人無形之中變成我的人脈,是我的資產,我覺得我在『做自己』這件事一直都很認真」。

 在許時的作品中,看到的是一位懶洋洋的年輕人唱著狂野不羈的饒舌,但放下麥克風的他,也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跟大部分學生一樣,會盤算還有多少學分沒修完,會打聽哪一堂課好過關,也會抱怨學校大小事。

「我可以說我這個人很隨便,很多事情我都很隨便想到,但這些隨便想到的事情,我都很認真做。」許時看似能夠很隨意的做自己,但背後真的那麼容易嗎? 他又是如何打破框架,從臺大生跨足到饒舌音樂的發展?

 

臺大「人」教出的生涯態度

pastedGraphic_1.png
攝影/ 許時 提供

許時可以在大四還沒有畢業,就靠饒舌歌謀生,其實並非偶然,而是長期準備的成果。國中時,許時受到醬爆弟弟Soulja Boy的《Crank That》MV啟發,走進饒舌世界,「我看到醬爆弟弟在校長室跳舞的影片,深深被震撼到了,才開始去接觸饒舌寶典這種東西。」在建中求學時,許時加入口技社練習beatbox,更把臺大嘻哈研究社訂為考大學的目標。

如今面對藝術工作,他説:「我平常就是一個很隨性、玩很瘋、也不太容易被冒犯的人,但我覺得工作不一樣,什麼事情都要有deadline、都要有組織權責規劃。」雖然許時唱著嘻哈,但是做人處事和工作態度卻一點也不嘻哈,許時表示,與他合作過的朋友也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原來許時是一個私底下和工作完全不一樣的人。」在與公司協談簽約時,許時甚至主動撰寫一份計畫書與公司討論,如此的嚴謹和負責是許時對創作的堅持。

 許時認為,每個人有不同的嘻哈文化認同,「這樣講好像有一些刻板印象,但我必須直說,我在這個圈子混了一段時間,有很多人會覺得他們玩嘻哈,生活工作就要有很嘻哈的態度,所以他們並沒有好好在規劃他們的音樂或是藝術生涯,沒有做事情應該按部就班的觀念。」

而在臺大,許時很讚許他在臺大接觸的老師或同學都有組織管理的觀念,會思考如何進行一件事情、怎麼思考和分析架構,能夠掌握和提升效率及成效,「我覺得是一件很爽的事情,然後我就把我這套邏輯帶去做音樂。」

許時說,圈子裡流傳一句玩笑話是「做音樂可以很嘻哈,做人不要太嘻哈」,他認為跟「臺大人」學做事方法,對藝術工作很有幫助,就像籌劃一齣舞臺劇,每個人都要掌握好份內的工作,互相協調與合作,並且有能力承擔責任,謹守著這份態度是對事業和團隊的尊重。

 

夢想是一種框架,侷限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pastedGraphic_2.png
攝影/許時 提供

如同許時的創作《My Life Style Rocking》歌詞寫道,「駕馭我的人生我自己來掌舵,關關難過關關過,輕鬆過活全盤掌控,他們想太多,太過惶恐,害自己綁腳綁手,他們笑我活得隨便、沒有計畫、但我總拿榜首。」生活中人人都背負者許多刻板印象和標籤,但真實的自己並不能被他人左右和定義,「想做什麼就去做」是許時最想傳達的觀念,很簡單的話,卻是許多人做不到的,因為人總是夢想有一天會實現願望,但是卻未必能付諸行動。

對許時來說,夢想不是一個名詞,而是日日行動的動詞,所以他說他不喜歡夢想,「夢想這兩個字有時會很框架,侷限我要成為怎麼樣的人。」許時對未來的事情並不會有過多的假想,因為不應該為了追逐框架而忘了享受過程的學習。所以對許時來說,做嘻哈音樂並不是一個夢想,只是他正在做的某件事情,願意投入並沉浸這些創作以及自我對話的過程。

 

拋開他人眼光,想做什麼就去做

許時的父母皆為臺大畢業,歐洲碩士留學歸國,當年也都是臺大民權初步學會的成員,來自這樣的讀書人家庭,許時引述古人所謂:「讀聖賢書,所為何事?」形容家庭的教育理念。如同大多數的家長,許時的母親重視讀書,認為不應該去夜店喝酒搏感情,也萬萬沒想到許時會接觸有髒話夾雜其中的饒舌音樂。

在過去的創作中,偶爾會看見許時將母親不理解饒舌的話語寫進歌詞,不過許時仍會多與母親分享作品概念,許時說:「她的觀念很保守,但她不會強制別人按照她的觀念做事情。」

成為簽約歌手後,許時開始接觸高規格的音樂操作和專輯製作,母親意識到許時對饒舌投入的情感,是任誰也無法阻擋的炙熱靈魂,才覺得許時真的要當藝人了,有時甚至會跟別人開玩笑地說:「我兒子念建中臺大,現在要去唱歌了,笑死我了!」最終母親選擇陪伴,且不阻擋這份自由,如此的家庭教育觀念也形塑出許時不輕易妥協的獨立靈魂。

念臺大是臺灣教育根深柢固的最高成就,背負更多社會期待的臺大生,想要中途轉行,卻可能出現許多掙扎和煩惱,但是許時堅定地拋開社會框架,傳達出「我不一定是你想像的饒舌歌手,我也不一定是你想像的臺大學生,我就是我」的態度,所以念臺大和玩嘻哈是不會衝突、不會被拉扯的兩件事情,也不應該被他人指指點點。

只是,人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許時認為現代人最缺乏的就是了解自己想要什麼,還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許時說:「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困難是可以解決的嗎?其實當你一切想清楚了,就不需要擔心什麼。」所以在許時的經驗裡,當你決定要轉行或是做好一件事情,就應該盡最大的自我充實、建立人脈和多方面學習,不應該坐望成就憑空靠近。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花火編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