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人權?同志婚姻不是二擇一

同志婚姻議題延燒多時,激起許多宗教團體強烈反對,以一日一記者會、報紙大版面等方式號召反對力量,社群大眾也不甘示弱給予反擊,落成各說各話的僵局。筆者自祖父母輩就是基督徒,在學校受歷史系與社會系的訓練,信仰背景曾讓我受盡掙扎,教會公開且嚴厲地反對同志,同志朋友抵抗教會杯葛,教會要求我勸導對方,友人希望我離開教會「荼毒」,自己其實夾在價值戰爭的中間,最是痛苦。

我堅信沒有任何人要受到次等的待遇,同志的基本權利需要伸張。宗教團體用各式各樣理由反對多元家庭,真正的核心在《聖經》的記載,面對宗教團體散彈槍式提出的一系列理由(家庭價值、華人傳統、性解放),反應該直搗問題核心,究竟《聖經》怎麼記載同志為罪?又有什麼再解釋的空間?筆者希望透過自己信仰背景與社會學、歷史學訓練,講一個自己的立場。

・問題不在內容,而在詮釋

基督徒反同志的主因回歸《聖經》記載,主要源自《聖經》記載「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麼?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林前6:9),基督教認為同志傾向源於對神的不敬,「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1:26-27)。同志因對神不敬而被扭轉傾向,不能上天堂,同時《聖經》認為同志本身會「傳染」,「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羅1:32)。這說明為何基督教團體認為同志是並非先天產生而是後天造成,也解釋了為何會極力反對多元婚姻法案,因為他們恐懼一旦通過,社會上會有更多人被「傳染」上「罪惡」,讓社會更沉淪。

真是如此嗎?除了用「我不相信《聖經》」一句話回絕,我認為「經典的詮釋」是關鍵,不是因為書本客觀記載了什麼,而是因為人採用什麼角度去觀看。「君子遠庖廚」解釋為「君子不喜歡廚師」與「君子不願見殺生而遠離」,同樣文字,兩者意涵南轅北轍。《新約聖經》原文為希臘文,又距今兩千多年,翻譯、解釋都有很大灰色地帶,宗教團體斷裂擷取經文內容,忽略背後的歷史環境因素,真的體現經文的意思嗎?又同樣的,為什麼不討論《聖經》對女性的描述呢?「女人要沉靜學道,一味地順服。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摩太前書2:11-12)、「我願意你們知道,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林前11:3),宗教團體如何解釋才能避免矛盾、避免父權再現?既能用溫和的角度看待這段經文,看待同志為何不行?

歷史光譜來看,以《聖經》作為解釋的武器早已不是第一次,女權主義興起時,男性援引前述經文作為壓抑女性權益的神聖依據;廢奴運動時期,保守者引用《聖經》主張奴僕必須存在,在經文中正常且正當;也有人援引《聖經》反對美國跨種族婚姻,認為這破壞上帝對萬族的秩序,而至今許多人反對同志婚姻,高喊「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處理」,這與1960年黑白種族隔離政策的口號如出一轍。這些改革過去曾被認為是褻瀆、沉淪,你或許可以說:「喔,那是當時他們不懂經文,解釋錯誤。」試問,我們此刻就站在歷史的制高點了嗎?

社會學家高夫曼說「正常的,或者是受汙名的,並不是人,而是觀點」。人彼此之間存在著差異,不同的膚色、不同的性別、不同的性向,而我們能站在「正常」的這一側,只是幸運地沒有被時代、社會指認為「不正常」的一群而已,黑人、女性,乃至不同政治主張、不同信仰的人們,已從曾經的桎梏中解下汙名的枷鎖;同志,作為一種「不同」,什麼時候才能脫離「罪惡」的凝視呢?當我們用各種手段試圖拖住同志的汙名,是不是反一步步將基督徒拖進汙名的漩渦中?

・妖豔化的他者?同志形象的反思

在一個不常接觸同志的環境,如筆者的祖父母輩,同志往往牽連著「奇裝異服」、「裸露開放」等形象,至今許多團體仍把愛滋病、性解放與同志掛勾。而同志何以背負這些特異的刻板印象呢?事實上與同志運動的過去脈絡有關。

同志運動始於1990年第一個女同志社團《我們之間》成立,面對當時媒體的汙名化、社會的陌生,同志運動最大目的在「被看見」,透過實際的現身搏取媒體關注,從而扭轉社會印象。二十年過去,從同志大遊行越發茁壯、更多藝人願意助陣等現象,可看出同志「被看見」的目標已經達到。但同時,同志形象也因爭取關注而附上代價,不論國內外,同志大遊行仍複製著「特異唯美」的標籤,愛好腥羶的媒體仍未放棄用刻板印象、窺淫的心態去呈現同志(例如同性戀一定有很多設計師、gay都很會打扮等),彷彿同志存在單一想像,忽略同志也只是平凡人,也生活在我們周邊。

同志不一定要帥哥美女、不一定要奇裝異服,同志也可以沉默內向、可以中年禿頭、可以玩無聊的app遊戲⋯⋯可以做任何一件平凡人的事。《斷背山》展現了帥哥同志,然而世界上更多的是和其貌不揚異性戀同樣的,其貌不揚的同志。真正細膩捕捉同志形象,如同電影《喜宴》所呈現的,一對再樸素不過的上班族,為日常生活庸庸碌碌,唯一的差別只是躺臥沙發相互倚靠的伴侶,也是個庸庸碌碌的上班族,如此而已。

同志運動成功讓過去弱勢的同志族群獲得討論,而今要反省改變的是,如何將一年一度嘉年華式的現身,落實於日常生活,讓大眾理解所謂同志的形象,不是愛滋的傳播者、不是性解放的前衛主義者、也不總是狹隘片面的帥哥美女,而往往是平靜度過每一天的,平凡的人。

・對話,不是二擇一

我有過基督信仰,而我支持多元成家;我曾對部分反對團體片段、荒謬的立論感到嗤之以鼻,也曾看到教會主張「同性戀應該轉介輔導」而感到憤怒、噁心。但是,看到社會言論逐漸轉為針對宗教的輕視、謾罵,試問我們自己嘗試對話了嗎?我們可以對持不同意見的人用「幹,歧視就是歧視」、「應該立法禁止基督教」回應嗎?同志被某些人賦予妖魔化想像,基督徒何嘗沒有?

的確,持相反意見的兩方信仰著南轅北轍的價值觀,共識非常難建立,但我們面對兩個價值體系的衝撞,不應只抱持著「淹沒」對方的想法,我們真的理解雙方背後相信的價值嗎?曾幾何時,我們陷入一場價值的盲戰,比誰的聲音大聲、新聞下方比誰回覆獲得比較多的「讚」,或用「制裁」心態看待不同的聲音(即使那些說辭在你的理解中完全荒謬)。試想,當任何人嘗試闡述心中理念時,遇上「幹,歧視就是歧視」或「對的就是對的」,溝通還能繼續嗎?我們終究是用自身立場去評斷別人,與正義無關。無論是哪一方,自詡正義而抹煞他人存在的行為,都令人作嘔。

放下「歧視」作為對付彼此的道德大棒,放下「制裁」的心態,實際上並不那麼「非黑即白」,並不那麼僵直。面對同志婚姻議題,我有掙扎、有挑戰、有我的立場,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在同一座島上求同存異,跳脫「反對的邏輯」,用對話融合彼此。宗教與人權,不是二擇一,而是開闢一條新路。

 

作者:王河洛

圖片來源:http://sosogay.co.uk/author/jeza-belle/

Share This Post

About Author: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