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那一天的比賽

  這兩天氣溫掉了十幾度,飄著細雨,未滿攝氏二十度的午後讓人聯想不到夏天。踩著腳踏車一路經過網球場、籃球場、排球場,例行練習的人們仍一如往常的對著高牆反覆擺動雙臂,這些蹤跡足以讓我確信,屬於汗水和痠痛的夏日仍生生的活在這裡。   好久沒有這樣運動了。輕輕踮起雙腳作為啟動步, ... Read More...

【男子的日常生活】Gramercy Cafe 感恩小館,小日子裡擁抱的美味悠閒時光。

 撰文 / 男子 E ・攝影 / 男子 J 每個小日子裡的咖啡廳,有著再日常不過的美好 臺大公館商圈巷裡的 Gramercy Cafe 感恩小館, 出捷運公館站三號出口後往新生南路的方向走10-15分鐘, 玻璃門推開後,便聽見站在階梯櫃檯旁服務人員有朝氣且親切的招呼你, 來到感恩小館的第一個感受 ... Read More...

時光遊樂場

圖 / 洪永潔   和U翹了一個早上的課,去兒童新樂園。約在九點半的劍潭捷運站,時間未至,他就打電話來說,天哪,好多人;我小小驚訝了一下,要上班上學的日子,人哪來的?他回到:校外教學的小孩啊! 果然,出了捷運站,搭上接駁車,我和U只能侷促地站在車門邊的角落,座位和走道都據滿了小學生。但 ... Read More...

補習的日子

  中堂下課,我趴在赫哲密閉的教室裡,窗戶掛上了白色遮簾,大燈打得透亮刺眼。睡意襲來,恍惚之中我想像黑板向兩側延伸,圍成圓弧開始旋轉,一圈一圈,粉筆字紛紛被甩了出來,公式解散,椅子、長桌、講義考卷都被拋飛,擴張再擴張,外頭喧鬧的人車馬路也捲入漩渦,持續加速,四周揉成環狀灰白,只剩我安靜睡 ... Read More...

島的隱喻: 華沙的74路電車

  從華沙回到臺北三個多月,重新適應台北的公車路網後,比想像中更迅速地回到生活現場。雖然夏日的陽光早就把在雪地生存的記憶融化,可是在某些特定的生活片刻,關於生活在華沙的斷裂記憶還是會重新凝固起來。例如在羅斯福路的分隔島等待74路公車時,我總是想起華沙老舊的「74路電車」。   ... Read More...

臺灣人的沒關係哲學

文/ 希哲   來臺已兩年,可是每當臺灣朋友跟我說:「沒關係。」的時候,我往往也不能了解這句話背後的真正意思。   下公車時悠游卡負值,而身上零錢又不足夠時,和藹的司機大哥會笑笑地說:「無要緊啦。」;不小心晚起床,趕緊打電話向朋友連聲抱歉時,也會聽到一句:「沒關係哦!」;交稿 ... Read More...

郵票上的馬賽克總統

文/ 希哲 圖/ 中華郵政   一、 拖稿拖了很久才交出這份稿,不是因為沒東西可寫,而是因為要求的是用澳門學生的視覺看臺灣,可是我總覺得自己不能代表澳門學生真正的想法。遲疑之下,只能談談一些我淺薄片面的觀察,算是以這個「我在福爾磨著沙」的專欄去介紹一下港澳同學心中究竟是在想什麼。儘 ... Read More...

我們的溫州街

一大早,臉書第一則消息是你的動態:「大學最常去的那間咖啡店要結束營業了。」先是對久違的發文感到訝異,我按了讚,動態底下出現我的名字,瞬間這兩個名字彷彿又有了交集。 瞅著這則動態,我想起那些日子,總是不小心睡到正午,明知道已經翹了一上午的課,依然消極地不忍離開床舖,死命滑著臉書。接著,我會找你一同到 ... Read More...

賣時間的人

在台北後車站等朋友看電影,時近傍晚,行人稀疏,距離放映開始還有一個小時,可以漫無目的走走逛逛。賣麵煎嗲的年輕人攪拌麵糊,開火熱鍋;賣淑女服的向騎樓擺放塑膠模特兒,彼此袒胸裸臀,等候換裝;賣書包的阿伯舉起竹竿,伸向外頭棚架挪移出空位,又掛上幾個SPYWALK後背包。   舔著7-11抹茶 ... Read Mor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