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職治之夜《綻》劇評:穿越劇還是時代劇

駱以軍曾不無道理卻也不夠負責地說我們是經驗匱乏的一代,無故事無身世。寫作者只有來自書本的二手經驗,比如七等生比如波赫士:「我們只能給予已經給予的東西。」但《綻》劇援引對象可能完全是駱以軍那代人始料未及的――雖然他當然經歷過那個「盛世」――台灣連續劇甚至老三台八點檔,且是刻板印象式的挪用。所以酒鬼當然 ... Read More...

2015 武陵之夜《武所謂》劇評|衝突.進入.抽離.音樂

之夜劇目百百種,青菜蘿蔔各有滋味,音樂劇就屬這劇目分類下之一演出形式。因於之夜劇本身產製的各種人、時、地之因素,這裏的音樂劇只能廣義的定義為含有音樂元素或是以音樂演唱穿差劇中的表演形式,並非全劇對白皆已唱歌形式呈現。 從開場的「沒那麼簡單」到終場的「愛情轉移」,幾首歌曲勾勒出兩條穿插交織的故事 ... Read More...

2015 地質之夜《蓋婭 X ROCK》劇評

看到最後大地之母――因為是地質之夜?――重又降臨念了詩,才明白劇名《甜蜜的復仇》來自夏宇,難怪耳熟,但原諒我不熟夏宇,從未好好去想這首著名的短詩為何取了這名字。 「把你的影子醃起來 加點鹽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我也不熟料理,不大確定夏宇要做蜜餞還是蘿蔔乾。如果把這首詩當作 ... Read More...

2015 地質之夜《蓋婭 X ROCK》劇評|眼淚、鼻涕、爆米花,都是鹹的

基本上我對於這次台大劇評邀約是有點心虛的。第一,因為我不是舞台劇這領域的咖,如果邀請我的人認識我,應該知道我是影評人吧!所以我應該以什麼角度來撰文咧,其實還蠻尷尬的,哈哈! 所以,我只能老實的說說我觀完此劇後的想法! 從背景物件的凌亂不講究,以及換景時觀眾此起彼落的呼喊聲(還有很大聲的道 ... Read More...

2015公衛之夜《時光》劇評

一位教我翻譯課的男老師曾經在上課時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女人啊!即使喪偶也能抱著丈夫與一家人的相簿死去;男人啊!通常喪偶以後兩年內會再娶或是交女朋友。」我想,老師不是想強調到底哪一個性別比較忠貞,而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這個人能不能單獨生活下去。老師後來也說過,大部分的男人選擇再婚,並非是他不愛那個曾 ... Read More...

2015 職治之夜 〈綻〉劇評

「每個人都有自己綻放的方式,不需要一味迎合別人。」   從接到職治之夜劇評這個工作開始,除了受寵若驚,其實我一直頗為納悶,畢竟我不是一個常看之夜的人(三根手指頭就夠數了),也不知道之夜的劇要拿怎麼尺去衡量,帶著這股疑惑,我坐下,卻沒有疑惑太久,開頭的鼓聲立刻震懾在場所有人。身為 ... Read More...

2015 國企之夜《紅》劇評

文/黃以曦 「只有在演奏音樂的時候,我才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我的小小宇宙裡。」 每個人心中總有個小小的夢想,並期盼這份夢想得以實現,或永遠純真地抱持信念與盼望,但當兌入現實的契機真的來臨,這份原初的懷想可能怎樣堅持原貌?抱持著純淨的夢想,與世界正式遭逢,該個介面會湧現什麼?際遇怎樣領人成為 ... Read More...

2014 醫學之夜《下醫個天亮》劇評|「作品意識」與「情感流動」

「作品意識」是主創者在創作過程中展現的某種藝術自覺。其最終結果將形諸某件(部、種)相對完整作品。一旦創作行為有了某種「作品意識」,其最終結果將不可避免促使作品趨向某種可數的、完整的、精緻的、具結構規模的、有始有終的形態。 本次「醫學之夜」大二劇相較於當晚其他「之夜」劇而言,很明顯在「作品意識」 ... Read More...

2015 金哲之夜〈囚生〉劇評|〈囚生〉的方案和「求生」的可能

阿禾在病床上醒來,醫生告知他因為殺了妻子,被判決遣送「人權保留地」:「你在案發後發生車禍,在你昏迷的三個月內,司法程序已經跑完了」 人權保留地是廢死正反方的折衷:不殺犯人,放逐他們。在這個地方,犯人必須工作換取糧食。阿禾的工作是在「廢死紀念公園」的建地做粗工。廢死紀念公園的發起者是「罪犯人權促進會 ... Read More...

精選文章